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為君而來
為君而來 連載中

為君而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亓官蒼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禾 薛洋

《陳情令》劇版薛洋衍生文
從看着少年死在自己眼前,她便發誓,一定要把他救回來,不管付出什麼代價
時間倒流,回到最初,她第二次出山,去尋找她的少年
天空霧蒙蒙的,白衣少女撐着傘,在路邊駐足,草叢裡,是一個渾身是血的少年昏迷着,一身黑衣,可即使昏迷不醒,也是眉頭緊皺,
旁邊是降災,冷冰冰的躺在那
她眼裡含着太多情愫,放鬆,釋然,開心,難過,心疼、、、、、、展開

《為君而來》章節試讀:

第 五章 誰又深陷業障


薛洋甩開白禾的手,笑道:「放心,小爺下手很快的!」

白禾想了想,直接衝上去抱住了他,說:「他有錯,卻不至死,若是因為他一個,給你惹來了那麼多的麻煩,可就得不償失了。」

感受到懷裡的溫軟,薛洋的身子僵硬住了。

一時間,他只覺得一股燥熱直衝丹田,口乾舌燥的,難受得很。

完全沒聽清小姑娘說什麼,一把推開她。

白禾一臉錯愕,就見薛洋紅透的耳朵,低聲輕笑。

聽見小姑娘的笑聲,薛洋只覺得臊得慌。

真是活久見了,他竟然對一個小姑娘起了反應。

該死!

收起降災,丟下一句:「那就讓他多活兩天。」隨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見此,白禾掩嘴一笑,原來阿洋也會害羞呢。

回頭看見嚇得倒在地上的張家公子。

白禾斂住了眉,走在他旁邊蹲下。

街上的人早在薛洋出手的時候,就嚇得一鬨而散了。

此刻就這一個「殘疾人」,也不擔心暴露身份。

「你想做什麼?」

白禾慵懶一笑,定定的看着他,眼中一道光芒閃過。

下一瞬,原本黑色的眼瞳直接變成了紫色,瞳孔中還閃爍着一道若有若無的光。

那人見了,下一刻,眼瞳渙散,雙目無神。

見此,白禾輕聲笑了笑,嘴唇微張,說:「記住,你的手是在一個屠夫的攤子上,與他發生了爭吵,被他給剁了。今天你沒有來過這裡,沒有見過這裡的人。記住了嗎?」

那人目光獃滯,聲音沒有起伏,點了點頭:「記,記住了。」

白禾滿意一笑,一揮手,那人就暈了過去。

做好一切,白禾拎着菜籃子,找薛洋去了。

找了半天,才在一條河邊找到了在河裡「泡澡」的薛洋。

此時的薛洋,褲管卷的很高,露出健美的小腿,袖子也擼的很高,手裡拿着一根削的很尖的棍子在那插魚。

只是隔遠了看不清,走近了才看見此刻的薛洋,馬尾高高豎起,英姿颯爽,嘴角總是掛着一抹微笑。

大概是跟那個叫做金光瑤的呆久了,總覺得薛洋很腹黑。

「晚上要吃魚嗎?」白禾走近問。

突然聽見聲音,薛洋嚇了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水裡。

回頭見白禾站在岸邊,看起來乖巧得很。

不知為何,那股邪火又燒了起來。

不耐煩的撇了撇嘴,沒說話。

薛洋不理,白禾也不惱,剛剛見他差點摔倒,還嚇了一跳,見他沒事,又放下心來。

見薛洋不說話,白禾便也乖乖的蹲在岸邊,拄着下巴,就這麼看着他。

感受到身後灼熱的目光,薛洋回頭,就見小姑娘一動不動的看着他,眼睛裏好像有——崇拜?

嘁!

薛洋搖了搖頭,沒眼看,崇拜他什麼?會捉魚嗎?

還是他帥?雖然他確實挺帥的。

本來不想理她,但是小姑娘的目光太過灼熱,恨不得把他整個人都燒起來。

煩躁的回過頭,拿着木棍上的一條魚,上了岸。

「回家。」

「不抓了?」

「不抓了!」

你那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看,抓什麼抓。

一偏頭,看到小姑娘一雙好似會說話的眼睛,忍不住說:「你的眼睛還挺好看的!」

被薛洋誇了,還來不及開心,就聽到薛洋說:「要不送我了?」

小姑娘的笑容凝固在臉上,看着薛洋,被他的話嚇得瞪大了眼睛。

「啊?」

薛洋嘴角勾起一抹壞笑,語氣輕飄飄的:「用來泡茶說不定味道不錯!」

泡什麼茶!他原來不是喜歡割舌頭泡茶嘛,現在怎麼都要眼睛了。

生怕薛洋會動手,趕緊抬手捂住了眼睛,道:「不好喝,一點都不好喝!」

見小姑娘受驚的樣子,薛洋逗她道:「你怎麼知道不好喝?喝過?」

白禾搖了搖頭,雖然她沒有喝過,但是以前吃魚的時候吃過魚眼睛,味道一點都不好。

想着要找回場子,薛洋壞笑,突然摟住了小姑娘的腰。

上手的一瞬間,薛洋便被驚到了。

好細!!

彷彿一用力就會被掐斷。

腦子還在後邊呢,手已經捏上了小姑娘的腰,軟軟的,細細的,手感不錯。

反應過來自己在做什麼,薛洋只恨不得砍了自己這隻比腦子還快的手。

手忙腳亂的放開她,故作鎮定,快步離開。

只是紅透了的耳朵,早就出賣了他慌亂的內心。

只不過他不知道,在這一瞬間,他的所有防備都在這一刻崩塌,丟盔卸甲。

白禾這一天經歷了太多大起大落。

這不,剛被薛洋抱在懷裡,還來不及等腦子轉過彎來,就又被他推開,而且臉色好像不太好。

撓了撓頭,白禾忍不住想:我也沒惹他啊,他怎麼陰晴不定的!

沒多想,跟上了薛洋的腳步。

隨即按,似是想起了什麼,扯了扯薛洋的衣服。

薛洋正惱着呢,小姑娘又來撩火,煩躁的不行,臉色也不好:「手不想要了?」

白禾嚇了一跳,收回手,乖乖的跟在薛洋身邊。

看着身邊的薛洋,白禾弱弱的開口:「那個,謝謝你送我的發簪,我很喜歡。」

小姑娘笑顏如花,一不小心,落在了他的心上。

呼吸有那麼一瞬是停住了,隨即,平靜下來,不重不癢的吐出一個字:「嗯。」

見薛洋還願意理自己,覺得薛洋並沒有生氣,心裏一陣歡呼雀躍。

生怕被薛洋察覺到,強壓下心裏的開心,又說:「那你都送我發簪了,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聞言,薛洋停住了腳步,頓在原地。

見此,白禾心裏「咯噔」一下,小心的看着他。

他會不會察覺了什麼?

看着小姑娘忐忑的表情,薛洋開口:「薛洋!」

聽見薛洋說出來自己的名字,白禾心裏懸着的一塊石頭落地。

臉上是幸福的笑:「那我能叫你阿洋嗎?」

小姑娘笑得像一朵花,看起來既刺眼,又迷人。

實在是搞不懂她在開心什麼,擺了擺手。說:「隨便。」

然後快步離開,他現在只想脫離她的視線。

小姑娘的目光太過灼熱,還有很多他看不懂的東西,搞得他很不習慣。

只不過,有一樣,他看懂了。

那種眼神,原來在金陵台的時候,在秦愫眼裡見到過。

可是,秦愫看的是金光瑤那個小矮子。

秦愫喜歡小矮子,所以看他的時候,有這種眼神。

可白禾看自己的時候,為什麼會有這種眼神?

難不成她喜歡自己?

想到這,薛洋忍不住嘲笑自己:「誰會喜歡一個十惡不赦的人呢!」

旋即,又想到了什麼,恍然大悟:「哦!估計她現在還不知道我是誰。」

所以喜歡的是這張臉嗎?

畢竟他長的還是很帥氣的!

可若是小姑娘知道了他是一個怎樣的惡人,她大概就不會用那種喜歡的眼神看自己了吧。

但是他又想,若是她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大概也不會收留自己了吧。

想着,薛洋煩躁的抓了抓頭,回過神來,已經到家門口了。

看着這間屋子,薛洋愣了一瞬,竟然有些不敢踏進去。

白禾來了,就見薛洋站在門口,也不進去,有些疑惑:「到家了,怎麼不進去?」

家?

有許多年,他沒有聽過這個字了。

偏過頭,是小姑娘靈動的眸子。

她的眼睛確實好看,又閃又亮,回頭的一瞬,他在她的眼睛裏看見了自己。

原來也是有人眼中只有自己的嗎。

苦笑着搖了搖頭,抬腳進了門。

他可是流氓,怎麼能因為這種事情煩惱呢。

將魚丟在廚房,就進了屋。

「我睡一覺,吃飯的時候叫我。」

「好。」看着薛洋進了屋,白禾越是疑惑。

怎麼從街上回來就變得這麼奇怪。

想了半天,實在想不通,甩了甩腦袋,進了廚房,開始做今天的晚飯。

今晚多了一碗魚,兩人吃的倒還香。

天色漸晚,夜幕升起。

——————————

其實,我想了很久,我覺得薛洋這樣的人一定是很渴望愛的,但是他又害怕有了愛這種東西,會變得迷失自己,或許他只想單純的佔有,或者把自己想要的東西歸為自己。但是他也會害怕,害怕這種東西是他偷來的,不會屬於自己,但是內心又很渴望,很想要。

或許薛洋本身就是一個矛盾的存在,想得到,又猶豫不決,想毀掉,又躊躇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