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後的靈人
最後的靈人 連載中

最後的靈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吃吃喝喝的阿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吃吃喝喝的阿丹 都市小說 青丹

一個捨棄情感並且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初入社會面對複雜的人際關係,對一切感到厭倦認為自己的人生一片黑暗,於是每天渾渾噩噩地生活工作着
直到一次買菜回家的路上機緣巧合下觸碰了一顆散發熒光的隕石,隨即失去了控制身體的能力,在別人眼裡你成為了一個廢人,但隨時間的推移,你漸漸發現了自身的不對勁......展開

《最後的靈人》章節試讀:

第5章 屠殺


今夜的天空沒有月亮,只有幾顆暗淡的星星照亮人間。在短暫的沉寂後,一道槍響打破了人們的思緒,隨後便隨之響起鞭炮般連綿不絕的槍聲,並伴隨着男人的嘶吼。

青丹面朝眾人,並沒有因為漫天的火力而躲閃,所有的子彈在靠近其一米的距離時驟然停下。持續了近十秒的槍聲彈雨,四周又漸漸陷入沉默,留下的只有一道道比剛剛更加驚恐目光,而這一次青丹率先打破了沉默。只見青丹一步踏出,距離其最近的十人同時浮起,在其他人顫抖的目光下擺出了違反人類構造的姿勢,手腳的所有關節反轉頭顱後仰,配合著骨頭劈里啪啦的碎裂聲,終於壓垮了 眾人最後一絲理智。

人們尖叫、呼喊着,有的人朝着圍牆爬去,有的人向著大樓內部躲藏,還有的人雙手抱頭,一邊下跪一邊喊着求饒的話語。攀爬圍牆的人成了第二批死者,其上下半身分別以順逆時針旋轉,破碎的內臟和大量鮮血從人們口中吐出,恐懼瀰漫著所有人的心頭。

青丹踏着被鮮血染紅的地板,緩緩向樓層走去,身後留下數十具血肉模糊的屍體,以及滿地碎肉,每一步的踏出都將伴隨着一個生命的消逝。這是青丹第一次殺人,雖然知道他們一個個都是吃着人血饅頭的毒瘤,但他也並不否認自己正在屠殺的事實。青丹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個好人,在他心中人並無好壞之分,只是為了自身利益做着不同的事情,只不過相互的利益各不相通,只不過許多人並不自知,正義與否其實本身就充滿了主觀。

所以,青丹並不打算用正義去掩蓋自己的行為,而是讓屠殺成為現實。

人們急切的步伐踩踏着最高樓層的地板,名貴的地毯上如今像是足球場的草坪一般破敗,記錄著恐慌與不安。

「三爺,出大事了,發生敵襲,九成的兄弟都喪命了!」

「怎麼回事?陳二他們不顧道上的規矩打進來了?」

「不是不是,對方只......只有一個人......」

「一個人?我們可是有上百人啊!」被稱為三爺的人擺出一副憤怒且離譜的表情。但他也並沒有懷疑手下所上報的消息,在這種時候他也知道手下即使再不務正業也不至於撒這種謊。

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如何保住性命,照手下的描述,輕易殺死己方九成武裝者的存在,基本上已經不可能與其正面對抗了。但對方一直堵在出口的必經之路,並且正在向上逼近。

「無法逃跑嗎,看來剩下的辦法只剩交涉了,這樣的人士很有可能並不是隸屬於某個組織,也許是有人僱傭,讓其前來殺人。只要提出比對方金主更豐厚的條件,說不定會有一絲生路。」

主座上,三爺故作鎮定地將手合十放在桌上,但難以平靜的呼吸還是暴露了自己的不安。大概過了三分鐘,對三爺來說這三分鐘就跟三年似的,自己縱橫地下組織這麼多年,頭一次遇到這種折磨。他看了看眼前五個全副武裝的手下,樓下原本喧雜的聲音已經漸漸平靜,可能眼前的這些是最後的人手了,仔細看去他們的手腳也同樣在微微顫抖。

沒有如何徵兆,樓梯口的門悄悄地開了,倒並沒有像剛剛手下描述那麼兇殘,三爺剛想鬆口氣,可下一瞬間心卻彷彿跳到了嗓子口。

來者雖然戴着面具但看着體型修瘦,年齡似乎不是多大,身上也沒有被血濺射的痕迹,就連踩在地毯上的印記也沒有絲毫血跡,可他的左手卻抓着一個血淋淋的頭顱,並且連着脊椎一直到胯骨,彷彿是硬生生將人從血肉中剝出。

見到眼前的這一幕,站在最前面的五個人心裏最後一道防線也終於崩塌,其中三人直接向著窗戶奔去,似乎即使跳樓而死也要比落在眼前這個男人手中要來得幸福,另外兩人則是匍匐而下,跪拜在地上抽搐哽咽着,根本不敢抬頭。

而就在那三人即將靠近邊窗的霎那,他們的身體炸開了,肉塊橫飛,血液如細雨澆落在三爺和兩人身上。三爺顫顫巍巍地將落在肩膀上的東西拿下,這正是其中一人的小腸。

明明在此之前在腦中模擬了不知多少遍的話術,如今卻一句也開不了口,他只能如那跪拜着的兩人一樣,俯下身子將頭埋在兩腿間,奢求着對方能留下自己的性命。

任務結束。

阿泥看着散發著腥臭味的大樓和樓內滿地的血肉以及三個在地上蜷縮的身影,一股吐意湧上心頭,但軍人的素養還是讓她硬生生憋住了,隨後用看惡魔的眼神盯着青丹,但當青丹投來回視的目光後,她身體一震又迅速將目光移開,恐懼在她心中蔓延,自語道:「張秦生究竟找了一個什麼怪物!」

之後的清理工作便交給了之後的後勤人員,在天亮前便成功打掃完畢,未留下任何痕迹,這便是龍院的行動速度。

直升機上,阿泥開始疑惑,在青丹進去大鬧的期間,自己明明就在幾十米外,卻聽不到任何響聲,起初她是以為青丹有自己獨特的隱藏方法,並沒有打草驚蛇,但顯然事實並非如此。可現在的她卻不敢去問他是如何做到的,部隊里的鐵血冰山在這一刻就如同綿羊般,戰戰兢兢地坐在青丹後方。

答案是,青丹在一開始便控制着空氣為整棟樓覆蓋了一層真空地帶,缺少介質的傳導使得聲音根本無法傳出絲毫,但這方面青丹並不准備解釋,有的時候多一些秘密,自己便多一份安全。

回到島上的青丹便與阿泥道別了,而阿泥也向著總部趕去,準備彙報這次的任務情況。

一處遠離城市的大漠上,佇立着一座不亞於城邦大小的建築物,在其內部的一間會議廳內,幾位老人正在默讀着一份材料,阿泥則是站在一旁。片刻後,其中一位老者看向阿泥並說道:「你覺得這個人怎麼樣?」

「完全不能信任,簡直是活在人間的毒瘤、惡魔!」阿泥激昂的話語響起,但隨後又意識到自己似乎有些無禮,便道了聲抱歉。

「但是他確實非常完美的完成了任務......」

「可他用非常殘忍的手段殺了上百人!」阿泥插嘴道。

「那麼如果讓你率領軍隊去攻打,你能做到在雙方不死傷的情況下完成任務嗎?」

阿泥沉默着。

「如果說按照常規的方式去對付,最好的情況也是在我方少量的傷亡下,全滅對方。這還是沒考慮捲入周邊居民的後果。至少在結果和完成指標上看,這個青丹做得很完美。」

阿泥聽着這些話語,放在背後的拳頭不由握緊。

另一位老人看向了阿泥,輕聲說道:「我知道你從一開始就對他有許多不滿,畢竟那顆星石,本該屬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