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求大道
不求大道 連載中

不求大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二曲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雲楠 奇幻玄幻 洛雲昭

玄蛇降世,九幽泉眼爆發,正邪易勢,蒼生受難
風國少年周雲楠,於邊軍之中爆發,遊走朝堂和江湖,平生不求大道,只求四海太平!展開

《不求大道》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暗夜追殺


月色如水,灑滿山崗。

烏雲翻湧,聚集成片,成吞月之勢。

在寬闊的馬道上,少年騎馬追趕前方的一騎。

經歷了無數人馬踩踏的馬道,一直向關內延伸,穿過峽谷密林,與洛川河一起往風國內部蜿蜒。

急促的馬蹄聲在空曠的夜裡顯得十分清脆,在兩騎的身後遠方,升起了戰場狼煙。

明亮的月色也不忍看地上的廝殺,天邊的烏雲在狂風的呼號之下,漸漸遮掩住了地上的光亮。

廝殺陷入了黑暗,大量的火光和狼煙在漆黑的夜裡更顯得悲壯。

洛川城今夜無眠,整個城內城外都是哭喊和血火。

洛川城通往風國的馬道上,一前一後,兩騎還在追逐。

前方一個眉清目秀的小和尚不斷夾擊着馬腹,只恨身下的良駒沒有長出八條腿,而後面的黑衣少年已經漸漸趕上,開始從背後摸索,取下弓箭,箭鏃抬起,就要瞄準前方奔馳的一人一騎。

被遮擋的月光快速從遠處的地面消失,一大片的黑暗迅速淹沒過少年的頭頂上空,還不等他激發手裡的弓箭,那和尚已經被黑暗吞沒。

一下失去了目標,少年只能憑藉之前的預判,回想着馬兒奔走的樣子,微微抬起箭矢,往記憶里的空處射出一箭。

「嗡!」

「咻!」

在馬蹄聲起落的間隙里,弓弦的顫動和箭羽拖出的顫音,十分悅耳。

沒中?

少年微微遺憾,聽着前方的馬蹄聲,把長弓掛在懷中,俯下身去貼住馬背,右手高舉鞭子,狠狠一鞭子揮下。

大青,你可加油呀!

坐下馬兒吃痛,鼻孔里噴吐着粗大的白氣,揚開四蹄往前面追去。

又是半盞茶時間過去,掐算着速度和距離,少年的眼睛裏越來越覺得疑惑。

不對,前方那人跑不過大青,怎麼還沒有追上?

他靜息凝神,前方清脆的馬蹄聲告訴他,追近的距離又在漸漸拉開。

十分信任坐下的大青,少年臉色一變,飛快起身,聽着前方的馬蹄聲,又是飛快地射出三箭,可前方依舊沒有迴響,沒有那種令他聽起來就感覺到血脈僨張的低沉聲音。

還是沒中么?

箭筒里只剩一支箭了,不能再浪費了。

在書院里學來的所有騎射本事和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在此刻凝聚到了巔峰,少年左手拉着韁繩,右手輕輕摸向腰間的皮甲,在漆黑的夜裡,摸出兩枚泛着亮光的飛鏢。

距離始終無法再拉近,少年越來越急了。

小和尚往關內的城防跑,說明此次細作滲透的事情,與國內有聯繫,游擊將軍本就被人彈劾,此人要是拿着情報往關內一送,那整個洛城守備軍就完了。

少年不知道,在他身後的戰場上,洛城守備軍也完了。

初秋的風吹得兩旁的樹葉颯颯作響,少年感受到一陣寒冷,這塞外江南的風,很少有在初秋就如此寒冽的時候,他聳聳肩,讓衣領遮蔽更多的肌膚。

要下雨了嗎?

他仰頭看一眼前方極遠處那漸漸消失的月色,嘴角微微翹起,下雨了,那就好辦,城樓上的人就不可能遠遠地聽見這死禿驢的求救呼聲,也不可能那麼快就察覺到馬蹄聲。

又一陣激颯的秋風掃過,天上開始下起大雨,初秋的雷聲顯得十分沉悶,少年人再次俯下身去,貼着馬背。

雨聲從馬道外的樹林里傳來,很快接連成片,他不敢放鬆大意,死死地聽着前方的馬蹄聲,大青的身上開始冒出一陣陣的白霧,又很快被疾風驟雨打散。

不少雨水打進了少年人的後頸窩,察覺到寒意,他又弓緊了身子。

咻咻!

兩道暗器發射,他在大雨之中聽見叮的一聲輕響,然後就是那一直沉默的和尚,大聲道:「駕!」

中了,但又沒完全中,這死禿驢身上似乎穿着護身內甲,少年再次伸手摸向腰間。

也許是上天要給少年一個明白事情前後起因的機會,在這暴雨之中,烏雲的縫隙里灑下一抹月光,十來丈寬闊的月光,出現在前方一騎的前方,和尚眼睛裏滿是意外,驚慌地往後回看。

只聽得見低沉的馬蹄聲和雨聲,他不信這洛川書院出來的小崽子們,還真就有那麼高超的本事,可以在這十來丈的距離內殺了自己。

轟咔!

粗大的雷電在遠山閃過,和尚和少年都同時看見了前方雷光掩映下的城防關隘。

和尚大喜,用力一夾馬腹,高聲呼喊道:「守城將軍救命,我是洛城寒水寺僧眾覺遠,手裡有大月重要軍情,正被大月探子追殺!」

一句話報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敵人的身份,和尚激動地舉起右手。

奔馳的駿馬載着他跨進了光明地帶,後方的少年瞅准機會,一箭飆射。

長弓太強,長箭尾羽從和尚手臂上帶起幾滴血液,飛向前方,在在雨點的擊打下不斷下墜,最終安靜地掉落, 在滿山風雨里,沒有發出絲毫聲音。

可惜了,穿透而過,沒射死他!

從後面忽然躍入光明的少年取下後背上的一支短槍,緊緊握在手裡。

在那和尚再次躍進黑暗的瞬間,少年看見他翻身躲在了馬腹之下,這樣的驚人騎術,很明顯不是一個吃齋念經的年輕和尚該有的本事。

下意識眯起眼睛,少年一槍擲出,他從後而至。

可短槍沒有擊中前方的人,槍頭恰好**地上的磚縫之間,一躍而過的少年熟練的彎腰,一手撈住短槍末端,回收成功。

咔嚓!

巨大的霹靂聲傳來,同時伴隨着耀眼的白光,一直緊張着前方情景的少年不得不閉上眼睛躲避刺目的光華。

城樓上的守軍藉著雷光,終於是看見了城下有兩騎在迫近。

這大半夜的,又是暴雨之下,他們很難判斷出對方是敵是友,瞭望手飛快轉身,用力地在亭子里撞響警鐘,高聲呼喊道:「敵襲!敵襲!」

然後他拿起胸前的哨子,鼓起力氣吹起來。

尖銳的哨聲和噹噹當的示警聲響起,城頭上的門樓下,一下亮起一長排火把,風國邊軍的反應速度,可見一斑。

看見城樓上終於亮起火把,和尚驚喜到了極點,躲在馬腹下往後面一看,他只能模糊看見坐在大青身上的少年人,就是如一個黑色的魔鬼。槍尖迎着微弱的火光泛起寒意,一滴滴雨水打在上面,清脆作響。

「洛川書院謀逆,游擊將軍謀逆,還請守城將軍速速通知劉大人!」

和尚已經使出吃奶的力氣呼喊,可惜,疾風暴雨的扑打之下,由下而上的聲音傳遞迅速減弱,城上的人並不知道他說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