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做個道士也挺好
做個道士也挺好 連載中

做個道士也挺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紅藍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紅藍鉛 都市小說 風乾

李半山拍拍髒兮兮的八塊腹肌,抬步就走,風乾伸手拉住李半山的褲衩道:「仙長請留步
」 李半山感覺下快被扯斷的橡皮筋,皮笑肉不笑的道:「施主客氣了,天涯何處不相逢?你我已經緣盡,還望施主放開仙師不必挽留,一夜之念就讓他隨風飄去吧
展開

《做個道士也挺好》章節試讀:

第2章 你不懂


道士嘴角抽了抽,臉上一紅伸手指道:「拿瓶老白乾,一包花生米。」

風乾這會心神回歸,想想一身後怕,拿了一瓶白乾和一包花生米遞給道士客氣道:「謝謝道長出手相助,這就不要錢了。」

道士嘴角含笑,轉身走到店門口,伸手關了店門,開了酒坐在馬紮上,打開老白乾喝了一口,把花生米放到矮桌上自飲自酌。

風乾看着年輕道士的一翻操作雙眼瞪的老大,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道士,這大半夜的怎麼還喝上了?我這是香燭店,不是飯店。

想着往外攆突然又覺得不好意思,要不是剛才道士出手自己非大病一場不可,恐怕好好的一個暑假就只能躺在床上了,但是這不往外攆吧,這道士自己還不認識,也不知道要喝到什麼時候。

風乾正在胡思亂想,道士開口道:「小掌柜,過來喝一杯吧,陰氣入體,這白酒也能暖暖身子。」

風乾不知道怎麼辦,此時也是心中有些後怕,身體忍不住的打着哆嗦,想想黑袍好像還跟在身邊,連忙走到矮桌邊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仰脖就往口裡灌。

一股辛辣之感充斥在胸腔,沖鼻的刺激味道頂的腦門有些懵,風乾大聲咳嗽,連眼淚都咳了出來,道士輕輕拍拍風柳的後背道:「第一次喝酒?」

風乾點點頭並不答話,抓了一把花生米放進嘴裏,感覺還是有些辛辣,又倒了開水喝着。

道士問道:「小掌柜,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

風乾抹了一把臉,然後給道士倒上開水道:「風柳,今年十七,在省城上大一。」

道士哈哈笑道:「不錯,這裡離省城那麼近,每個禮拜天都可以回來,挺好。」

風乾其實和大多數學生一樣,人情世故懂的很少,每天不是在上學就是在上學的路上,更不要說必要的人情交際,基本上就是小白,道士不問,風乾沉默。

看着年輕道士一口口輕輕喝酒,風乾忍不住問道:「道長,你叫什麼名字?」

道士看了一眼風乾道:「我叫李半山,別人都喊我半仙,都是虛名,不足掛齒。」

風乾噗嗤笑出聲道:「半仙?哈哈哈。」

李半山白了一眼並沒有在意風乾的取笑之意,風乾趕忙擺手道:「我沒有別的意思,你別誤會,我只是沒忍住,既然你是半仙,那你知道剛才那個黑袍是什麼東西?」

李半山泯口酒吃個花生米道:「陰屍,我也是追着她的氣息才到這裡的,幸好我來的早,不然你就危險了。」

外面一聲驚雷划過夜空,窗戶上的雷光照進屋裡,角落裡放着的紙人更加顯的慘白,風乾猛的一個激靈,忍不住往李半山身邊挪挪馬扎,李半山不動聲色的放開摸向屁股底下馬扎的手,臉色也有點不自然,聲音淡淡的道:「那角落裡放的是什麼東西?」

風乾往角落裡看了一眼,雷光再次閃過,平常沒有感覺如何滲人的紙人,此時好像在咧嘴對着兩個人笑,風乾咽口吐沫道:「扎的紙人,香燭店有紙人是不是挺正常?」

李半山緊了緊身上的道袍點點頭道:「是正常的,能不能把它們的臉朝里?看着不舒服。」

風乾看了一眼關着的店門和窗戶,然後慢慢的站起身,剛走一步又是一個驚雷,電光閃過一個紙人緩緩倒地,像是一步往兩人走來一樣,風乾哇的一聲大喊轉身間和李半山抱在一起。

兩人不約而同的跳上桌子大喊大叫,好一會才一起看着倒在地上的紙人,然後互相看了一眼趕緊分開。

李半山老臉一紅,感覺丟了道家的面子,惱羞成怒伸手抽出長劍,劍指蒼穹,一手掐訣大喊道:「天地無極,乾坤借法。吾奉三清祖師爺。賜我神威,天降五雷。順我者生,逆我者亡。急急如律令。五雷咒,呔。」

轟的一聲雷響,窗外大地一片銀白,整個香燭店都被照的通亮,劍尖突然雷電交加,李半山嚇的急忙扔了長劍,長劍好死不死的刺在紙人身上,就看紙人猛的電光環繞,一團銀球一閃而過,兩人在看時哪裡還有紙人,只剩下一堆灰燼還有滿身通紅的桃木劍。

風乾一臉的不可置信,驚訝的張大嘴巴看着李半山,李半山此時也是一臉的驚恐,好半天才拍拍胸口道:「哎呀媽呀,嚇死我了,我以為那個陰屍又回來了。」

漆黑的夜裡,一個黑袍正在往大山深處走去,雷電不時閃過的電光照出黑袍小小的影子,雨水落下黑袍人身邊像是有一個氣旋,自動的盪開所有雨滴,黑袍人一手拎着香燭袋子,一道雷電猛的亮起,黑袍人身體突然一動,身體一個踉蹌,轉身望向山腳下公路邊的三間矮房,氣旋消失,雨水片刻間打濕黑袍人的衣服,點點黑霧瀰漫而出,黑袍喃喃道:「有點意思。」

白皙小手輕輕一揮,氣旋再次升起擋住雨水,默默往山中而去,黑色袍子被風吹起,一個黑影在黑袍之下鑽出,身影移動着緩緩原路返回,慢慢的靠近公路。

風乾看看左右,再看看李半山一臉驚恐的表情然後有些疑惑道:「你不是道士嗎?你不能抓陰屍?」

李半山拿回柳木劍甩手**劍鞘,重新坐回小馬仔喝了一口酒道:「你在想什麼?陰屍啊,能夠大白天亂跑的陰屍,最少有五百年道行,我才學幾天道士?我能打的過它?」

風乾有點小直男,雖然不會聊天,但是智商絕對不笨,心裏這時也明白過味來,伸手按住李半山的酒杯道:「你怎麼知道它是陰屍?」

李半山眼珠一轉拍開風柳的手道:「小風兄弟,給你說你也不懂,道爺我那是開過天眼的,我就這麼一看就知道你店裡來過陰屍。」

風乾嘴角冷笑戳破李半山道:「你剛來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你說是跟着它來的。」

李半山一臉疑惑道:「我說過嗎?我怎麼不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