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君赠星河

>

君赠星河

萧景策 著

姚清嘉 小说推荐 萧景策

作者“萧景策”的热门新书《君赠星河》火爆上线,是一本小说推荐的小说。精彩截取如下:只是对于这件事,姚清婉是否知情呢?后面的日子里,萧景策一边养伤,一边命玄羽一一排查平阳王府中可疑之人。玄羽明显因为那天夜里的刺杀,对他的安全十分不放心,萧景策却很坦然:你自去做你该做的事,本王有王妃保护,不会出事。等玄羽离开,我立刻问他:我会武一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因天生奇力,我在武学一道上格外...

来源:2c   主角: 萧景策姚清嘉   更新: 2023-04-12 15: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君赠星河》是作者“萧景策”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小说推荐,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萧景策姚清嘉,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在萧景策出其不意却又精妙绝伦的布局下,我领兵大败北羌军,对方退至断风关外领头的二皇子望向我,目光刻毒:姚将军一介女流却有将才,金某很是佩服只是你此生,怕是都不能离开北疆了今日之仇,我记下了来日见你楚国之军,必杀之而后快他在一小支心腹之军的掩护下,匆忙撤退我握紧缰绳,一声冷笑,高声厉喝:你北羌已然大败至此,难道我还会放虎归山?其他人清理战场,收拾残局,十三轻骑小队,同我一起追过去——我的......

君赠星河第11章

两名刺客均已伏诛,身上并未搜出能证明身份来历之物。
萧景策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满心盼着我死的,无非就是那几个人而已。
我眉心微跳,转头看着他三皇子?
不好说。
虽然萧景策表现得不置可否,但我将整件事想了一遍,还是觉得三皇子嫌疑最大。
只是对于这件事,姚清婉是否知情呢?
后面的日子里,萧景策一边养伤,一边命玄羽一一排查平阳王府中可疑之人。
玄羽明显因为那天夜里的刺杀,对他的安全十分不放心,萧景策却很坦然你自去做你该做的事,本王有王妃保护,不会出事。
等玄羽离开,我立刻问他我会武一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因天生奇力,我在武学一道上格外有天赋。
小娘陪嫁的那些书本里,不乏有剑法刀谱之类的东西,我只看过几遍,便能颇有气势地使出来。
自然是……一直都知道。
他弯了弯唇角,清嘉,我只是快死了,不是傻了。
不许说!
我厉声喝止了他,想到之前的事,忽然意识到,所以其实你一直都看得出来,我是在装柔弱,但却不说?
自然。
我眯了眯眼睛,撩起袖子,向他展示我结实的手臂肌肉,以表威胁。
萧景策很识趣地改了口只是觉得夫人演起戏来十分可爱,所以不忍拆穿而已。
这人……还是这么会说话。
我认命地放下袖子,去端了萧景策的药过来,哄着他喝下去。
眼见他手上的伤口一日日好起来,脸色也在逐渐恢复血色,阿凝很是高兴地来问我王妃同王爷和好了吗?
算是吧。
那王妃怎么还睡在软榻上?
她眨了眨眼睛,不解地望着我,我阿娘说,感情好的夫妻都是要同床共枕的。
我一时语塞,想了想,委婉地告诉她因为王爷太过柔弱,仿佛纸糊的一般,我又较为健壮,怕夜里压到他。
是这样啊……阿凝应了声,见我要走,又补充了一句,王妃,医官方才嘱咐,这几日的药材中加了分量不轻的鹿茸,可能会有些副作用,让您多注意些。
转身回房,屋内点着炭火,烘出融融暖意。
香炉里透出的味道,是一股甜腻的香气。
我还在疑惑时,层层叠叠的幔帐之中,忽然有闷哼声传出,仿佛遭受了某种痛楚。
以为萧景策牵动了伤口,我慌忙冲过去,撩开幔帐,接着便被眼前场景惊得愣在原地。
萧景策抬起头来,看向我的眼睛里甚至蒙着一层眼泪,像是流动的河水。
方才阿凝说过的话又重新回荡在耳畔。
我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分量不轻的补药,原来还有这个作用吗?
清嘉……这声音沙哑,断续,带着微微的喘息声。
我低头,看向萧景策垂落在床边的手,那上面伤口还被包扎着。
他抿了抿唇,又恳求似的叫了一声清嘉。
萧景策……先是苦肉计,又是美人计,你是真的演戏演上瘾了吧?
话音刚落,我整个人已经覆在了萧景策身上。
清嘉明知我在演戏,还答应帮我,自然是愿者上钩。
美色惑人,我自然不能例外。
萧景策开口,嗓音很轻,将他的每一处软肋都告知于我,耐心引导。
窗外,天幕之中,原本皎洁的月亮沉进夜色漩涡,被染上暗欲。
这一夜,我到底又恢复了和萧景策同床共枕的状态。
13过了几日,管家忽然来禀,说有人求见我。
等我出去,才发现竟是姚清婉和卫云朗二人。
有些日子不见,卫云朗瘦了些,颊侧一道结了疤的新伤,只是神情十分得意。
姚清婉则披着雪白狐裘,发间簪着一支衔玉流苏步摇,瞧去贵气不少。
且一见我就露出叹惋的神情姐姐这日子倒是过得不错,又圆润了不少。
她完全就是在放屁。
因为已经在萧景策面前暴露了会武的事情,这些日子,我干脆当着他的面练剑,武艺精进的同时,身上的肌肉线条也更紧致了些。
简单来说,就是像她这样的,我一拳可以打十个。
想到这里,我上上下下打量着姚清婉,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看来妹妹日子过得不太好,清减了这么多,不如试试能不能接得下我这一拳?
卫云朗连忙上前一步,将姚清婉挡在身后姚清嘉,你不过一介女流,别太嚣张了!
哟,这不是卫小将军吗?
最近怎么样啊,还有再去青楼见姑娘吗?
他面色一僵,慌张地看了姚清婉一眼,开口解释清婉,我那是同僚邀约,逢场作戏……啊对对对,逢场作戏,也是同僚帮你点的姑娘,同僚帮你解的衣裳。
姚清婉咬着嘴唇姐姐,再怎么说,你也是个女子,说话怎能这般粗俗不堪。
自然不比姚姑娘为人高洁无私,没名没分地跟着三殿下这么久,却不知廉耻二字怎么写。
我回过头,才发觉萧景策不知何时出来了。
他行至我身侧,与我并肩而立,微微垂眼,居高临下地望着台阶之下的两个人。
卫云朗却忽然冷笑一声王爷莫非还以为自己如从前般高高在上?
本将军前些日子带兵去西部平乱,立下大功,得圣上褒奖。
圣上已经下旨,若平阳王府一个月内仍找不出统率平阳军之人,虎符便会归我所用。
萧景策笑了卫小将军搭上了三殿下的船,说话自然硬气,只是以你有限的能力,恐怕还统率不了平阳军。
本将军不行,难道你这病秧子可以?
我终于忍无可忍,飞身下去,在这两人脸上一人抽了一巴掌。
姚清嘉,你敢打我!
我他娘的早就想打你了!
我破口大骂,你脖子上顶那东西是用来凑数的吧?
你会思考吗?
姚清婉要真像你幻想中那么柔弱无助,能勾搭上三皇子?
我要是真想害她,还用在你们送的生辰礼物中下毒,我一拳就给她打飞了好吗?
搞清楚你现在是站在什么地方说话,立了点战功就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还统率平阳军,先把自己那玩意儿统率一下,别整天往青楼里跑了,当心得花柳病!
然后回到萧景策身边,冷声道,管家,送客。
一直以来想揍这两个人的梦想,终于在此刻得以实现。
我想这两个人是攀上三皇子后太飘了,竟然跑来萧景策的地盘向他示威。
骂骂咧咧的卫云朗和梨花带雨的姚清婉,就这么被强行请了出去。
萧景策望了我片刻,忽然笑出声来夫人威武。
回房后,他告诉了我一件事。
他的平阳王之位,承袭自他过世的母亲。
十年前,平阳王府在京中风头正盛,极得圣眷,便是因为那一支两万人的平阳军。
平阳军是我母亲征战数年带出的一支奇兵,她过世后,我又身中奇毒,日渐虚弱,京中一时无人能统率此军,军队便由我母亲的旧部带领,一路向北,驻扎在万越关。
只是他早年随我母亲四处征战,旧伤反复难愈。
直到半月前,我母亲的旧部过世,又因为凛冬已至,天气寒冷,北羌骑兵频犯边境的消息传入京中。
半月前?
我忍不住道,那不就是那两个刺客来刺杀的日子?
夫人聪慧。
这一部分兵权旁落太久,觊觎那个位置的人,便有些等不及了。
我不解道可是这么多年,为何圣上不强行收回虎符?
因为他与我母亲……有过约定。
萧景策一面咳嗽一面告诉我,他母亲当年带兵立下赫赫战功,被封平阳王的同时,另有一道旨意,许诺今后十年,只要平阳王仍然存活于世,便不会强行收回兵权。
十年之期将至,储君未定,谁都想将这个巨大的筹码握在自己手中。
若当初萧景策并未中毒,凭借他过人的天赋,想必平阳王府的名声和权势,并不会衰落至此。
而且不只是萧景策中毒,前一任平阳王、萧景策母亲的死,也很是蹊跷。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出口。
萧景策低声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若非我母亲果决,莫说平阳王府,就连我的性命,也不一定保得住。
寥寥数语,却足以令人胆战心惊。
房中安静片刻,我注视着面前的萧景策,他那双星辰般明灿的眼睛里,倒映着窗外渐渐昏暗的天色、廊下点起的灯笼、房中的烛火。
光芒星星点点,明暗不一,几乎令人心乱神迷。
我怔然片刻,忽然反应过来你之前说的,求娶我的真正目的,便是这个?
正是。
萧景策去关了窗,将那些轻微的落雪声与风声也隔绝在室外,霎时间,房间里安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他明澈的眼睛像是一面镜子,我渐渐不能掩藏,从中看到了那些被深埋许久的、隐藏的欲望。
落在我心上多年的积雪渐渐消融,尘封在下面的种子破土而出,长出新芽。
不只是我,是千百年来,女子被压抑消磨的、最原始的野心。
自我中毒缠绵病榻后,便知晓君心之疑,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这些年,我一直在暗中寻找,想找一个能统领平阳军的人,却多年未有所获,直至你的名声被卫云朗在京中传开。
清嘉,我知你有乾坤之力,亦有鸿鹄之志、立业之心,绝不该活在京中蠢人的口诛笔伐之中,更不该困顿在后院一隅。
成亲后这些日子里难能可贵的温存,已是我的贪恋和私心。
如今时机已至,我不会令你困在后宅。
他轻轻抱了抱我,将一枚冰凉的虎符放进我手中。
这就是我求娶你的目的——我想你统领平阳军再入边关,征战北疆,成为楚国名留青史的女将军。

《君赠星河》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