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萧绒宋百川

>

萧绒宋百川

宋百川 著

江恂 现代言情 萧绒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宋百川”的一本书《萧绒宋百川》。简要概述:江恂看着那简单的一个字,心头倏地一股烦躁升起。而另一边,萧绒打电话给助理。事已至此,她必须在找到新合伙人暂缓签约。没想到她刚说完,助理声音就抖着声音道:“兮姐,刚刚有个歌手放出消息说,要签约到月潮公司,现在全娱乐圈的目光都聚集到咱们这儿了!”这种情况下,若是暂缓签约,萧绒的公司还未开始便会成为行业内...

来源:2c   主角: 萧绒江恂   更新: 2023-04-12 15: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萧绒江恂是现代言情小说《萧绒宋百川》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宋百川”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说完,他打了个漂亮的响指,身后几个黑衣保镖开路,护着两人往外走去萧绒透过墨镜,看着那锋利又冷峻的下颌,声音闷闷的:“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江恂淡漠冰凉的眼睛带上笑意:“你千叮万嘱的,我哪儿敢不来”萧绒皱了皱鼻子:“来晚了”江恂目光扫过路边又收回:“不晚,现在说不定有人正气得跳脚”萧绒想要四处看却被江恂一把按住脑袋:“淡定,一切尽在掌握”萧绒果然不动了,又问道:“发布会怎么回事?”江恂云淡风......

萧绒宋百川第13章

然而她还是把心中的怒气强压下来。
3沉默许久,她打出一个字。
“行!
不是好,是行。
江氏总裁办公室。
江恂看着那简单的一个字,心头倏地一股烦躁升起。
而另一边,萧绒打电话给助理。
事已至此,她必须在找到新合伙人暂缓签约。
没想到她刚说完,助理声音就抖着声音道“兮姐,刚刚有个歌手放出消息说,要签约到月潮公司,现在全娱乐圈的目光都聚集到咱们这儿了!
这种情况下,若是暂缓签约,萧绒的公司还未开始便会成为行业内的笑话!
萧绒深吸一口气,安抚道“别急,我能处理。
挂了电话后,萧绒握着手机在客厅定定坐着。
半晌后,她才做了一个决定。
三天后,华国最大的慈善晚宴拍卖会即将举行。
月潮将在这次拍卖会上拍出一次合作机会消息传遍热搜!
月潮自出现以来,制作演唱的每一首音乐都爆火,还曾登顶过全球音乐榜榜首。
而她参与制作的电影,其他奖不敢说,只要有音乐奖必是收入囊中。
这消息吸引了许多明星歌手大咖制作人前来,本次晚宴的策划人宋百川越发志得意满。
慈善晚宴当天,萧绒带着助理来到现场。
拍卖会开始,随着一件又一件物品拍出。
很快,主持人宣布“接下来,是一件极特殊的拍品,想必许多人期待已久,请看大屏幕!
大屏幕上出现一个VCR,里面只拍到了一双弹钢琴的手。
“月潮的声音传出“拍卖所得我会全部捐出,也希望这次合作能圆满成功……许多为此而来的业内人士发出一阵骚动。
这是要展示自己的价值,找新合伙人?
江恂看向萧绒提前录制好的视频,察觉出她的意图,心里一阵莫名烦躁。
他下意识往看了眼宴会厅边缘的萧绒,却只看见一张冷漠的侧脸。
端着酒杯的萧绒观察到众人热切的反应,轻轻松了口气。
跟在她身后的助理声音期盼“兮姐,真希望出价的人里,能有合适的合伙人……萧绒点点头,还未开口,就见宋百川带着何雨琪走了过来。
两人姿态亲密,宋百川语气淡然自得“月潮既然来参加拍卖会,就是服了软,等我把这个合作机会拍下来送你,再让她亲自为前段时间的事对你道歉。
何雨琪边走边笑“还是阿尘你的面子大……说着,三人迎面撞上。
宋百川一见她,便厌烦的开口“你怎么在这?
不等萧绒回答,他又冷冷道“这里没你的事,现在就给我滚回家!
周围人异样的眼神纷纷落在萧绒身上。
何雨琪又故作好意的劝道“萧绒姐,这次现场媒体不少,你等会走可得注意些,别又被拍到什么丢脸的照片。
攥紧手,萧绒语气淡淡“多谢提醒。
大屏幕上,VCR即将结束。
萧绒不想再见这个恶心的两个人,一转眼,余光竟看见江恂也在往这边走。
她不由皱起眉,转身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却听拍卖台上的主持人高声道“今天,很荣幸月潮老师来到了会场!
萧绒一震,心中警铃大作!
她根本没跟拍卖方说“月潮会来……回头一看,她就见助理眼中露出一丝愧疚,下一刻,竟径直将手中的直播镜头对准了自己!
接着,萧绒的脸,猝不及防出现在大屏幕上!
助理的声音响彻全场“月潮老师,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对合作方的期许?
全场一瞬俱寂。
接着便是巨大的骚动!
                众人看看屏幕上的月潮,又转头看看脸色苍白的萧绒,只觉脑子不够用了!
那个瘸子萧绒竟然就是天才月潮?
有人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她就是月潮?
万众瞩目之中,萧绒形状优美的薄唇微微动了动,没人听清她在说什么。
唯有离她最近的宋百川脸色从震惊变为愕然。
他听见一向温柔至极的萧绒口中骂出了一句脏话。
下一刻,他脑海中回响起自己那些自大至极的话,宋百川脸色难看“萧绒,你他妈耍我?
萧绒明明就是月潮,却一直不说,拿他当猴耍,就如看一个傻子在演独角戏。
萧绒手心都紧攥出血,却是冷冷对宋百川道“不想自己成为全华国的笑话就闭嘴,我来处理。
身份这样猝不及防的暴露,她也没精力再跟宋百川虚与委蛇。
宋百川一噎,抿紧了唇,理智已经濒临失控边缘。
“你竟敢这样跟我说话?
而萧绒丝毫不惧,她连死都经历过,还怕什么。
0她深吸一口气,淡定起身上台。
萧绒对主持人一颔首,礼貌地笑了笑“麻烦您将话筒借给我一下。
主持人将手中话筒递过去。
萧绒握着话筒看向台下,声音轻灵,不卑不亢。
“这是给大家准备的一个惊喜,没错,月潮就是萧绒,也就是我本人,既然想要合作,自然要拿出十二万分的诚意,我总不能让你们连合作人是谁都不知道。
在场许多人精,宋百川和何雨琪难看的神情已经出卖了他们,他们显然根本不知道这事儿。
而月潮虽然看着冷静,但她在刚出现在大屏幕上时的错愕可做不得假。
看来这是被人摆了一道。
不过放下这其中豪门秘辛不提,无论月潮是谁,对于他们来说都不影响。
萧绒继续道“从今天开始,我怕将用月潮这身份正式进入娱乐圈,希望在未来,各位多多关照。
几个精明的娱乐圈大佬,眼睛更是一亮,他们不懂艺术,但他们懂利益。
这样传奇的身世和样貌,如此炸裂的话题度,现在月潮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天才创作人艺术家,而是闪着光的摇钱树。
而萧绒说完几句客套话以后,又对主持人略一颔首,示意她继续。
能在这种场合自然是精挑细选身经百战,主持人立时按流程走下去。
只是走下台前,萧绒不自觉往江恂的方向看了一眼,他嘴角噙着让人看不透的笑意。
萧绒没再回位置上,而是直接往宴会厅后台走去。
就在她刚进入休息室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劲风袭来,早有防备的她往旁边一闪。
萧绒看着满目赤红,怒气滔天的宋百川,冷声道“怎么,想杀了我?
你知道外面现在有多少媒体等着我吗?
宋百川咬牙切齿“你在威胁我?
你知道我捏死你有多容易吗?
说完他不管不顾的冲上前,扼住萧绒脖子。
萧绒早已预料过自己身份暴露时宋百川的反应,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她却慌乱褪去,嘴角微微勾起。
宋百川一愣,越发怒不可遏“你在笑什么?
笑我的愚蠢?
萧绒扬眉,是够愚蠢的,她举起手机。
不知何时,月潮的账号已经开启了直播……                直播间的人数还在疯狂上涨,与此同时,月潮身份曝光的热搜已经在微博上爆炸。
宋百川悚然一惊,理智回归,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下一秒,他眼眸一戾便打算去抢夺手机。
而直播间的粉丝已经疯了,无数条弹幕飞速掠过。
“救命,这里没有保安吗,赶紧帮姐姐报警。
“宋百川是真的想杀了她,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家暴男。
这时,保安终于破门而入。
见眼前的场景,大群人连忙冲上来将两人分开。
何雨琪等人都跟在身后,凌如薇作为被邀请来的嘉宾,亦在其中。
萧绒已经全然冷静下来,但她仍装作语带惊惶地唤了一声“小姨。
凌如薇脸色阴沉地缓步上前,就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时,她狠狠一个耳光甩到萧绒脸上。
萧绒头重重偏过去,白皙如玉的脸迅速肿起,嘴角有一丝血迹微微沁出,显见得是用足了力道。
“你真是长本事了!
萧绒。
萧绒被长发遮掩的眼中划过一抹有些锋利的邪气,又很快隐去,化作泪眼。
2何雨琪脸上出现几分快意,又跑到宋百川身边抱住他“阿尘。
萧绒眼眸扫过众人,最后定在宋百川身上,颤着声道“我要离婚。
宋百川还在喘着粗气,声音狠绝“萧绒,你做梦!
凌如薇也蹙眉道“说什么疯话?
萧绒脸上满是苦涩又嘲讽的笑意“他刚刚想杀了我,就算这样,小姨你也依然觉得无关紧要吗?
凌如薇不耐道“你为什么不反思一下你做了什么?
月潮?
你瞒得可真好,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中你觉得很有趣?
而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的直播间观众再次炸开了锅。
“这是什么人间地狱,姐姐快逃,我们已经报警了!
“怪不得月潮一直不敢暴露身份,这家里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将她当人看过。
萧绒看着自己的手机,发出一个惨然又绝望的笑“所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吗?
一滴凄然的泪落下,美得动人心魄。
就在凌如薇终于意识到不对时,有警察神色严肃地走入“我们接到报警,这里发生恶性伤人事件。
宋百川理智回归,沉着声道“没这么严重,我想大概出了些误会……同一时刻,萧绒按下直播关闭键语气冷静地打断“走吧!
我申请验伤以及人身保护!
宋百川眼光噬人,刚压下去的杀意又蠢蠢欲动。
另一边,凌如薇声音尖利“萧绒,你刚刚干了什么?
萧绒抿唇,眼眸似淬了冰“你很快就会知道。
而就在萧绒跟着警察离开后,门外拐角处,双手环抱的江恂清冷脸上出现笑意。
“萧绒,你还真是没让我失望。
很快,“宋百川家暴月潮萧绒人间地狱等词引爆全网。
警局里,萧绒已经恢复平静,只是那脸上的伤痕青紫明显,越发瘆人。
那段直播视频已经被人录屏在网上疯传,有个女警察神情怜悯地拿了个冰袋递给她,声音尽量温和地问道“这是宋百川第一次对你动手吗?
萧绒手一颤,先是点了点头,又摇头。
女警察也不责怪,温柔劝慰“没关系,这里绝对安全,不会有人再伤害你。
萧绒沉默许久,刚欲开口说话,外面却突然响起震天的喊声。
“严惩恶魔宋百川,月潮我们来接你回家!
                笔录室里,有个男警察将门推开,看了看萧绒有些欲言又止。
外面的声音还未停止,萧绒抬眸与之对视,一双水眸纯净澄澈。
男警察一咬牙道“凌小姐,我们需要你帮忙,现在外面都是你的粉丝!
月潮之所以受这么多人喜欢,不只是因为她的才华,还因为她之前的所有收入都捐给了孤儿院,红十字会,妇女儿童保护会等慈善机构,还建了许多希望小学。
这些都在月潮工作室公开过所有捐赠信息,也得到过华国慈善基金会的认证,不然以萧绒的天价版权费也不至于落魄到要想方设法去寻求合伙人。
月潮可以说是娱乐圈的一个未解之谜,一个活神仙似的传说,而现在神仙落凡尘,她的信众怒火滔天。
饶是萧绒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看见那庞大的人群时仍旧是吃了一惊。
许是因为年轻人的信息传播更快,来的大多是年轻的男男女女,不过期间也夹杂一些老的小的。
众人很有秩序,离警局有些距离,只是喊口号也没有什么过激行为,问就是一句“我们来接月潮回家。
一看见萧绒出来他们便眼神关切,看见她脸上的伤众人怒意更甚。
有人呼喊道“月潮,别怕,我们在这里。
3萧绒一怔,随即便是眼眶通红。
这一刻,她百感交集。
有感动,有酸涩,更有几分无法言喻的愧疚,她利用了他们的真心。
萧绒抬手轻拭去眼角的泪水,深深地鞠了一躬。
再直起身时,她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尽管有伤,却半点不掩她的光华。
“多谢各位厚爱,月潮何德何能让你们为我这样操心。
她鼻腔酸涩,带上了几分微微的鼻音“都回去吧,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勇气,我相信国家,亦相信法律会为我做主。
许多感性的粉丝也红了眼“月潮,我们都陪着你。
“我知道,快回去吧,我会随时跟你们分享最新的情况,相信我!
警察也在一旁保证道“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凌小姐的安全,绝不会让施暴者再靠近她!
在萧绒的再三劝诫下,粉丝终于依依不舍散去。
而月潮萧绒之名,经此一事,也彻底响彻华国。
回到警局录完笔录,天色已是深夜,在警局的另一边,宋百川和凌如薇的律师已是吵翻了天。
看见萧绒,一旁等待的何雨琪眼中掩盖不住的恨意迸射而出。
“萧绒,你好狠的心,居然连谅解书都不愿签,你真要送你的亲小姨和丈夫去坐牢吗?
萧绒垂眸,语气平静“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做过的事承担后果,而且你不用对我道德绑架,以江家和萧家的势力,他们会不会坐牢你比我更清楚。
何雨琪一滞,压低声音阴沉道“别以为有那群粉丝护着你便可以无所顾忌,待热度退去,你以为你还能在华国立足?
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创作人,真以为能跟两大资本斗?
萧绒顿了顿,就在何雨琪以为她被吓住时,萧绒嘴角扬起一个粲然无比的笑,但那嗓音却是如雪般寒凉。
“我等着你们,因为我本人,就是资本。
何雨琪被那气势慑得心跳都加速,就在她还在思考着萧绒这句话的含义时。
一个清越慵懒的声音响起“小萧绒,哥哥来接你了。
                何雨琪转头看见那卓然风流的脸登时瞪大了眼“江恂?
江恂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只对着萧绒眼眸含笑“事情都处理好了,走吧!
萧绒淡淡扫过他,默不作声往外走去。
江恂挑眉,迈开长腿跟在后面“怎么?
真生气了?
脸色变了又变的何雨琪被留在身后,气得跺脚“你们这对狗男女。
两人都没理会她,走到门口,萧绒这才看向江恂似笑非笑道“你倒是把自己摘得干净。
到了此刻,她也懒得再伪饰自己的乖戾性子。
时间倒回晚宴开始不久前。
洗手间门口,江恂与萧绒狭路相逢。
萧绒一顿,打算目不斜视走过,却被江恂拦腰带入洗手间。
萧绒恼怒地抬头,怒斥道“江恂你疯了?
江恂任由她骂,只淡定地将正在清扫的牌子踢出去。
萧绒冷静下来,双手环抱眼眸微眯“江少今天又被下了什么药?
不再又甜又狡黠地叫他江恂哥哥,显见得是气狠了。
江恂语气带了点小小的无奈和诱哄“上次是我连累你了,我向你道歉。
6萧绒冷笑着说“受不起。
江恂轻叹一声,也不生气“这次找你,是有个新的合作。
萧绒笑容淡去,面容挂上嘲意“算了吧,你不信我,没必要。
说完这句略带委屈的话,她转身开门欲走,又有被江恂的下一句话定住。
“十亿!
这次的合作若成了,我给你投十亿。
江恂看着她的背影,目光在她漂亮的蝴蝶骨上流连一瞬。
“你该知道,就算有月潮这个名声在,你也没这么容易在短时间内凑齐三亿,而你的签约似乎就在下周。
萧绒转头与他对视,眼里满是怀疑“才毁约的是你,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话?
毕竟,哥哥心里太多算计。
江恂啧了一声,凑近萧绒“直接点,你要怎么才能相信?
萧绒沉吟半晌“有裸照吗?
发给我。
江恂怔愣一瞬,看见她眼中的戏谑抬手点了下她鼻子“调皮!
萧绒挥手打开,皱了皱鼻子有些不满“少跟我动手动脚。
江恂失笑,摸出一张黑卡“三亿定金,以及华国最强的律师团队我已经帮你约好,至于打离婚官司还是刑事官司,看你的。
萧绒盯着那张卡看了半晌,这才慢条斯理问道“要我做什么?
江恂定定看着她“在拍卖会上曝光月潮身份,然后想办法将宋百川和凌如薇拖下水。
这次萧绒没有马上接话,沉默片刻,她轻笑一声“怪不得你这么大手笔,这是让我去送死啊!
“我不勉强,全凭你意!
又是短暂的沉默后,江恂手中的卡被人抽走。
萧绒云淡风轻道“我同意了!
回到警局门口,一阵冷风吹来。

《萧绒宋百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