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叶棠薄迟暮

>

叶棠薄迟暮

薄迟暮 著

叶棠 林佳丽 都市小说

强推热门都市小说小说《叶棠薄迟暮》,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薄迟暮”。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薄先生?你怎么了。”“没事。”叶棠很明显注意到,薄迟暮的声音又增添了几分沙哑,显得格外性感。“上车吧...

来源:2c   主角: 叶棠林佳丽   更新: 2023-04-12 15: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叶棠林佳丽为主角的都市小说小说《叶棠薄迟暮》,是由网文大神“薄迟暮”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他抬眼看了眼叶棠,却对上她无辜如小鹿一般的眼神,湿漉漉的,带着诱人的光泽他身体愣了一下,眸色也有点异样,但很快转瞬即逝他绅士地移开了手,掌心还残留着少女纤腰的温度,似是有些灼热,一路灼烧到了他的心头,痒得要命叶棠发现了他的异样,自然知道是为什么,却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回过头来,朝他眨巴了两下眼睛,声音又甜又娇,很是撩人“薄先生?你怎么了”“没事”叶棠很明显注意到,薄迟暮的声音又增添了......

叶棠薄迟暮第23章

他抬眼看了眼叶棠,却对上她无辜如小鹿一般的眼神,湿漉漉的,带着诱人的光泽。
他身体愣了一下,眸色也有点异样,但很快转瞬即逝。
他绅士地移开了手,掌心还残留着少女纤腰的温度,似是有些灼热,一路灼烧到了他的心头,痒得要命。
叶棠发现了他的异样,自然知道是为什么,却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回过头来,朝他眨巴了两下眼睛,声音又甜又娇,很是撩人。
“薄先生?
你怎么了。
“没事。
叶棠很明显注意到,薄迟暮的声音又增添了几分沙哑,显得格外性感。
“上车吧。
“好。
最后,叶棠莞尔一笑,在他的护送下坐在了驾驶座上。
薄老夫人坐在后面,乐呵呵地看着准孙媳和孙子的互动和相处,脸上忍不住笑开了花。
她的小曾孙,是不是也有指望了?
网上的新闻炒得有些火热,顾辰虽然忙得热火朝天,但也还是从自己的好兄弟秦瑞东这里知道了,叶棠和一个神秘男子上了热搜,关系看上去挺暧昧。
听到这个事儿,他的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
“完了完了。
秦瑞东拿着手机,在边上对着顾辰说,“叶棠是不是被你和叶姜之间交往过密的事给气疯了?
第一次上别个男人的车也就算了,现在还明晃晃地跟着别的男人去逛街,我看啊,她就是想气一气你。
我说辰哥,要不你还是和叶棠道个歉吧,你们俩一直这么僵着,也不是个事儿。
“而且吧,这女人看到你和前任走得太近,肯定会嫉妒会吃醋的。
你和叶姜前段时间,互动也确实过于暧昧了一点,别说叶棠,连我这个哥们都看不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你不怕她真的喜欢上别人吗?
而且,我觉得叶棠也挺可怜的,先不说哄了,你稍微给人家一点回应也好啊!
因为是好兄弟,秦瑞东后面的话没有说,他觉得叶姜和顾辰两个人确实暧昧过头了,行为举止又亲密,没半点分寸感,也难怪叶棠会生气,会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清白。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接受不了。
这也是叶棠第一次对顾辰不闻不问,看来是气狠了。
顾辰看了一眼那张男人的背影照片,眉头拧得更紧了。
他也没想到,叶棠这次的气性这么大,居然还找男人气他。
思及此,顾辰只简单地回了一句“不用理她,她就是想借此吸引我的注意。
他觉得叶棠只是在闹脾气,和这个神秘男人也只不过是逢场作戏,想闹出绯闻气一气他而已,如果他当真了,那他就上钩了,那叶棠岂不是很得意?
叶棠对他的执着和占有欲,他心里有数,也相当自信。
从来都是女人追着他跑,尤其是叶棠。
秦瑞东听顾辰这么说,也没什么话好说了。
顾辰拿起当天的报纸,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烦躁。
他自然不会承认,烦躁的原因出自于叶棠。
而顾辰还不知道,叶棠已经和薄迟暮开始在谈婚论嫁了。
至于她和顾辰的口头婚约,早在他和叶姜暧昧不清的时候,就已经默认不成立了。
既然顾辰不喜欢她,人和心都偏向叶姜这一边,那她就成全他。
叶家叶棠回来了,经过母亲的诉说,叶淮安和叶礼墨才知道,原来叶棠和老男人的谣言是假的,而这个传谣者,居然是林佳丽,他的未婚妻。
与此同时,他们也知道了叶棠和薄迟暮之间有交往。
过段日子,薄迟暮说会选择一个良辰吉日和叶棠订婚,风光大办。
得知“叶棠跟着老男人的事情真相后,叶淮安的心情很复杂。
因为他通过这两件事发现,原来,叶棠好像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坏。
这么多年以来,他们是不是真的误会叶棠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大哥最让他难受的是,叶棠现在对他的态度,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这种巨大的落差和转变,一时间让他无法适应。
难道,叶棠真的已经决定和家里人撇清关系,所以才会这么冷淡吗?
因为不在乎,所以不管他们这些哥哥们做什么,对她都没有任何影响。
叶礼墨听到薄迟暮的事,也是一开始的不敢置信,看到叶棠淡淡的神色,完全看不出喜和悲,心思藏得比较深,他不由自主地冷笑了一声,充满了敌意。
叶礼墨心里第一反应是怕叶棠嫁得好了,会看不起叶姜,甚至借机欺负叶姜。
“叶棠,你别以为薄迟暮开口要和你订婚,你可能要成为薄夫人了,你就得意忘形。
先不说你现在还只是叶家的女儿,就算以后你真的成了薄夫人,也不要妄想能压着姜姜一头,欺负姜姜,否则的话,我们依旧会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明白吗?
叶礼墨是想敲打敲打叶棠,同时也是为了警告她。
叶礼墨的话刚落地,叶淮安的脸色就变了,语气有些急切地呵止了大哥,不希望他再对叶棠说那些伤人的话。
“大哥!
在这个节骨眼里,大哥居然还对叶棠说这些话。
“你别再说了行吗!
叶淮安呼吸有些急促,甚至不敢去看叶棠,怕看到叶棠的神情和反应。
叶礼墨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叶淮安这副表情,还有些莫名其妙。
他皱了皱眉,没理会这个在他眼里突然发神经的叶礼墨。
而叶棠却只是安静地站在原地,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大哥。
叶棠低低地说“希望你听清楚,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大哥了。
说完,她又笑了起来,看起来有些怪异,但仍旧美得明艳动人。
这个笑容,让叶礼墨有种古怪的感觉,觉得叶棠有点怪怪的,具体他又说不上来。
“你什么意思?
当初叶棠第一次回叶家的时候,他拒绝叶棠叫他大哥。
但是这一次,叶棠却说,这是她最后一次叫他大哥了。
“没有什么意思。
叶棠继续说,“我只是回到我本该回到的位置上去,以后,你也用不着不情愿地再听我叫一声哥哥,因为以后都不会了。
“等我嫁给薄迟暮后,我们就做陌生人。
我在叶家这段时间,也只是借这个地方暂住而已。
既然我们是陌生人,你也没资格教训我。
我做任何事,哪怕真的打压了叶姜,也和你无关。
“我们从此,恩断义绝!
一字一句,几乎敲打着叶淮安已经变得不安的心脏,透着绝情的味道,连叶礼墨,都被叶棠这四个字给说得愣住了,压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淮安张了张嘴想劝说几句,可看到叶棠的决绝,他最后什么也没说,心里的无力感在加深,只能烦躁地挠头。
叶淮安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个地步。
叶棠,是他们的亲妹妹啊!
叶礼墨已经快被叶棠气笑了,嘴角紧紧地绷着,充斥着怒气。
他不知道这个妹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针锋相对?
他只是让叶棠别太飘而已,但叶棠却要和他断绝关系!
恩断义绝!
语气上完全没有给他这个哥哥任何回旋的余地,叶棠还真是翅膀硬了。
难道说,叶棠想这样吸引他们的关注?
还别说,她以前也像个闹糖吃的小孩,靠着打架斗殴,和小混混称兄道弟,试图引起家人的注意。
不知道为什么,叶礼墨忽然想起叶棠第一次回家,他拒绝叶棠叫他哥哥的场景。
而现在,像是风水轮流转,眼前的叶棠,口口声声拒绝再叫他大哥。
叶礼墨的心情,也忽然有点说不上来的微妙和复杂。
这不是他一开始就想要的吗?
不希望叶棠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妹妹,粘着他们叫哥哥,觉得烦,不习惯。
“很好,你最好别后悔。
说完,叶礼墨转头冷冰冰地离开了。
反正,他认的妹妹只有姜姜。
可此刻的叶礼墨哪里知道,后悔的从来不会是叶棠,而是他。
叶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非但没有伤心,只剩下平静和洒脱。
“大哥!
叶淮安不希望后悔的人是叶礼墨,还有他们这些哥哥,因为他觉得,叶棠好像是真的变了不少,他怕叶棠说得都是真的。
恩断义绝,这是多么沉重的字眼,就像上次叶棠对他说的那样,要和叶家人撇清关系。
包括她刚才说的,在叶家只是暂住,以后她嫁到薄家了,就做陌生人。
最近在叶棠身上发生的事情,也让他越来越不安。
可惜,叶礼墨却没有听他说话就走了。
叶礼墨一走,叶棠觉得空气都变得清新了不少,心情十分愉悦。
现在的她已经水泥封心,看到叶礼墨刚才被她气到的样子,只是嘴角微勾了一下,再也没有其他表情。
“叶棠。
见叶礼墨离开了,叶淮安叫住了她,眼神复杂。
“你真的喜欢薄迟暮吗?
叶棠听叶淮安这么问,还有点讶异。
“喜欢又怎么样?
不喜欢又怎么样?
这重要吗?
“当然重要。
叶淮安不知道叶棠怎么想的,情绪激动地说“喜欢他才能嫁给他,如果你不喜欢他,嫁给他是不会幸福的。
他忽然害怕了,害怕叶棠是为了名正言顺地离开叶家,才选择嫁给薄迟暮。
薄迟暮的名声他也不是没有听说过,虽然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但据说性情暴戾,偏执又阴郁,嫁给他,真的会幸福吗?
“幸福?
叶棠品味着这个词汇,忽然想笑。
“我不知道幸福是什么,但我可以肯定,离开这个家,就是幸福。
叶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是没有什么情绪的,心情平淡如水。
因为,她打心底里就是这么认为的。
但在叶淮安看来,叶棠就像是一个无知少女,她完全不懂嫁给薄迟暮意味着什么,但她却知道,嫁给薄迟暮就能光明正大地离开叶家,离开哥哥和母亲。
对她而言,这就是最简单的幸福了。
叶棠专门和你作对叶棠的神情越是单纯,就越让叶淮安感觉到了心痛。
十九岁的少女,她们的幸福可以是一颗糖,一块巧克力,一套漂亮的衣服,昂贵的护肤品,可是叶棠呢?
她的幸福居然是离开这个家,只要离开这个家,就是幸福的。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会为了叶棠感到心痛。
明明,他也很讨厌这个妹妹不是吗?
其他的兄弟们呢,看到这样的妹妹,会不会也和他一样心痛?
他不知道。
叶淮安不敢再看叶棠的神情,也没有再多问什么,而是慌不择路地离开了,他要回房间冷静一下。
最近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了。
叶棠不知道叶淮安在发什么神经,只觉得他莫名其妙,也根本不会在意。
梅姐还是在网上看到热搜,才知道自家艺人的近况。
她还以为,叶棠从此会在网络上销声匿迹了。
“叶棠,你真的和一个男人在逛街啊?
梅姐打了个电话,止不住心里的好奇。
叶棠喜欢顾家大少爷顾辰,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顾家的门槛很高,叶棠能以叶家养女的身份嫁进去,在网友口中也算是行大运了。
可惜,叶棠偏偏遇到了一个强劲的情敌,也就是叶姜,那样一个高学历,外国名校毕业,马甲无数的顶流女明星。
网友也很奇怪,为什么顾家会宁愿娶叶棠这么一个养女。
明明叶姜这么优秀,居然还输给了叶棠。
只有梅姐知道,叶棠才是和叶家有血缘关系的真千金。
“嗯,是真的。
梅姐百思不得其解“你不喜欢顾辰了?
还是说,你在欲擒故纵?
想刺激一下顾神?
可是,顾神那边好像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顾辰作为这本书的男主,他也是头顶光环,各方面优秀,所以叶棠会在他屁股后面纠缠不休,在看客们眼里也是情理之中。
叶棠也说不上来,她对顾辰是什么感情。
或许从她一开始回叶家的时候,哥哥和母亲都排斥她,只有顾辰给予了唯一一点善意和温暖,才会让她下定决心,要履行本该属于自己的婚约,和顾辰在一起,期盼自己接下来会迎来幸福美满的生活,融入这个圈子。
但是,现实告诉她,她的幻想是美好的,实质确实残酷的。
顾辰的心不仅偏向叶姜,后面也还是会和叶姜在一起。
而她,只是一个炮灰。
这些年算是她一直缠着顾辰,顾辰对她只有冷漠和不耐烦,每次她和叶姜发生了矛盾,顾辰也都是第一时间维护叶姜的。
“我现在已经想开了。
叶棠淡淡说,“我现在连我的亲人和哥哥们都不要了,母亲也不要了,他不过是一个男人而已,我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梅姐,从我决定暂时隐退娱乐圈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我说过,我不是以前的叶棠了。
“对了,和我逛街的男人你也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薄迟暮,他也是我的未婚夫。
虽然我们还没有摆酒订婚,但他已经在准备,也在挑选黄道吉日,过段时间,我们就会订婚,结婚。
到时候,我会邀请你的,我在娱乐圈的时候,还好有你照顾我。
“卧槽!
梅姐听到薄迟暮这个名字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薄迟暮?
我没听错吧?
那不是云城的顶级豪门的掌权人吗?
叶棠揉了揉自己的眉“没错,就是你想到的那位。
梅姐还以为叶棠是在刺激顾辰,结果叶棠一声不吭地找了个大佬,而且还会很快结婚,这是要赶上先婚后爱的潮流吗?
不管怎么说,叶棠这做法,确实是吾辈楷模。
那可是薄迟暮啊!
掌控了大半个云城财富的男人,顾辰拍马也赶不上好吗?
要是顾辰知道了,那还不得气死啊!
真期待他知道真相的样子。
但是,梅姐听叶棠说这番话时,心里还是感觉到了心疼。
叶棠在提起哥哥母亲的时候,语气很平静,已经彻底放下了。
放下,听起来是多么轻描淡写的字眼。
但恐怕只有叶棠知道,这两个字有多么痛彻心扉,那是自己的亲人。
他们可真是混蛋,这样对自己的亲妹妹!
那个叶姜,她怎么看都觉得虚伪,艹人设艹得太过头了。
迟早有一天,他们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叶棠,我祝你幸福。
她相信,叶棠能在这段婚姻里得到幸福,也得到救赎。
叶棠嘴角微勾,心头也浮起波澜“谢谢。
林家在奢侈品铺发生的事,自然瞒不过林家人。
以前,林佳丽经常欺负叶棠这个小姑子,林家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棠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叶姜。
谁是叶家七个天之骄子手心里捧着的宝贝,他们都心知肚明。
但是现在,他们的宝贝女儿居然被叶棠欺负了,还摁在水里,林母自然是气不过的,可听说现场有薄迟暮为叶棠撑腰,林父哪怕一脸黑云,也不敢去正面刚薄迟暮。
“这事不能这么算了。
林母不敢说薄迟暮,却敢说叶淮安,她的未来女婿,“叶淮安到底怎么回事,我的宝贝女儿都快被他的妹妹给欺负死了,我们佳丽可是他未来的妻子,他就这么不闻不问?
“再说了,我们佳丽难道不是为了叶姜出头的?
没听佳丽说吗,我们佳丽是为了给姜姜买那件漂亮的礼服,才和叶棠起争执还被打的!
“叶棠抢的,可是姜姜的礼服!
林母知道,叶家七个天之骄子有多疼爱叶姜这个妹妹,又故意把叶姜牵扯进来。
她知道,叶礼墨要是知道叶姜受了委屈,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叶棠,于是她开始计上心头。
林佳丽被叶棠打了,叶姜自然也是要来安慰这个好闺蜜的。
叶姜还不知道,叶棠已经和顶级大佬薄迟暮准备订婚了,只知道林佳丽在奢侈品店铺和叶棠起了争执,起因还是一件礼服。
有叶姜在面前,林佳丽开始在边上火上浇油。
“姜姜,那件礼服我本来是想买给你的,穿在你身上一定很好看!
都怪那个可恶的叶棠,她非要抢走我给你选好的礼服,专门和你作对!
她必须让给你!
林佳丽在叶姜面前这么一闹,叶礼墨才知道她在奢侈品店铺的时候,被叶棠打了的事。
看到林佳丽哭得那么伤心,叶姜在边上耐心安慰无助的闺蜜,柔声道:“算了吧佳丽,礼服我不要了。
既然姐姐喜欢,那就让给她吧。
林佳丽立马接了一句:“那礼服的款式很适合你穿,穿在你身上肯定很漂亮,为什么不是她让给你!
这句话,成功引起了叶礼墨的怒火。
看来,叶棠是真的打算仗着薄迟暮的势力,好好地压叶姜一头,甚至欺负叶姜,他是不会如她所愿的。
他说过,别以为成了薄夫人,就可以压着姜姜一头!
一想到叶棠昨晚回来的样子,叶礼墨握紧了拳头,眉头紧锁。
在他看来,叶棠就是在向他发起挑衅,而不是真的要和他断绝关系。
看来,他昨晚敲打叶棠的话,她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既然如此,他这个做大哥的,自然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妹妹,以示惩戒。
叶姜见叶礼墨脸色难看,在边上柔柔地开了口:“大哥,要不这次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昨晚姐姐已经很不开心了,还说出了那样绝情的话。
我怕大哥你这次再因为这点小事去找她麻烦,姐姐心里会更不开心。
昨晚叶棠对叶礼墨说恩断义绝的话,叶姜也听说了。
叶棠因为哥哥偏心的事,反应这样激烈。
俗话说,过刚易折,只会把哥哥越推越远。
当然,叶棠这样做对她也是有利的。
叶礼墨听妹妹这么说,脸上浮现怜惜的神色:“还是姜姜你善良懂事。
“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你既然喜欢那件礼服,她必须让给你!
“至于叶棠,不管她以后怎么作怎么闹,反正我是不会去哄她的。
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要和叶家决裂,一旦离开了叶家,她以为她算什么东西?
只会过得比以前更凄惨。
“她的签约还在公司,信不信我让她被雪藏。
“姜姜,你大哥说得没错!
林佳丽继续在边上鼓动叶姜,“她昨晚敢和叶大哥说那样的话,肯定是因为嫉妒你嫉妒疯了!
你别怕,你大哥会收拾她。
另一边,暂时回了叶家的叶棠,还在心里琢磨该怎么赚钱,把花了叶家的钱,全都给还回去。
这几年,叶家总共给她花过的钱,大概也是有几百万的。
在嫁给薄迟暮之前,她会还清所有欠叶家的钱。
七点半,叶棠起来吃早餐。
楼下,一大家子围坐在餐桌上,正准备吃早餐。
餐桌上,叶姜正轻言细语地和高雪说着什么话题,母女俩亲密得很,高雪似乎被叶姜讲的笑话逗笑了,在边上开怀大笑起来。
叶棠走近了一点,才听清楚,叶姜是在和高雪说自己出国留学时的经历。
高雪一边擦眼泪,一边慈爱地笑着说“你这孩子,真会逗妈妈开心。
“礼墨,你快听听你妹妹说的那些稀奇事,真是太好笑了。

《叶棠薄迟暮》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