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道囚

>

道囚

余元亨 著

余青玄 佚名 奇幻玄幻

小说《道囚》是由“余元亨”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太古之初金乌一族曾迎来了一个盛世,族中十只金乌成圣。自那时起,天地被永昼统治着,金乌十圣盘踞着天空,金乌神火充斥着这片天地,大地龟裂,河流干涸,生灵涂炭。然天之道,损有余而奉不足。有一神唤作后羿,悲天悯人,搭弓射日,十射十杀...

来源:fqxs   主角: 余青玄佚名   更新: 2023-04-13 04: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道囚》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余青玄佚名是作者“余元亨”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这里是这片大陆的极东之地,太阳从这里升起又从这里落下,常此往复,亘古不变在太阳升起之前的这一段时间里,黑暗是这里的主宰而这仿佛永恒的黑暗之中,伫立着一棵通天大树这棵树自创世之初便存在,远古的金乌一族便栖息在此处太古之初金乌一族曾迎来了一个盛世,族中十只金乌成圣自那时起,天地被永昼统治着,金乌十圣盘踞着天空,金乌神火充斥着这片天地,大地龟裂,河流干涸,生灵涂炭然天之道,损有余而奉不足有......

第8章 权杖与利剑

道门,长生殿。

此时的长生殿上热闹非凡,除被委派出去驻扎在外地的七长老剑廉之外,道门其他高层均悉数到场。

“四哥,你这是咋了?只见座位上一个身着黄色僧袍的小和尚晃荡着双腿,关切地问道。那小和尚正是道门的六长老——智藏,这智藏出生于道门,但是天生佛骨,于是自幼被送去佛门修习《欢喜禅经》,一身修为返璞归真,先天之炁回归本体,最终落得个孩童模样。

众人听罢,目光都汇聚到大殿之中的一个木乃伊身上。只见此时的赵长生瘫在一把躺椅上,全身被结结实实地缠满了绷带,只露出一个紫青色的脸出来。

“备…能…打…特。他转动了一下眼珠,口中嘟囔着蹦出几个字。

就在众人一头雾水之时,小和尚麻溜地从座位上跳了下来,蹦哒着来到躺椅面前,瞪着个大眼睛对着赵长生眨巴眨巴。

“我猜,他是说,被人打的。小和尚打量了他半天,推测道。

“嗯…嗯!那木乃伊点点头。

“昨日我在剑冢外修炼之时,感觉到剑冢之中传来异动,剑冢之中的灵剑仿佛受到了一股剑意的牵引,纷纷飞离了剑冢往万仞山方向飞了过去。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一位肤色金黄,浑身腱子肉的男子。此人名为甘明元,乃道门五长老。金黄色的肤色是因为他修炼《金刚元完金身》所致。

“能单单靠剑意就能引得万剑归宗的,估计只有乾吾了吧?二长老祝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说道。

“所以你是被乾吾揍了?小和尚伸出肉嘟嘟的小手,碰了碰赵长生被揍得紫青的脸。

“唔…赵长生摇了摇头,艰难地举起手,伸出三个手指。

“噗呲,boom!

“被万剑诀轰了,噗呲地被打飞了?

“嗯…嗯!

“然后你的那个护身法宝被轰炸了?

“嗯…嗯!

“三根手指…你的意思是说来来回回被揍了三次?小和尚惊讶地问道,众人听罢,都面色异常了起来。能在乾吾手下挺过三次攻击,赵长生这个战绩可以载入史册。

“不是?你是说有三万把灵剑?见赵长生摇摇头,小和尚又说道。众人听了,面色更加古怪了起来,寻常人若是能得到一把灵剑认主弥足珍贵了,这乾吾一次性能召唤三万把?不过能在三万把灵剑的攻击下仅仅只是重伤,赵长生这个战绩可以载入史册!

“又不是?那你这三根手指啥意思嘛。小和尚抓了抓脑袋,懊恼地问道。

“咳咳,六弟你别问了,我已经知道是谁动的手了。首座上的张道子清了清嗓子,结束了这场闹剧。接着吩咐做下童子去请青玄过来。

不多时,童子便引着青玄来到了大殿之上。众人都看了看这年轻人,要是真如掌门所说,重创赵长生的应该就是他了。于是各位长老纷纷施展神通,窥探起这瘦弱的年轻人。

青玄只觉得,一到大殿之上,就有数道目光从他身上瞥过,接着就是无比强大的神识扫描。将他的身体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查了个干净。他很讨厌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但是他丝毫不敢有反抗的动作,甚至一点点的不满情绪也不敢有。

笑话,这大殿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拉出去,万玄国的皇帝遇见了都要躬身行礼,恭敬奉茶,捏死他比捏死蚂蚁还简单。他微微抬头扫了一眼座位上的众人,发现之前将他带回来的那位绝色道姑也赫然在列。

“在下青玄,见过各位长老。他躬身行了一礼,高声说道。

“青玄小友,免礼免礼。张道子挥挥手,一股柔劲将青玄托起。

“今日请小友来,是为了昨日之事。

“昨日?青玄眼皮一跳,顿感大事不妙。昨日还能有啥事儿,无非是他掏出木剑给别人揍了呗。在人家门派内搞出这大阵仗要说人家不知道那是万不可能的。但是他能怎么说,他能说他用一把木剑,引来了万剑归宗,然后把那躺在一旁包的像个木乃伊似的赵长生的装备爆了一地?

“昨日,确实与贵派的人发生了一点误会。青玄双手抱拳,躬身说道。

“无妨,无妨。今日叫你来,是想问问昨日之事的详细经过。张道子轻声笑道,语气温文尔雅。

“我这三弟,平日不喜修炼,但是在经商一途有过人天赋,因此身上有几十件护身法器,寻常人等万不可能将他重创于此。

青玄听罢,瞬间紧张了起来。说话的人应该就是道门的掌门张道子,坊间传闻此人心思缜密,性格谨慎,杀伐果断。听他刚才的言语,怕是已经动了杀心,这个时候有任何的欺瞒恐怕都会被对方当场格杀。

“小友,无需顾虑,但说无妨。坐在一旁的大长老张道为似乎是看出了青玄心中的顾虑,开口说道。

青玄顺着声音看了看坐在次席的那位慵懒的道士,心想这才是他心目中的得道高人应该的样子,超脱凡尘,不为俗世牵绊。

“回掌教,昨日我确实与四长老发生了一点小摩擦,四长老想试试我的功力,便让我砍他一剑。

“你是说昨天那大阵仗是你的手笔?张道子盯着他,平静地说道。

“是的,用的正是这把木剑,此木剑为一神秘人所赠,在下也不知道他是谁。说罢,青玄从怀中取出那把木剑,恭敬地递了上去。

张道子隔空一抓,那柄木剑脱离青玄双手,缓缓朝他飞了过去,最终悬浮在面前。众人仔细观摩着那把木剑,小和尚也跑了过来围着这木剑转起了圈圈,仰着头细细打量着这把朴实无华的木剑。

只见这木剑长三指长,用料及雕工极为普通,甚至可以说是粗鄙。但是令人惊讶的是,里面居然蕴含着一丝剑意,那剑意无比纯粹凝实,正是修炼万剑诀大成后的象征。

众人这才明白赵长生伸出的三个手指所代表的含义,心中也对昨日之事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小友,这木剑,何人所赠?

“回掌教,前日一陌生男子出现在竹屋之中,当着在下的面制作的这把木剑,还向在下询问了凌波城发生的事情。青玄回道,看来乾吾并不是道门高层派来讯问他的,那么之前和乾吾说的事情,想必这群人还不知悉。

张道子自然是清楚乾吾和魏书恒之间的关系的,当年把乾吾的一众得力干将分配到边远之地这正是他的想法。一个乾吾就让他颇为忌惮,若是他的党羽都在门派内部任职的话,他可就寝食难安了。

“哦对了,那人临走之前,还给在下一柄剑符。说罢,青玄从怀中取出乾吾留给他的那柄剑符。

众人看着这柄剑符,表情都充满了震惊。张道子微微一皱眉,面色闪过一丝不悦。原本一柄木剑算不上什么,没了爪牙的狮子和猫咪没区别,将面前这人处理掉也没啥关系,大不了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但是剑符的出现,让事情棘手起来。

青玄此时可能不清楚,手中这柄剑符所代表的含义。历代执剑人,在道门内都执掌杀伐,可不经长老会审判就对门内之人行使刑罚,甚至当场格杀也毫无问题。而历代执剑人都以剑符为凭证,换句话说,持此剑符者当为执剑人。

当然这也只是说说,权杖的表面再华丽,必要时候也要掰开来砍人。不能够随便一个人拿着剑符就能在门派内肆无忌惮地砍人,实力才是权力的最根本保障。

但是乾吾能把这柄剑符给到这位年轻人,也说明了他对此人的态度。乾吾向来是知道的,但凡和他有关系的人,道门高层都会想方设法除掉,除不掉的也会调离。但是眼下他如此高调地宣称庇护某人,在道门内可从未发生过。

青玄看着大殿内气氛微妙地变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果然这一次赌对了,这柄剑符果然不是寻常物件。

“来人,看座。张道子笑了笑,连忙吩咐手下搬来了一张椅子让青玄坐下。

“见剑符者,如见执剑人。只见他挥手将木剑送回,随即清声说道。

“那么,昨日之事看来真的只是一个误会了。他打了个圆场,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缓和下来。他环顾四周,看了看在座的其他长老,见他们没有反对意见,便将此事揭了过去。

青玄端坐在张道子右侧,感觉到坐如针毡。这角色转变地未免太快了,前面还是唯唯诺诺任人宰割的毛头小子,现在他就成为了能与道门高层平起平坐的存在。

“青玄道友,敢问师承何派啊?张道子问道。

“回掌教,在下无正统师承,自幼被凌波城一独臂老道收养,跟着他学了一些炼炁的法子。

“如此,那你可愿拜入我宗?张道子使了一计阳谋,若愿意,他可以安排心腹长老日日监视他;若不愿,那他就不能算道门中人,让一个外人拿着道门剑符,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得此殊荣,在下自然是愿意的。青玄连忙回道。

“如此甚好。张道子听罢高声笑道。随即环顾四周,看了看在座的其他长老。大长老张道为,二长老祝巫分别掌管门派阴阳司和神莅崖,事关门派百年大计,不可让他们被这等琐事叨扰。三长老赵长生已经被青玄揍了一顿,让他当师傅想必也压不住。

况且这赵长生贪财好色,欺软怕硬,要是让他当师傅想必不出两日就会被乾吾提剑砍了。五长老甘明元门下弟子众多,同时负责门派内外吃穿用度及外围安防,也分不出身来教导。六长老智藏心智如孩童,不被拐跑已是万幸。

如此细算下来,只有四长老穆青一了。张道子看了看穆青一,只见她面若寒霜,正若无其事地端坐在下方。

“四妹,你可愿担当此任?张道子笑了笑,开口道。

“青玄道友也是你带回的门内,说起来和你也算有缘,如何?

穆青一愣了愣,一般这种正式的场合她都只是象征性地出场,很多时候大事都是几位师兄定夺,况且她素来不愿掺和这些凡尘俗世,轮得到她说话的场合也很少。她回过神来,看了看主座上的师兄,又看了看端坐在右侧的青玄,随即无奈地点点头。

“如此甚好,那么青玄道友,你便归入四妹门下吧。正好四妹住在万仞山主殿,离你的住处也不远。张道子微笑着说道,将此事定了下来。

接下来商讨的内容,就不是青玄能凑合的了,张道子美其名曰让他们师徒俩先处理好师门内诸多烦事,便让穆青一将青玄带了下去。

傍晚,青玄回到了住处,躺在床上仔细回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情。从道门高层在看到剑符以后的反应和态度转变中看,他发现其他人都对乾吾颇为忌惮。尤其是掌教张道子,从他言语中不难发现,他除了忌惮以外,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看来道门高层内部也存在一定的分歧,至少乾吾和其他高层关系比较微妙。但是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从目前青玄掌握的情况来看还无从得知。

他掏出那柄剑符,打量着剑符底部的那个大大的“乾字,陷入了沉思。

“权杖和利剑么?他轻声说道。如果说这柄剑符是乾吾给他的身份象征,那么那柄木剑就是乾吾留给他的杀伐利剑。这两样东西少了任何一样,今日的情况可能大有不同。

“可是为何是我?青玄想不明白,硬要说能和乾吾搭上关系的话,可能就是那个死去的魏书恒了。一个已死之人,虽说和乾吾有过命的交情,但是也犯不上对乾吾有这么大的影响吧?青玄越想越觉得这些事情笼罩着重重迷雾,而他正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看来一切还是需要等乾吾解答。他侧了侧身体,缓缓进入梦乡。

《道囚》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