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

>

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

三天不打 著

江稚 沈律言 现代言情

小说《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是一本十分好看的现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天不打”。文章精彩截取如下:她总是渴望他指尖里漏出来的那点可怜兮兮的爱。不用很多,一点点就够了。江稚忍不住回想起来,有一年暑假前夕,最后一节体育课。她经过国际班的窗外,风声将教学楼外的花树吹得哗哗响...

来源:cd   主角: 江稚沈律言   更新: 2023-01-07 00:3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三天不打,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江稚沈律言。简要概述:顾庭宣迟迟没有得到回复,思索片刻,“你介意?”沈律言面无表情,“我不介意”顾庭宣刚要说句那正好,沈律言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你自己问她愿不愿意”顾庭宣忍不住啧了声,“都不知道该说你会疼人还是不疼人了”江秘书很漂亮,气质也是极好的身材优越,盘靓条顺,哪哪儿看着都是个尤物可惜跟了沈律言这么个冷血动物顾庭宣和沈律言认识多年,倒也还算了解他也没见沈律言对除了江岁宁之外的女人有过真心沈律言......

第11章

沈律言没听她的话,叫来了管家,让司机把车开了出来。

江稚攥着他的袖口,强行打起精神,“真的不用去医院,我好像是来例假了。

沈律言沉思了半晌,“我怎么记得不是这几天。

尽管是契约婚姻。

但他们并不是表面夫妻。

沈律言是个正常的男人,有正常的需求。

他并不好满足,有几次不巧碰上了她的生理期。

江稚没想到他的记性这么好,她微微撇开脸,不敢直视他撒谎。

“这两个月都不太准。

沈律言嗯了嗯,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体温倒是正常。

江稚被他抱进主卧,她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小腹这阵疼痛逐渐减缓,让她舒服了许多。

沈律言从医药箱里翻出止疼药,递给了她,“吃点药再睡。

江稚怔怔接过止疼药,望着药片心不在焉。

平心而论,沈律言温柔的时候确实很温柔。

冷静、克制、还很体贴。

过了会儿,男人又给她递了杯温水。

江稚握住水杯,低声和他说了声谢谢。

可是她现在不敢乱吃药。

毕竟还怀着孩子。

沈律言揭开衬衫的纽扣,边扫了眼她“怎么不吃?

江稚随便找了个借口“现在好点了,医生说最好不要吃止疼药,时间长了会产生依赖性。

沈律言没再细问,去浴室洗了个澡。

他的手机随手放在床头。

江稚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掌心默默贴紧的小腹。

这个孩子还不到两个月,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江稚想到周末约好的手术,心底不寒而栗。

可是除了自己去做手术,没有更好的办法。

她垂着脸,低声对肚子的孩子说了两声对不起。

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屏幕闪着亮光。

江稚被铃声惊醒,匆匆回过神来,她捏着他的手机,看清了手机屏幕上的来电备注

——岁宁。

江稚想当故事里的恶毒女配,接起电话故意对女主角耀武扬威,炫耀她的丈夫此时此刻正在浴室里洗澡。

江稚没有接,也没有挂。

静静听着铃声中断。

她的记忆被这通电话拉回很多年之前。

她被警察救出来的时候,奄奄一息。

在医院里住了三个月,严重的耳膜穿孔,让她的听力出现了问题。

几乎有很长一段时间。

她听不清别人对她说什么。

她只想知道那个和他一起被绑架的男孩,是不是也安然无恙。

可是没有人肯告诉她。

三个月后,江稚出院被江北山接回家中,然后又送到以前的老宅子里,任由她自生自灭。

她在教室门口,看见沈律言在等江岁宁。

十六七岁的少年,比骄阳灿烂。

两个班级的同学,同时间在起哄。

江稚原本还想跑上前去问问他,还好吗?那些外伤严不严重?

可是看见沈律言和江岁宁并肩走在一起的画面,看见他歪着头宠溺和江岁宁说话的样子。

江稚动都动不了。

江岁宁的书包挂着她那个破旧的挂坠玩偶,玩偶缺了个眼珠。

被绑架的那段暗无天光的日子。

沈律言的眼睛被绑匪用黑布蒙了起来,她被捆紧了手腕,没有办法帮他摘掉黑布。

她把自己随身的挂坠塞给了他,“这是我最喜欢的玩偶,他是我的幸运娃娃,你抱着他就不会死了。

男孩趴在地上咳嗽了几声,咳出来的都是血。

他伸手摸了摸玩偶,笑了起来,“还是个独眼怪。

江稚脸红了红,不好意思的承认“是缺了个眼睛啦。

他那时快被打死了。

江稚觉得自己一直都很胆小,那天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勇气。

扑在他身上,鞭子抽上来真的很疼。

她被打的几乎失去了意识。

昏过去之前还想等得救之后,一定要缠着他不放。

他没有问过她的名字。

她也只说过自己姓江。

那个独眼怪玩偶。

成了沈律言和江岁宁之间,丘比特手里的那根箭。

江稚在江岁宁提起这件事的时候。

江岁宁一点都不慌张,对她笑了笑“那你去告诉他好了,妹妹,他会信吗?

认错了人。

爱错了人。

会信吗?

沈律言不会相信。

*

浴室的水声渐渐停了。

江稚望着从赤着上身走出来的男人,指了指他的手机,“有你的电话。

沈律言哑着嗓音嗯了声,发梢渗着水珠,他随口问“谁的?

江稚说“江岁宁的。

《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