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儒道:我是修行全才

>

儒道:我是修行全才

妖百百 著

儒道:我是修行全才 奇幻玄幻 妖百百 林画

小说《儒道:我是修行全才》是作者“妖百百”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林画妖百百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安康街被散发着各色光晕的灯笼点亮,人们几乎人手一个花灯,欢声笑语。孩童手中提着小巧的灯笼,四处乱窜,欢喜不已。少女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着哪家的花灯做得最好。一处处摊贩前,亦有衣着儒雅的才子皱着眉沉思谜底...

来源:fqxs   主角: 林画妖百百   更新: 2023-01-07 00: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儒道:我是修行全才》非常感兴趣,作者“妖百百”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林画妖百百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曲倦灯残,星星散去清晨,卯时一刻,天蒙蒙亮庆元县县令崔明从家门出来,正朝县衙走着衙内有提供给官员的住所,不过基本有点家底的官员都会自己在外购置房屋“崔大人早!”两名小吏瞧见崔明,赶忙过来打招呼崔县令为人谦和正直,对待下属和治下百姓都十分和善,颇受庆元县百姓爱戴,衙门的小吏们也都乐得与他打好关系三人闲聊着,不紧不慢地往县衙走转过街角却是发现,县衙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耳边传来阵阵鼓声,是...

第5章 臭乞丐不得出城

庆元县,安康街。

踏入这里,林画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前世,他似乎在逛一场古装主题的灯会。

沿街摆满小摊贩的摊位,木头支起的架子上挂满写上灯谜的各式灯笼。有官府制作的宫灯、用竹条编制的竹灯,还有纱灯、木灯,有扁圆的、有多角的,或悬于屋檐,或挂在树梢。

安康街被散发着各色光晕的灯笼点亮,人们几乎人手一个花灯,欢声笑语。

孩童手中提着小巧的灯笼,四处乱窜,欢喜不已。少女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着哪家的花灯做得最好。一处处摊贩前,亦有衣着儒雅的才子皱着眉沉思谜底。

眼前的一幕幕,令刚从生死危机中逃离的林画只觉恍若隔世。他走在人群中,与欢乐的人们格格不入。那阴暗窄巷与安康街离得不远,同一片天地,却仿佛两个世界。

林画看得走神,不小心打翻了路边摊贩的一盏灯笼。

“嘿,你个小乞丐,走路看着点!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

林画回神望去,是一个身形矮小的男子,他的眉毛很短,斜眼,给人一种狡猾奸诈的感觉。

“抱歉,走神了!林画俯身将那个八角花灯扶起,这花灯品相一般,做得不规整,像是个残次品,里面的蜡烛没有点燃,也幸好如此,否则这一下可能便烧起来了。

“嗨,别碰别碰,你这小乞丐怎么那么不懂事?你的手那么脏,弄脏了我的花灯我还怎么卖?那男子急忙喊着。

但叫晚了,林画已经将那灯笼放好。他面色不好看,毕竟他可不是真的小乞丐,被人这样侮辱,心里有些不悦。不过,他没说什么,转身准备离开。

“别走别走!那小摊贩急急忙忙从摊位后面绕过来,拿起那花灯左瞧瞧右看看。

林画面色难看,语气不善道“弄脏了吗?你想怎样?

“当然弄脏了!这灯笼只怕是卖不出去了!

林画心中恼火,刚想嘲讽两句,讽刺对方的灯笼卖不出去是因为做得难看。

但那小摊贩话锋一转,嘿嘿笑道“卖不出去了就只能送你了!嘿嘿!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火折子,将花灯里的蜡烛点亮,递到林画手中道“春木节安康,小乞丐!

林画愣愣接过那花灯,暖黄的光晕照在他脸上,花灯的薄纸上书安康二字。此刻,林画只觉这花灯如此美丽,这点点烛火如此明亮温暖。

“谢谢你,春木节安康!林画低声道了句谢,提着花灯慢慢走入人群。

摊主觉着这小乞丐跟别的乞丐有些不一样,但又说不上来,耸耸肩不再多想。

林画并未走远,他在远处看着这边。

这小贩虽然在极力吆喝推销,但他的花灯质量确实差些,人们走走看看,也就转到别家了。

林画饶了一圈回去,从段文斌的钱袋中摸出两粒碎银,悄悄扔了过去。

小贩忽然踩到碎银,感觉咯脚,低头一瞧,顿时喜上眉梢。左右看看,发现没人看他才赶忙捡起,一脸兴奋。

林画笑笑,口中喃喃一声“好人有好报!

提着花灯,朝着小乞丐记忆中北城门的方向走去。

庆元县虽无宵禁,但到了晚上,其余城门都会被关闭,只有北城门可以出入,林画要离开,自然只能从那里。

安康街是主街道,顺着安康街一直走,不多时,林画已经瞧见了同样挂着灯笼的城墙。

城墙约莫丈许高,上方有一座小小的城楼。

城门口,有不少官兵把守。

林画靠近城门,隐约感觉不对劲。今晚的城门口,士兵是不是太多了些?而且,对出城的人排查得十分严厉。

须知,如今天下虽然不算太平,有匪寇盗贼,也有妖族不时出现在人族地界作乱。但在庆元县这种县城,有官府军队把守,相对是比较安全的。这也使得,平时守城门的官兵懒懒散散,都是随意检查一下便放行。

而现在,又是询问去处,又是动手搜身的,较之以往,简直,像是在搜查什么犯人!

‘难不成,段家已经发现段文斌死了?是那个阿肆?’

林画面色不好看,但也没有后悔,后悔是最没有用的情绪,有这功夫不如想想如何补救。

他将手里花灯中的蜡烛吹灭,身形躲到一处阴影中。他还不敢确定是不是已经被发现了,准备再观察一阵。

“臭乞丐今晚不能出去!快滚!

一名官兵粗暴地推搡着出城队伍中一个衣着破烂的乞丐后退,那乞丐是个瘸子,被一下推倒在地。

乞丐不敢多说什么,连忙从地上爬起,低着头一瘸一拐地逃开。

看到这,林画不再心存侥幸。只是心底很奇怪,阿肆应该没有看到他才对,怎么会专门针对乞丐呢?他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他瞥了一眼城墙,摇摇头,觉得自己翻不出去。他的右臂和肋骨还是断的,虽然被神奇丹药暂时止痛,但还用不上劲。而且,难保不会有人巡逻。

这时,林画看到城楼上似乎有人影,眼中红芒闪动,他仔细看去。

只见一名身着蓝色短衫的男子正跟一位穿着盔甲的官兵说着什么,还对着下方城门口那个一瘸一拐的乞丐指指点点。

林画眼神幽幽,悄悄后退,隐没在黑暗中。

他没再回到安康街,而是在黑暗的小巷里左拐右拐。

不多时,他来到庆元县内的临苏河边上。这里是临苏河下游,平时没什么人来。

他环视一圈,看到河边一棵歪斜垂柳,翠绿柳枝垂到水中,荡起涟漪。

林画从本就破烂的袍子上撕下一块碎布,将染血的簪子包在里面。他想了想,又撕下一块布,将两个钱袋和几张银票包在里面,只在身上留了几块碎银。随即在歪斜垂柳边上挖了个土坑,将两个布包埋在里面。

他将簪子藏起来,一是为了消除证据。他留在现场的木刺,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经不起验证。

只要那傅小姐家人不傻,到时候咬死了不是她杀的人,没有这关键证据,再有傅黎雪的父亲运作,应该能保下傅黎雪了!

其二,其实也是为自己加一层保险。城门的一幕让他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

洒了些干燥的土,铺了层野草做掩饰,林画心中稍安。沿河往上游走着,欣赏起了夜景。

最终,他在河岸一家医馆面前停下,医馆牌匾上书胡氏医馆四个大字。左右各悬挂灯笼一盏,左边灯笼上写悬壶济世,右边写妙手回春。

已是夜里,医馆的门半掩着,内有暖光照出。林画轻叩门扉,低声喊了一句“胡大夫?

“是小乞丐吧?进来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林画依言进入馆内,顺手将门掩上。

屋内,淡淡的药材香气萦绕鼻尖,一排药柜前,一位穿素色绸缎袍子的老者正躺在一个躺椅上,前边摆着个小火炉,他白发白须,慈眉善目,瞧见林画进去,先是一笑,但看到他头上的血迹很快又不由皱眉“又被人打了?

林画讪笑着点点头,他不想牵连胡大夫,所以不打算告诉他实情。

“过来我瞧瞧。

林画乖乖上前,搬了个小马扎在胡大夫边上坐下,胡大夫开始检查他的伤势。

时间已近亥时,安康街和民乐街热闹的人群散了不少。

未名巷子内。

“嘶,疼死老子了,哪个杀千刀的敢偷袭老子?

痛苦的呻吟在巷子内响起,阿肆从地上爬起,手一摸后脑,还摸到几缕血丝,顿时又疼又气。

“不对,少爷呢?少爷?少爷?阿肆忽然想起自己今晚是出来干嘛的,赶忙朝着巷子深处跑去。

待进了胡同,借着月光,阿肆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那锦袍上,有点点殷红,似乎,是血!

“少爷?少爷?

阿肆慌神了,他连滚带爬来到近前,看清了尸体的样貌,以及背上那一抹刺眼的嫣红。

“少爷!不!你怎么能死呢少爷?你可是九品武者啊少爷,你怎么会死?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少爷!

阿肆瘫软在地,痛哭流涕起来。他跟着文斌少爷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颇深。当然最主要的是,少爷死了,他这个被家主安排跟在少爷身边保护少爷的仆人会怎么样?

答案,似乎显而易见了。

但阿肆不敢逃跑,他的老婆孩子都在段家,他跑了,家主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家主,对,得赶紧把事情报告给家主!阿肆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和鼻涕,扛起段文斌的尸体准备走,这时,他忽然瞥见地上那根沾满血迹的木刺,赶忙捡起,匆匆扛着尸体往段家去。

阿肆一路不敢停歇,还没到段府,离了老远就放声哭喊起来。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少爷被人杀了!

段府的门房听到叫喊,慌忙跑出来,一见阿肆扛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往回跑,顿时魂都差点吓没,急忙去通报。

阿肆才到段府门口,段兴旺和他的妻子陈氏已经跑出,陈氏的绣花金丝袖口上满是茶渍。

两人到门口看清阿肆放下的那人,陈氏一下便扑到了段文斌的尸体上,尖叫痛苦一声“我的儿啊!

身材高大的段兴旺面色阴沉,一把揪起阿肆冲他怒吼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他娘的今天说不清楚,老子活剐了你!

阿肆吓得腿一软,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啊!是,是傅家傅黎雪,是她杀了少爷!

随即,他将今晚发生的事通通说了一遍,连段文斌在灯会上摸了几个女孩的屁股都说得清清楚楚。

“小人不知被什么人偷袭打晕了过去,等小人醒来,便看到……阿肆说到这,他将那木刺取出,抽泣了一下,“便看到少爷已经被人杀了!边上只留下这木刺!

“老爷,小的知错,小的知错啊!只求老爷能饶了小的一家!

“你是说,傅黎雪用这木棍杀了文斌?段兴旺拿过染血的木刺,声音冰寒。

阿肆听出段兴旺语气不对,赶忙磕头道“小的不知啊,只是少爷的尸体边只有这一根木刺啊!

“混账!文斌乃是九品武者,已经练就铜皮,仅凭一根木刺怎可能杀死他?段兴旺声如炸雷,怒不可遏。

“小的不知啊!阿肆脑门已经满是血迹,但他还在咣咣咣地猛磕头。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莫名其妙晕过去,等他醒来,少爷已经死了。

“老爷,不管怎么样,都跟傅家那个小贱人脱不了干系!我要她给文斌陪葬!陈氏悲痛万分,她最疼爱的孩子死了,她的心仿佛被刀绞一般。

“呼……

段兴旺重重呼出一口气,看了一眼儿子的尸体,眼中满是哀伤。

段文斌看向阿肆,他很想一脚踹死这个狗奴才,但他不能,阿肆是唯一人证,段兴旺需要留着他指控傅黎雪。

“来人!将少爷的尸体收殓!段兴旺闭上眼睛,再度睁开,已是双眼通红,“明日一早,抬到衙门,击鼓,伸冤!我要让傅家给我儿陪葬!

……

胡氏医馆。

林画头上、右臂上缠着绷带,脏兮兮袍子已经被脱下,他的身体上也裹了一圈杀纱布,左手捧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满脸不情愿地往嘴里面灌。

“胡大夫,您怎么不去逛灯会呢?外面可漂亮了!林画见老人烤着火炉发呆,找了个话茬。

老者哈哈笑了两声,“那都是年轻人和小孩子去逛的了,老夫年纪大了,也走不动!

林画一口喝完药,笑嘻嘻道“哪能啊,我看您身体好着呢,少说得再活几十年呢!

“嘿,你这小乞丐,今天还挺会说话,那就借你吉言咯!哈哈哈!胡大夫大笑道。

林画嘿嘿笑着,从炉子边拿起火折子,将自己带来的那个八角花灯点亮,递到胡大夫身前,献宝似的笑道“看,胡大夫,我给你带的花灯!

胡大夫接过看了看,笑骂道“你这臭小子,这花灯做的这么差,莫不是你在路边捡别人不要的吧?

林画不满叫道“哪有,你可不能冤枉好人!

“好好好,哈哈哈,那就多谢你的好意了!胡大夫哈哈大笑着将花灯放到一旁,眼中的欢喜是掩饰不住的。

似乎也来了兴致,胡大夫和林画围着火炉,一老一少聊起了不少趣事,有大陆的神仙传闻,有县里面的妖怪传说。

“胡大夫,世上真的有妖族吗?林画好奇道。

“当然,晋国北方的镇北军就是在防备妖族!

“妖族都长啥样?会吃人不?

“妖族啊,说到妖族,胡大夫目露追忆,“当年宁阳郡大水,有妖物顺着河水袭来,凶神恶煞,尖牙利齿,恐怖得不行。有的妖族体长数十丈,吃起人来,一口一个啊!我的兄长当年为了保护我,就被一头恶蛟吞了!

说着说着,老者浑浊的眼睛都有些湿润。

林画握住他的手,轻声安慰道“胡大夫,别伤心了!你放心,等我以后强大了,一定去砍一头恶蛟回来帮你报仇!

“哈哈哈,你个小乞丐,还砍什么恶蛟,你别被吓得尿裤子就不错咯!听到林画狂妄之语,胡大夫顿觉好笑。

“别瞧不起人啊!说不定哪天我运气好呢?你有没有孙女什么的,到时候你还要让我做你孙女婿呢!

“啧,还想娶我孙女?你个小乞丐野心不小,哈哈哈,那就等你的好消息!哈哈哈!

……

许是正值佳节,心情不错的缘故,胡大夫谈兴很高,与林画聊到深夜方才回里屋睡下。

他让林画便在此住下,明日再走,林画点头称是。

“小乞丐啊,以后多长点眼,少招惹人!实在不小心惹恼了,大不了跪下磕几个头,小命要紧!老头子年岁大了,救不了你几年咯!

胡大夫沙哑的声音从里屋传出,说完话便沉沉睡去。

林画默默点头,没有作声。

早春时节,夜晚的风中依旧带着一丝凉意,这屋内烧着火炉,让人暖洋洋的。

他将怀里的几粒碎银全放在躺椅上,套上破烂长袍,离了医馆。

《儒道:我是修行全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