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炮灰咸鱼漫漫翻身路

>

炮灰咸鱼漫漫翻身路

玉阳山的杜芊芊 著

冀渊 古代言情 柳若卿 炮灰咸鱼漫漫翻身路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炮灰咸鱼漫漫翻身路》,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精彩片段:每穿过一个院子,都会有石雕浮雕壁,上面雕刻着吉祥如意有关的图案。走到汉白玉石门前,仆人五步一个,排列整齐,低头垂腰。抬头匾额写着“奕世其昌”,里面坐着一中年朝服男子,似乎刚下朝,若是再年轻一些也算是清秀俊朗的模样,眼神神采奕奕,与脸上这褶子极不相称。右边的黛香夫人朱钗满头,衣着华贵,黑玄色交织,仿佛...

来源:fqxs   主角: 冀渊柳若卿   更新: 2023-01-07 02: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冀渊柳若卿是古代言情《炮灰咸鱼漫漫翻身路》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冀渊坐在梵楼,望着远处公西伯的徒弟百里长若有所思,女子背影似乎眼熟,未曾细究“好!!赏!”楼下白衣公子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小侯爷似乎是首选若是能成为他的贴身侍卫,便可光明正大进皇宫,冀渊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颜修:“公子,在这城内也有半月了,那些杀手未曾出现,是否意味着安全了?”冀渊:“嗯,有长进……”颜修:“百里长来京城做什么?”冀渊:“不知,他的师兄我倒是见过几面,颇有谋略”颜修:“若是...

第3章 宰相大人 与 百里

宰相府大门口有两尊巨大的石雕狮子蹲在雕花的石座上,左雄右雌,雕刻极为精美,威武雄健,栩栩如生的一个真狮子。

屋脊上面的精美砖雕,像绽放放的莲花,仿佛伸手即可摘下。

房子里的石雕边框窗户,花类、字类、及各种代表吉祥如意的浮雕壁图。形状有菱形、扇形、桃形、石榴形、方形、六角形等,窗口的砖雕刻着蝙蝠、鱼、磐花纹,取福庆有余之意,雕琢精细。

每穿过一个院子,都会有石雕浮雕壁,上面雕刻着吉祥如意有关的图案。

走到汉白玉石门前,仆人五步一个,排列整齐,低头垂腰。

抬头匾额写着“奕世其昌,里面坐着一中年朝服男子,似乎刚下朝,若是再年轻一些也算是清秀俊朗的模样,眼神神采奕奕,与脸上这褶子极不相称。

右边的黛香夫人朱钗满头,衣着华贵,黑玄色交织,仿佛在宣誓她才是这府邸之主,若昭在一旁坐着。

与梦中记忆里的阿爹似乎宽了不少。

“见过阿爹!柳若卿行礼。宰相很久没见着自己的女儿,如今出落的越来越像先妻,眉眼不施粉黛而颜色如山间的灵鸟,丹唇列素齿,灵动眼珠衬着鹅蛋脸。

黛香夫人,低头品茶,“今日夫君的长女也有二十,若是再拖下去,怕也要成老姑娘,夫君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黛香夫人想着发放这女子在外地,眼不见心为静,这丫头也算命硬遇上公西伯被收为徒弟,这些年也算省心,如今嫁女免不了一顿操持,还要陪一箩筐嫁妆,这买卖怎么都不划算,奈何老爷就这三女儿,作为筹码也要物尽其用。

“若卿心属聃章,这婚事可成。柳如士说罢看向黛香夫人。

“阿爹说什么,女儿听从就是。柳若卿低头应承,迟早要过嫁人这一关,与其捉摸不定,不如先找准目标出击。

“爹爹,聃章哥哥可是我的人。若昭气得跺脚,直接拉着黛香夫人的衣袖撒娇。

“阿昭天人之姿,何等娇贵,唯有皇族才能配上我阿昭,莫使性子,不听为娘言,迟早有你吃亏的时候。这夫人倒也不忌讳,当着柳若卿的面说出来。

“半月后宫宴,各府公爵候都会在,到时候哪家的贵公子不都是随阿昭挑选,柳如士说道,“若卿你也一同去罢,说完一旁的小厮送过来一套衣裙。

“母亲,阿爹这样不是丢了女儿的脸面吗?若昭撒娇道。

“她毕竟是你长姐,小时候世嘉夫人都是见过的。这次宴请明确要求各家女拳必须参加,名帖上的名字一清二楚,皇后不知做的何打算。

“你与姐姐也有许久未见,这次也可好好叙旧,到时阿昭只管坐在娘亲身旁即可。黛香夫人摸着柳若昭玉指,想起了嫁入太子府的长女柳若涵。

“今日退下吧,这几日好好学一些宫规礼仪,每日辰时到朝书院学习。柳如士道。

“是!柳若卿行礼退出后,心想不罚跪了么。

“等会!就这么便宜走了?若昭站出来,“阿爹,她今日推我,害我摔在地上,现在还疼呢,阿昭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若卿,可有此事,柳如世的脸色忽变,说着便招呼着阿昭过去,看着手上的淤青满眼心疼,没有几日怕是消不了。

“…是。柳若卿本想解释,看着眼前融洽的三人,瞬间想呕吐。

“带小姐下去,罚跪祠堂一夜。柳如士说道。

“不用,我自己会走!柳若卿恶心的离开了大厅,出院子就后悔了,这祠堂在哪边?

“小姐,这边走。小厮走过来,接过了衣物,带路走到后院一处僻静的院子。

“小姐,里面是禁地,小的无法进去,这衣物我替小姐送过去,小姐可还有什么吩咐?小厮说道。

“你叫什么?

“小的何四。

“辛苦何小哥一趟。

何四一跪,“哎呦,小姐莫折煞小的,这可不能胡乱说。

柳若卿想着这规矩森严,称小哥确实不妥,“你去罢,我在渝州习惯了,莫介意。

何四端着衣物,胸中却又一丝暖意,这小姐不太一样,怪不得老爷藏在后院不让人靠近。

柳若卿走进去,望着这一座座牌位,点燃了蜡烛,便跪下,“各位柳氏神灵,我本不是你们第八代的柳若卿,误打误撞来了这世界,若是各位在天有灵,请庇佑这位小姐早日魂归,我也好回到原来的世界,我给你们烧纸了,各位大人不计小人过,若是有什么做不好的,不要介意。

说罢便在一旁灰钵里烧了些纸,一阵风吹过,大厅清静又阴冷,令人寒毛直竖。

“各路神灵,小女无意打扰,还请原谅庇佑!

风停了,蜡烛又恢复的往常。

半夜时,头顶传来脚步声,柳若卿汗毛直竖,手表根本没有什么武器,加上跪的太久,腿已经麻了,回头看看院内无人,换了姿势坐下来,揉揉腿,捏捏腰。

背后忽而一掌,直接晕倒

“不要吧……柳若卿内心是崩溃的。

醒来,并没有想象的捆绑劫匪,而是躺在一个香软的床榻上,

“阿卿,我们等你这么久,没想到那老头居然让你跪祠堂,太可恶了。床榻穿白素麻衣男子一边哭一边抹着眼泪。

“你是谁?柳若卿看着眼前这位头戴布帽的桃花眼小伙。

“阿卿,你居然不认识我了?那天是你说辰时,我们过了午时都没见你掉下来,若不是我绑了你,你是不是不认我们了?

“额,什么意思?

小伙转过头,“阿瞒,阿卿怎么了?

被叫阿瞒的黑衣男子耸耸肩,嘴巴一撇,“我照办了,欠我二两!

“我掉下来,脑袋受伤,有些事记不住了……看着眼前无恶意的男子,柳若卿坦白道。

“失忆?床边的桃花眼踉跄的往后一倒,“阿卿,不要开玩笑,我不喜欢玩笑!

“是真的,不记得,你们是谁?柳若卿再次说到。

阿瞒手杵下巴,望着阿卿,“说来也怪,以前阿卿罚跪祠堂从来不会戴这个?说罢便从胸口拿出了柳若卿的护膝垫。

“是你绑架的我?柳若卿问到,

“绑架?说好听点,解救!好不,大小姐!阿瞒满脸的不乐意。

桃花眼一脸得不可置信,凑过来,看看眼睛,又看看鼻子,牙口,再探探脉,“淤血已经慢慢清除了,怎么还会失忆呢,这种遭雷劈的几率阿卿你也能碰到。说完又不可置信的摇摇头。

“这里是药房?柳若卿闻着这浓郁的中药味。

“是大师兄的药房……阿卿你若是失忆了,这铺子谁来管?桃花眼说道。

“什么意思,你还未告诉我你叫什么?柳若卿说完下了床,走到门口回头道。

“我是百里长,他是百里瞒,阿卿,我是你百里哥哥,你这一忘,把我俩的情意都忘得一干二净了。百里长幽怨说道。

“你不是,若你是我情郎绑人的应该是你,你的武功在阿瞒之上。柳若卿说道。

“阿卿,你怎知?百里突然严肃道。

“你手茧比阿瞒的还厚,手碰在我脸上,那股热气比阿瞒还大,若你是我情郎,你的眼泪不会这么假,若我没猜错,我是你的摇钱树,阿瞒轻功了得,你的剑术超群,你们伪装在这城里成了大夫,而我就是这里取代师兄的大夫。

俩人眼睛透出惊讶,“阿卿,脑袋摔了一下,怎么变得如此聪慧?百里长说道。

“我记忆还未恢复,很多事情只能片面的想起,你若有灵丹妙药赶紧治好我这脑子。柳若卿想着,若真治好了,说不定原主人的魂魄归位,她便能离开这虚幻世界。

“可除了师兄只有你的医术最高呀,尤其是易容术,你不会都忘了吧,那该怎么执行任务!

三人沉默。

“你们此刻不是应该关心我何时能康复,而不是那些任务吧?柳若卿有些郁恼,作为队友这时候是不是坑爹了些。

“师兄已经被东川皇室带走,月余未归,此刻生死未卜….

“他很重要?柳若卿道,

“你说呢,小时候你的零嘴玩耍不都是师兄给的吗,你……算了,失忆了,也不能怪你!

“半月后我会去皇宫赴宴,师兄长什么样?柳若卿道。

……阿瞒走到桌边,画了起来,半刻钟后,一个奇丑无比的男子跃然于纸上。

“阿瞒,你不会做画就不要做了,师兄随手会带着玉笛。若是他还安全的话,若是不安全那也算不准会是镣铐。百里长说道。

“为何抓走他?

“不知,内亭卫将军,说是来请,把院子里里外外围了三层,之后便一个月没了消息。阿瞒说道。

“师兄应该无事,真有事这里早就被封了,怕是被哪个公主看上了,做了面首。柳若卿低头说道。

俩人镇惊,“阿卿,你何时能这么瞎编了?

“第一,我听明玉说过,师兄是个才华横溢气质绝佳之人,又是游历九川之人,这样的人定是九州出名,自然是甚的女子们的欢心,若是遇上痴心妄想的公主师兄不愿就只能强取,第二,你说的是内亭卫将军,内亭卫将军护卫的是皇宫,若是皇帝有请,自然有游说大臣门出面,这次出动的是将军,那自然就是皇宫内有权,却又不能和大臣门私交的人,这样的只有皇帝的后宫,后宫不能干政,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宰相府今日告知我半月后参加宫廷宴,所有女眷都在,那肯定就是大型的相亲联姻会,所以宗上所叙,师兄无事。

掌声响起,“阿卿,你这一摔,把脑子里的水都挤出来!百里长损人作风依旧。

“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话,今日绑我来就为了这事,带我去院子走走,这一掌劈的我脖子都崴到了柳若卿扭了扭头,走出了院子。

院子里晒满了各种中草药,大部分是比较普通治疗风寒风热清热解毒跌打损伤的药材,柳若卿左看看又看看,

“阿卿你认得这些药材?

“认得部分,阿卿前世就是临床专业。

“阿瞒,以后不要再劈我可,这脖子难受,柳若卿说道。

“嗯,下次,直接下迷魂药,这样效果好,又省力!阿瞒仰头望着天边的日出道。

“我这样出来,宰相府不会追究?

“我会易容术,若不是那日师兄我化成柳如士模样,到府衙下令寻你,估计早就被野兽吃了。

“你为什么不来寻我?

“我寻了呀,你以为你是怎么醒的?那日救你后,没多久府衙的人过来,跟在你们身后许久,待你安全了,我也回这药房,只是半月未曾有你的消息,实在是气恼,哪晓得你失忆了。

“我为何坠崖?柳若卿问到。

《炮灰咸鱼漫漫翻身路》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