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在散架边缘反复横跳

>

在散架边缘反复横跳

五十岚小仙君吖 著

傅祤 古代言情 在散架边缘反复横跳 柳阿疁

热门小说《在散架边缘反复横跳》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柳阿疁傅祤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五十岚小仙君吖”,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只要小公子告诉我们,你喜欢的是谁,我们都能给你找来,并且让她爱上你。”阿疁面色红润,一想到他就忍不住开心。“我喜欢,喜欢……”他叫什么来着,那个大腹便便的人好像叫他傅公子。“我喜欢傅公子……”“什么,傅公子?”“嗯嗯,我喜欢他...

来源:fqxs   主角: 柳阿疁傅祤   更新: 2023-01-07 05: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在散架边缘反复横跳》,这是“五十岚小仙君吖”写的,人物柳阿疁傅祤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只要小公子告诉我们,你喜欢的是谁,我们都能给你找来,并且让她爱上你。”阿疁面色红润,一想到他就忍不住开心。“我喜欢,喜欢……”他叫什么来着,那个大腹便便的人好像叫他傅公子。“我喜欢傅公子……”“什么,傅公子?”“嗯嗯,我喜欢他...

第3章 该死

老鸨眯起眸子,没人说这傻子会武啊?要是会武还是被扛到闻香院卖掉吗?

许是不过一介莽夫。

随即老鸨对那侍女使了使眼神,侍女上前一步“小公子,待在这里,我们会让她喜欢你的。

一提到他,阿疁脸色瞬间冬转春“真的吗真的吗,他会喜欢我吗?

他就像是阿疁的突破口。

老鸨赞赏地看了眼侍女,来到阿疁身侧,牵起阿疁轻薄的衣袖就往里屋走。

“只要小公子告诉我们,你喜欢的是谁,我们都能给你找来,并且让她爱上你。

阿疁面色红润,一想到他就忍不住开心。

“我喜欢,喜欢……他叫什么来着,那个大腹便便的人好像叫他傅公子。

“我喜欢傅公子……

“什么,傅公子?

“嗯嗯,我喜欢他。阿疁真诚且肯定地点了点头。

老鸨捏着帕子的手莫名一紧。

她倒不是惊讶这傻子竟然是龙阳之好,龙阳之好在闻香院多了去了。

只是谁不知道这傅公子乃南昌国首富之子,不善经商却爱好经商,但不影响人家地位身价在那里摆着。

听说这段时间来了玉城,暂住江府。

这傻子喜欢傅公子?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人她们找不来,但是这傻子必须留在闻香院。

“好,小公子这几天先住在这里吧,你想必也知道傅公子整日忙着生意,要找他来见你,必然会费些时日。

阿疁有点小小的失落,不过很快就振奋起来,没关系,只要可以见到他,过程不重要。

“对了,小公子可有名字?傻子会有名字吗?没有的话还得费心思给他编一个。

“唤我阿疁即可。

我叫阿疁。

他是我的夫君,他一定是我的夫君,他只会是我的夫君!

不过,他是谁?

对,是他。

而后阿疁呆呆的任由下人领到了一处院子,未经允许不准跨出房门。

虽然阿疁不喜欢被独独关在一处,但是那个老太婆答应了阿疁,要带他过来,还会喜欢自己。

阿疁主动去找只会被嫌弃,阿疁对此很犯愁,所以阿疁要先听老太婆的话。

连着过了几日。

“阿疁,这是今日的饭菜。一如既往地有奴仆送来了今日的晚餐餐食,吃完把盘子放在门口就行。

“好的,谢谢。阿疁来到门口拿过饭盒,一脚把门给踹关上了。

下人把饭送到便走了,并不觉得阿疁踹门很无礼,见多了腌臜的事情,踹门一个小小举动而已,这也不算什么。

阿疁从半掩的小窗里看到那小厮走出了院子,这才端起饭菜倒进了里屋的木箱子里。

过了一刻钟,这才半推半掩地把门推开一个缝隙,刚好足以塞出去饭盒。

阿疁心里清楚,他们会按时来收盘子的。

阿疁很乖,乖乖地从晚上等到早上,从早上等到傍晚,等了一天,两天,三天,在这期间没有跟任何人发生矛盾,可是为什么他还不来?

该死的老太婆不是答应过他吗?

阿疁不解,且不开心。

只是阿疁不知道的是,闻香院已经在大肆H价拍卖他的初夜了。

——

“辛姨,咱这也没瞧过,价格定那么高,要是亏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啊。

辛姨,也就是闻香院的老板娘,那位风韵犹存的老鸨。

年轻男子紧紧挽着辛姨的腰,另一只手也不闲着,猥琐的嘴一刻也没停过,吧吧唧唧个不停。

“陈公子这说的什么话,奴家院里的个个都是绝色,贵自然有贵的道理~若是不满意,大可原封不动地“退货~辛姨说完,也接着忙了起来。

那名唤阿疁的男子一瞧就是脑子有问题的,可惜了那副绝色容貌,要是脑瓜子再聪明点,再由她亲手培训一番,那绝对是玉城第一花魁,稳稳的,啧啧啧,真是可惜了。

不过好也好在他笨,想必客人的要求,他也会一一应下~

莽夫罢了,届时喂点药自然而然也就只能乖乖顺从了。

“哈哈哈哈……那好,本公子这就开个价,到时候辛姨可别让本公子失望啊……

二人同时忙碌。

——

秋季的晚风带来了一丝丝清凉,也带来了院门口几株桂花的芬芳,两个侍女按照要求守在门口,以防阿疁出逃。

“什么东西这么臭?!

一婢女橙雾用力得吸了吸鼻子,似乎是在确认这股味道的真实性,下一秒就忍不住打了个干呕。

晚风伴随着桂花香一阵阵拂过,空气中夹杂着的浓重的胭脂味儿也难掩那股子恶臭。

“好像是屋里传出来的。另一个婢女绿晏神色一凛,屏住鼻息来到门口。

坐在里间的阿疁一愣,有人来了。

是他吗?

不,不是,气息不一样,这不是他身上的味道。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进来的是两个身材高挑侍女,长长的袖子里隐藏着利器,随着门被打开,清风徐来,屋内的味道瞬间放飞自我,更为放肆。

绿晏完全不顾及阿疁还在屋内,大肆的开始翻箱倒柜,寻找着臭味的源头。

阿疁呆呆地盯着那一处。

橙雾瞧见阿疁神色有异,眉头皱得更紧,随即朝绿晏使了使眼色,缓步朝着阿疁目光所至之处走去,那是一个很大的木箱子,每个屋子里面都有那么几个,偶尔装些许杂物。

随着木箱子被打开,一阵恶臭喷涌而出。

橙雾捂住口鼻连连后退,嫌弃的目光如刀一般刺向阿疁。

“傻子,你到底做了什么?!

阿疁眸光低垂,仿佛没听到一般,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

一侧的绿晏唰的一声亮出了手里的短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阿疁身侧,冰凉的利刃卡在阿疁修长的脖颈上。

阿疁眼底闪过一丝杀意,但是面上依旧无辜。

他讨厌被人用刀卡脖子。

“立刻去把箱子扔掉!

她们虽然是婢女,但是在闻香院里,除了辛姨能使唤她们,其余人是连见都没机会见她们一面,屈尊照顾这个傻子,却没想到这傻子这么恶心。

橙雾推开窗户,趴在上面吐的不可开交。

木箱子里蠕动的蛆虫与腐烂得早已看不出原样的饭菜交融在一起,在里面不停地蠕动着。

瞧这也不过两三天,也并非夏季,这傻子竟能搞出这么恶心的东西!

虽说偶尔灭口经常见血的买卖也不是没做过,但刻意的恶心终究会令人反胃。

阿疁没动。

“傻子!去把这个木箱子抬出去,听见没!绿晏怒极。

阿疁没动。

利刃已有几分镶入皮肤,却不见半分血迹,但绿晏一时半会儿气在头上也没怎么注意手上的力度与小小的细节。

趴在窗口的橙雾忍着恶心开口“别弄伤了他,辛姨那边到时候不好交代,还得靠这小子赚钱呢!

阿疁眸光微闪,没动。

“哼!绿晏气呼呼地收回利刃,不好气地踹了阿疁一脚,而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捂着鼻子去移动木箱子。

橙雾见状也连忙上前帮忙。

木箱子对于二人来讲并不重,只是恶心。

阿疁坐在床边,看着裙摆上的脚印微微发着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外面二人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听说已经有人下价了,到时候有这小子好受的……

“可惜了这副好皮囊……

……

老太婆骗了他。

该死,都该死。

……

《在散架边缘反复横跳》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