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再续七侠小小五义

>

再续七侠小小五义

侠圣无名 著

再续七侠小小五义 奇幻玄幻 展骏 柳如雪

小说《再续七侠小小五义》是作者“侠圣无名”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展骏柳如雪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刽子手手起刀落、仰天摔倒!列位说不是人头落地吗?不是。就在刽子手将鬼头刀砍下的一瞬间,一道寒光直奔刽子手的哽嗓咽喉,刽子手“扑通”一声仰面摔倒。展骏急忙纵上监斩台,俯身观看,但见一支飞刀正中刽子手的哽嗓!与此同时就听见喊杀声一片。“夏八姑不要担惊受怕,我来也,兄弟们给我杀...

来源:fqxs   主角: 展骏柳如雪   更新: 2023-01-07 19: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再续七侠小小五义》,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书接上文:展骏、徐良将高天带进死囚牢,夏八姑一看是高天,双眼含泪:“你,你,你怎么来了?”高天一看夏八姑也是泪光闪闪:“八姑,我来救你来了”夏八姑疑惑不解的看着高天身后的展骏和徐良:“高天,这是怎么回事?”高天转身看了一眼展骏和徐良展骏说道:“高老前辈,您和夏老前辈单独聊聊”展骏说完和徐良转身离开高天拉着夏八姑的手说道:“八姑,苦了你了,都怪我走的时间太久,也怪我曾经伤害过你,不然你也不至...

第3章 日月教主怒劫法场、小南圣掌打鲁豪龙

书接上文

上文书说到九天玄狐夏八姑破口大骂“猴崽子们,你们胆敢杀我师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们。

夏八姑自从被老剑圣归不归将腿打断,脾气越来越暴躁,因为行动不便,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威风,一路逃亡都是被别人背着跑。

老少剑侠大破梁山寨,从梁山后寨将夏八姑生擒活捉,随着魔山老母夏玉莲、通鸣、罗霄等人头落地,终于轮到她接受国法的制裁。

监斩官开封府尹颜查散将手中的斩首令一扔“斩。

刽子手手起刀落、仰天摔倒!

列位说不是人头落地吗?不是。

就在刽子手将鬼头刀砍下的一瞬间,一道寒光直奔刽子手的哽嗓咽喉,刽子手“扑通一声仰面摔倒。

展骏急忙纵上监斩台,俯身观看,但见一支飞刀正中刽子手的哽嗓!与此同时就听见喊杀声一片。

“夏八姑不要担惊受怕,我来也,兄弟们给我杀。喊杀声震天!

看热闹的老百姓“呼啦一声四散奔逃、跑的是真快,眨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见一百来人各举刀剑冲向监斩台就和官兵战在一起。

颜查散高声喊道“大胆的毛贼草寇居然敢劫法场,来人,给我拿下。

南剑仙展骏环顾四周,就见一人手中一把柳叶披风刀上下翻飞,官兵纷纷倒地,此人脚尖点地,纵身直奔监斩台,展骏抬手就是一招百步神拳无影掌,此人“哎呀一声从半空跌落,“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鲁大侠,你怎么样?就听一个沧桑沙哑的人说道。

“老前辈,我没事,中了一掌,哇…刚说到这里一口鲜血喷射出来。

“快,来人,给我照顾好你们鲁大侠。

“好的,老前辈。过来四个人将这个鲁大侠搀扶到一边休息。

“百步神拳无影掌,好小子,你是老陶头的什么人?说话之人年龄大概在一百来岁,身穿皂罗袍,一双眼睛直冒寒光!

展骏仔细打量面前的老者,来人是个红脸膛,上宽下窄,花白的胡须飘满前胸,与众不同的是脑门上长了一块肉,展骏微微

一笑“陶老剑客乃是我的恩师!请问阁下是哪一位?您可知道公然劫法场是死罪一条?

老者一阵冷笑“是不是死罪,要看你能不能捉住我,小子,我告诉你,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乃高天是也!

提起高天大家可能并不陌生,高天本来是日月教的教主。在群侠大闹日月教之时曾经施展绝技闪电霹雳掌,一个回合打败邋遢道人司马真和琼源,那也是剑客中的剑客。

后来九天玄狐夏八姑赶到日月教,高天按照夏八姑的要求解散日月教,还答应协助白眉大侠徐良、玉面小达摩白云瑞将卧佛昆仑僧、一气仙孔亮等人绳之以法,可是回头观看卧佛昆仑僧等人早就逃之夭夭!

高天在日月山盛情款待白眉大侠徐良等老少英雄。

徐良、白云瑞还要追查卧佛昆仑僧等人的下落,因此辞别夏八姑和高天,这些书不重复,如果有想了解详情的请关注单田芳老师的龙虎风云会。

高天和夏八姑就定居在日月山,俩人历经千辛万苦沧海桑田,总算是破镜重圆和好如初,这一晃就是十五个春秋。

这十五载夏八姑和高天还真就是和和睦睦,形影不离,过的逍遥自在。但是坐吃山空,之前积攒的银两也所剩无几,这一日高天就对夏八姑说“八姑,我们的积蓄所剩无几,总这么呆着也不是个事,我打算出去做做买卖,你看如何?

夏八姑本来不想让高天去,但是转念一想,在这么呆下去非饿死不可,于是对高天说道“你准备干买卖,杀人放火可不要干了。

高天微微一笑“八姑,我早已金盆洗手,不干打打杀杀的勾当了,现在大宋国泰民安,一片繁荣昌盛,听说丝绸跑商都很赚钱,我想运一批货到大食、天方,肯定能赚大钱。

“大食,天方?这也太远了吧!这一去一回需要多长时间?夏八姑依依不舍的说道。

高天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这一去一回,快则三五个月,慢则一年怎么也回来了。

“时间太久了,我不同意。夏八姑说道。

“八姑,我也不想离开你这么久,但是没有办法啊!你看这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一项不需要银两,我跑一趟远路,够我们好几年的开销了,到时候我天天陪着你,哪都不去。高天耐心的解释着。

夏八姑一想也是,最后长叹一声“好吧,既然如此,你就早去早回,可不要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高天哈哈大笑“我说八姑,我们一起生活十五个春秋,你还不相信我啊!

夏八姑微微一笑,就这样又过了几天高天收拾包裹和夏八姑洒泪相别!

高天这一走就是两个月音讯全无,夏八姑就坐不住了,您想想夏八姑在感情方面受到过欺骗,心里有创伤,这就开始瞎琢磨,高天会不会又跑了,会不会是和我过够了,抛弃我,不回来了,越想越烦,真是心乱如麻,这平静下来的性格又开始暴躁起来。

夏八姑心里劝自己,别瞎想,高天走的时候就说了快则三五个月,慢则一年左右,这刚两个月,一定会回来的,可是一旦有了不好的念头就挥之不去,高天跑了不回来的想法总在脑海中浮现,又过了几天夏八姑实在呆不住了,夏八姑心想我溜达溜达去吧,免得胡思乱想,去哪里呢?想来想去,夏八姑想到了师父夏玉莲。

好久没看见师父了,趁着这机会去看看师父,于是留了一张纸条给高天,意思就是去魔山斗母宫看师父去了。她哪里知道下了日月山这脚就踏入了阴阳界。

夏八姑到了斗母宫看见师父就把高天跑商的事情告诉了夏玉莲,夏玉莲本来也是一个半疯之人,说话也是不着调。

“八姑,这高天可别一去不复返,俗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本来夏八姑就心里犯嘀咕,夏玉莲这么一说,夏八姑心里就更加烦躁不安。

这也是该着出事,万里追魂老魔头彭海带着徒弟拜访魔山老母夏玉莲,彭海的一席话把夏玉莲和夏八姑的无名怒火勾起来,才引出前文一系列的恩恩怨怨!夏玉莲和夏八姑也走了一条不归路,这就叫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万恶的根源就是万里追魂老魔头彭海。

高天跑商赚的是盆满钵满,兴高采烈回到日月山。

高天看见夏八姑留的字条,微微一笑“算算时间自己去了快一年了,也难怪八姑在日月山呆不住,也罢,我去斗母宫接她回来。

高天收拾包裹,下了日月山直奔魔山斗母宫,这一路上高天就听闻江湖上的恩恩怨怨,什么魔山老母夏玉莲血洗冰山北极岛无极观、什么云台擂,什么三教圣人会………高天一听暗叫不好,心想,八姑,你可别出事啊。

高天曾经也是一教之主,虽然解散了日月教,但是江湖上也有朋友,他和蝎子门掌门飞天金蝎裴迪尔有过命的交情。

高天施展陆地飞腾法十二个字的跑功, 膝盖碰前心,脚后跟打屁股蛋 ,“嗖嗖嗖直奔蝎子门,高天通报姓名,裴迪尔亲自迎接出来“高教主,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赶紧里面请,里面请。

“裴贤弟,你就别取笑哥哥了,我早就不是什么教主了,我现在就是一介草民!高天一边说一边跟着裴迪尔走进大厅。

两个人分宾主落座,高天说道“贤弟,我跑商在外,刚刚回到中原,听说这一年武林不太平,可有此事?

裴迪尔口打唉声“老哥哥,你是不知道,哪里是不太平,分明是腥风血雨,这一年发生的事情比十五年都多,是这么…这么…这么回事。裴迪尔就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当然了他知道就是一个大概。

高天听完,呆若木鸡,半响无语!大约一盏茶时辰才缓过这口气,高天说道“这么说来梁山寨已被大宋官兵攻破。

裴迪尔口打唉声“是啊,梁山之战异常惨烈,据说死了好几万人,绿林好汉也是死的死,伤的伤,被活捉的活捉,我们总门掌的大弟子庄三鹰也死于非命。

“啊,你可知道夏八姑如何了?高天迫切的问道。

“据说夏玉莲、罗霄和通鸣都被活捉,至于夏八姑不得而知,不过应该还活着,因为夏八姑早就被老不死的归不归打断了腿,我想她肯定不方便参加战斗。

高天牙齿咬的咯吱吱响,气的咣咣直放屁。

“好啊,夏八姑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开封府的我和你们没完。

“老哥哥,当务之急你还是赶到开封府,说不定还能见到夏八姑嫂子。

“多谢,贤弟,为兄先告辞了。高天说完转身就走。

“老哥哥,且慢,你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这样吧,你等我两天,我安排、安排,召集一些门人弟子和你一起去,你看如何?裴迪尔说道。

高天感动的双眼含泪,一把拉住裴迪尔的双手“贤弟,这是掉脑袋的事,我本有此意,但是没好意思开口相求,没想到你主动提出来帮忙,哥哥感激不尽。

“老哥哥,不瞒你说,江湖上的恩恩怨怨,我不愿意管,你看都打乱套了,我都不掺和,但是老哥哥的事情我不能不管,就凭我们的交情,我岂能袖手旁观!

“贤弟,大恩不言谢,哥哥记在心里。高天说道。

两天后裴迪尔召集了三百来人,这里面包括他的八个徒弟,江湖人称,八大魔君。大徒弟逍遥魔君莫非鸣,二徒弟幻影魔君谭工天,三徒弟狂傲魔君冯八彪,四徒弟铁血魔君封霸山,五徒弟灭天魔君火影子,六徒弟暗幽魔君楚寒冰,七徒弟天龙魔君刘洋溢,八徒弟鬼刀魔君鲁豪龙。八大魔君各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

裴迪尔一声令下,三百多人齐聚东京汴梁,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这一日就到了开封府城外。

高天和裴迪尔一商量,三百多人不能都进城,万一出了事情也好有人接应,因此带了一百来人乔装打扮混进城中。

高天、裴迪尔、八大魔君还有一百多蝎子门弟子陆续混进开封府,城内人山人海,水泄不通,高天一打听,才知道今日开刀问斩,高天赶紧直奔监斩台,可惜来晚了一步,夏玉莲、罗霄、通鸣人头落地,正当刽子手手起刀落砍夏八姑人头,高天情急之下一支飞刀将刽子手打死,然后大喊一声“夏八姑不要担惊受怕,我来也。

鬼刀魔君鲁豪龙是个好战分子,摆开手中刀砍死好几个官兵,鲁豪龙飞身直奔监斩台。鲁豪龙够剑客的身份,可惜时运不济,加上毫无防备,被展骏一掌打的口吐鲜血。

高天勃然大怒晃双掌要大战展骏。

“慢着,先别打,老人家先别打,我有话说。大头鬼房书安将八王爷搀扶到府衙内,其实八王赵德芳啥事没有,这就叫演戏演全套,八王爷那是老戏骨,演技一流,双眼含泪,嚎啕大哭。

“八王爷,您节哀,可别哭坏了龙体。蒋平、房书安这顿劝。

“造孽,造孽,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八王爷一边说一边擦着眼泪,过了一柱香时辰才逐渐止住悲声。

就在这时外面喊杀声震天,大头鬼房书安说道“四爷爷,您照顾八王爷,我去看看,这外面肯定是出事了。房书安快步跑出府衙。

房书安一眼看见高天“老人家,老前辈,先别打,我有话说?

“房书安,你要说什么?你最好闪退一边。高天眼眉都立起来了。

房书安口打唉声“老前辈,想必您是救夏老前辈而来吧!您的心情我非常理解,您和夏老前辈破镜重圆,我非常替你们高兴,可惜啊!夏老前辈犯了大错,打死诸葛遂,又打死无极观无数弟子,还和彭海勾搭连环,勾结大辽试图谋反大宋,我本有意替夏老前辈求情,奈何夏老前辈犯的都是不赦之罪,我也是无能为力!依我之见,您还是走吧!想劫法场谈何容易,别白白牺牲了性命!只要您肯罢手,我替您和颜大人求情,放你们一条生路,您看如何?

“房书安,我感谢你能说出这番话,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不能袖手旁观,我不管夏八姑犯了什么罪,我都要救她,你给我闪退一边。高天毅然决然的说道。

“高天,你赶紧走,你能来救我,我已经心满意足,我们来生有缘,再见,你赶紧走,不要白白牺牲自己的性命。夏八姑感动的热泪盈眶。

“八姑,你放心,我不会在辜负你,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房书安你给我闪退一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高天眼珠子都红了。

房书安刚想在劝说几句,从旁边蹦出来一个人,“力劈华山刀砍高天面门,高天一声冷笑“小子,你这是找死。

预知来者何人?胜负如何?我们下次分解。

《再续七侠小小五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