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官情

>

官情

不否 著

何琳琳 官情 熊起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小说《官情》目前已经全面完结,熊起何琳琳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不否”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大家伙说是不是?”田大江扇呼其他村民。“是!”有不少村民应和道。“好啊,那我就展示展示。不过我不能白展示...

来源:cd   主角: 熊起何琳琳   更新: 2023-01-08 01: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小说《官情》,由网络作家“不否”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熊起何琳琳,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穆源潮说了声“进来”,就见一个六十岁上下,个头不高,头发稀疏,手中拿着草帽的胖乎乎的老头笑呵呵地走了进来,看着很有亲和力“穆书记孙主任”老头分别穆源潮和孙上品打招呼“你来的正好介绍一下,这就是去你们家的大学生村官熊起他是潘家寨村的村支书陈九祥”穆源潮介绍道“陈书记您好我叫熊起,以后就要在您的领导下工作了我这初来乍到的什么都不懂,还希望您多多关照”熊起起身双手握住陈九祥的手说道...

第9章

“那你就展示出来让大家看看啊。在大家的心目中,能当村干部的都是有本事的。你还不是一般的村干部,还是个大学生。你要是没本事,以后在这村里办事,可是没人听你的。大家伙说是不是?田大江扇呼其他村民。

“是!有不少村民应和道。

“好啊,那我就展示展示。不过我不能白展示。我要是向大家证明了我有挣钱的本事,你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啊?熊起说道。

“可以啊。你要是赢了,我趴在地上学三声狗叫。我要是赢了,你得趴在地上学三声狗叫。敢吗?田大江说道。

“敢倒是敢。可我就怕到时没面子啊。

“用不着你担心。有本事你就把我给赢了。

“大江,你别在这儿扯没用的,人家第一天来村里,你对人家这样好吗?赶紧找饭辙去吧,饭都吃不上了,还在这儿找茬儿惹事儿。陈广瞪了田大江一眼,拉着熊起的胳膊说道“咱们走,别搭理他。

挣钱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当场展示挣钱,这不是强人所难吗?陈广觉得熊起根本不可能赢,为了避免他脸上不好看,还是赶紧把他拉走为好。

熊起没有动,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大哥,你不用为我担心,我心里有数。

“说吧,你打算怎么展示啊?田大江抱着胳膊,等着熊起出丑。

“我不偷不抢不要,五分钟之内,我在父老乡亲们的面前挣十块钱。就十块钱,多一分不要,少一分算我输。

围观的村民们都非常好奇,五分钟挣十块钱,这得怎么挣啊?由于熊起和田大江之间必然要有一个趴在地上学狗叫,所以村民们一个个都非常兴奋,心想这下可是有好戏看了。

“好啊。那你就展示吧。我现在可开始计时了。田大江根本不相信熊起能做到。

小卖铺的窗户是开着的,熊起来到窗前,看着窗户下面摆放的一箱箱啤酒,问道“啤酒多少钱一瓶?

卖东西地叫白珍,三十岁出头,颇有姿色。

“两块五一瓶。白珍心里很纳闷,不是打赌挣钱吗,怎么又跑她这儿来问起啤酒价格了?

在熊起脚边的一个啤酒箱子里有六瓶啤酒,熊起说“六瓶十五块钱。

熊起从钱包里拿出十五块钱,在准备递给白珍时,见屋里的货架子上摆放着小瓶的二锅头白酒,指着问道“那个多少钱?

“五块钱。白珍说道。

“那我不要啤酒了,给我来一瓶白酒吧。熊起把钱放回了钱包里。

白珍拿了一瓶白酒递给了熊起。

熊起接过白酒说道“找钱吧。

白珍一怔“找什么钱?

一旁围观的村民们也都很诧异。

“啤酒十五块钱,我没要。我换成了白酒。白酒五块钱,你不应该找我十块钱吗。熊起伸出手说道。

“啤酒你也没给我钱啊?白珍皱眉道。

“啤酒我也没要啊,我给什么钱啊。

“那白酒你也没给我钱啊。

“我不是说了吗,白酒是我用啤酒换的,我给什么钱啊。你应该找我十块钱。

白珍蒙了,围观的村民们也感觉自己脑子不好使了。

包括田大江。他清楚地看到熊起没有给白珍钱,可是熊起说的好像也没有任何问题。

“没错,你是应该找人家十块钱。陈广说道。

“你赶紧找钱吧。其他村民说道。

白珍挠了挠头,她明明没有收钱,怎么搭瓶酒还要倒找十块钱呢?可是面对熊起的话她又无力反驳,只好拉开抽屉,拿出十块钱给了熊起。

熊起拿着白酒和十块钱冲田大江晃了晃“五分钟到了吗?

田大江脸色不好看,没有吱声。

“没到没到,我一直看着时间呢。一个村民说道。

“你输了。熊起说道。

“学狗叫学狗叫。

“愿赌服输。赶紧趴在地上。

“别磨叽,快点,别输不起啊。

村民们七嘴八舌的,纷纷让田大江赶紧认输趴在地上学狗叫。

田大江显然不想学,他也没想过自己会输,可是当下的现实情况他就是输了,他要是耍赖,不光是熊起会看不起他,村里他以后也没法混了。

田大江满眼怒火地看了看熊起,然后就要趴在地上学狗叫。

熊起见状,上前一把拉住田大江的胳膊,笑道“算了,跟你开玩笑的,别当真。我相信即便是我输了,你也不可能真的让我去学狗叫的,对不对?

熊起是在给田大江台阶下,可田大江缺一丁点也不领情,甩开熊起的手说道“你以为我输不起吗?别小瞧农村人!

“我什么时候小瞧农村人了?

“别说那么多没用的,不是学狗叫吗,没什么了不起的。田大江说着话,趴在地上,“汪汪汪学了三声狗叫,然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恶狠狠地瞪了熊起一眼就走了。

熊起摇了摇头,他从来没见过像田大江这么不知好歹的人。

去陈九祥家的路上,熊起问了一下田大江的情况,陈广说田大江父母都不在了,就一个人过日子,但这小子没什么正经事儿,在村里游手好闲的,不务正业,但打扑克打麻将却是一把好手。今年都二十五岁了,不光是娶媳妇遥遥无期,有时甚至连饭都吃不上,不是东家蹭一顿,就是西家蹭一顿的,别人都替他发愁,可他自己却每天过的美滋滋的。

陈广还说,田大江并不是一个喜欢没事找事的人,但是今天主动找熊起的麻烦,倒是让他听意外的,估计是这小子脑子坏了,叫熊起别跟他一般见识。

在熊起看过的房子中,陈九祥家算是非常好的,不光是砖瓦房,院墙和院子里的路也是砖的。偌大的院子里干干净净,这在农村就是典型的会过日子的人家。

陈九祥家并非只有陈九祥老两口居住,还有陈广一家三口,两家人一个住东屋一个住西屋。

看到熊起来了,陈九祥老两口和陈广的媳妇全都从屋里出来了,熊起纷纷打过招呼后,就进了屋。

吃饭在陈九祥老两口子这屋,炕桌上满满一桌子的菜,很丰盛,虽然都是农家菜,可是看着却非常有食欲。

“你到家里吃饭不是白吃的,乡里给拿了钱,所以以后饿了就过来吃饭,千万别不好意思。你要是不过来,乡里给拿的钱我可不退。陈九祥一本正经地说道。

熊起笑道“您放心,我肯定过来。

熊起健谈,也会聊天,仅用一顿饭的工夫,就博得了陈九祥一家的好感,一家人对这个有文化又风趣的小伙子都很喜欢。

吃完饭,陈九祥让陈广送熊起回村委会,熊起婉拒了,说知道回去的路,他自己回去就行了。

从陈九祥家出来,熊起见时间还早,天还亮着,就没有马上回村委会,而是决定在村里转一转,溜达溜达。

潘家寨村的村民们住的都很集中,村子里有五条路,所有住户都住在这五条路前。

熊起一条路一条路的绕,走到第三条路的时候,位于路中,看到了村小学。大门没锁,熊起就走了进去。

村小学的面积很大,一进门,左边是一排排单双杠,右边是一个篮球场。往里走,是一个近乎标准的足球场。穿过足球场,是一排老旧的教室。

绕过教室,后面是一片小树林。树林没什么好看的,熊起转身刚要走,就听见远处传来了一声尖叫。

“啊!

熊起回身左看看右看看,没有看到人,正想着是不是幻听的时候,又传来了声音。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东西不是我偷的,你们放开我……

是一个男声,带着童音儿,熊起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穿过树林,见声音是从男厕所里传出来的,熊起由于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见地上有砖头有木棍,弯腰就捡起半拉砖头,藏在了身后。

“谁在里面呢?出来!熊起的声音很大,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

男厕所里瞬间就安静了,之后就见几个男孩压着一个男孩的双手从里面走了出来。几个男孩个头有高有矮,但年龄都相仿,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

熊起见都是孩子,就把背后的砖头悄悄扔在了地上。

被压着的男孩看到熊起,挣脱开后跑到了熊起身边,可怜巴巴地说道“救我!

熊起打量了一下男孩,长的浓眉大眼,但是脸上有不少雀斑,还有伤,青一块紫一块的。另外他身上的衣服明显要比另外几个孩子破旧,裤子上和衣服上都有破洞。

“你叫什么呀?熊起问道。

“我大名叫潘金木,小名叫烧饼。男孩说道。

“烧饼?为什么叫烧饼啊?熊起觉得这个小名挺有意思的。

“他脸上的雀斑像带芝麻的烧饼,所以叫烧饼。另外一个男孩解释道。

熊起仔细一看,还别说,确实挺像带芝麻的烧饼的。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你是谁呀?一个男孩看着眼前陌生的熊起问道。

“他是新来的村干部,在村委会上班,他还上过大学,特别厉害!那会儿还在村委会门口让田大江学狗叫呢!烧饼说道。

“你当时在场?熊起问道。

烧饼点点头,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熊起。

“你们之间怎么回事啊?熊起看了看烧饼,又看了看另外几个男孩。

“他偷东西!一个男孩指着烧饼说道。

“你胡说!我没偷!烧饼否认道。

“就是你偷的!全班你最穷,你又说过喜欢菲菲的钢笔,不是你偷的还能是谁!

“我是说过喜欢菲菲的钢笔,可是丢了就是我偷的吗?我穷我就要偷东西吗?

“你不要狡辩,就是你偷的!

“没错,肯定是你偷的!我妈说了,穷人就爱偷东西。

烧饼非常气愤,双手攥着拳头,眼眶发红,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但是他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你们说烧饼偷了钢笔,你们谁亲眼看见了?还是有证据能证明是烧饼偷的?熊起看着几个男孩问道。

几个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言以对。

“如果没人亲眼看见,也没有证据,就说烧饼偷东西,这是诬陷。你们就是孩子,要是大人,是要被警察抓走的。还有,谁说家里穷就一定会偷东西了?以后你们谁都不许有这种想法,你们的爸妈说这种话你们也不要听,这完全是错误的。你们作为同学,应该团结友爱,不应该合伙欺负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以后再让我看见,或者听说你们欺负人,我一定告诉你们的老师和校长找你们的家长,听到没有?熊起严肃道。

“听到了。几个男孩低着头,异口同声地说道。

《官情》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