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不灭之旅

>

不灭之旅

落云无风 著

不灭之旅 张键 武侠修真 江宏

长篇武侠修真小说《不灭之旅》,男女主角江宏张键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落云无风”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江宏在进家门时,派出所的人就拦住问是什么人。他还没说,江枫就跑过来抱着他哭泣道,“哥,爸妈……被人害死了。”说完更是伤心地哭了出来。派出所的人也知道这是受害者的长子了...

来源:cd   主角: 江宏张键   更新: 2023-01-08 01:5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不灭之旅》,以江宏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江宏”倾力打造的一本武侠修真,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这邻居听了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只是用一种怜惜的眼神看他江宏见他不肯说只好快速地往家里赶一到家里见到不是两老,而是派出所的人还有就是他弟弟伤心的眼神,和疲惫的身体,不用说江宏就知道是家里父母出事了江宏在进家门时,派出所的人就拦住问是什么人他还没说,江枫就跑过来抱着他哭泣道,“哥,爸妈……被人害死了”说完更是伤心地哭了出来派出所的人也知道这是受害者的长子了江宏扶着江枫问道,“枫,快...

第4章

这邻居听了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只是用一种怜惜的眼神看他。江宏见他不肯说只好快速地往家里赶。一到家里见到不是两老,而是派出所的人。还有就是他弟弟伤心的眼神,和疲惫的身体,不用说江宏就知道是家里父母出事了。

江宏在进家门时,派出所的人就拦住问是什么人。他还没说,江枫就跑过来抱着他哭泣道,“哥,爸妈……被人害死了。说完更是伤心地哭了出来。派出所的人也知道这是受害者的长子了。

江宏扶着江枫问道,“枫,快说这是怎么回事?爸妈一直都没惹谁,而我们一家人都是以退一步海阔天空来处世的,怎么会有人伤害爸妈呢?快说?江宏这时心境激起了一阵慌乱,不过很快平静下来。

旁边的人把江枫扶着坐下,其中一位走过来对江宏说,“我是这件案的负责人,这事我慢慢告诉你,你还是先说说这些日子在哪?

江宏一听,知道这些人对他有怀疑,心中一股怒气自然地发起来。由于他高深的修为使得旁边的人突然觉得压力大增。不过江宏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心境,然后看了他们一眼后才坐下。

刚才江宏给散发出的压力把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每人心里都吃惊不已,这只有武侠小说的高手中才有,看来这江宏是个会家子,每人心中想到。他们那里想到,现在的江宏比武侠里的绝顶高手都厉害不知道多少倍,刚才的气势只不过是江宏无意中发出,要是刻意发出那是他们抵挡得住的。

江宏坐下后冷冷地说道,“你们不用怀疑我,因为我这些日子以来都在少林和武当,这点两派的掌门是可以为我作证,你还是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

刚才说是负责人的人听了心中剧跳,因为能让这两人作证,就是说这个江宏在两个门派中的地位之高是他不能想像的,这才把刚才的怀疑放下来。其他人听了也吃惊不已。

那人也坐下说道,“我叫何远,这事是一个月前就发生了,而你弟弟在得到通知后一直到昨天才回来,因为他在应付他们的考试。

“你直说主题就可以了。江宏还是冷冷道。

加上这何远,一共是五人。知道江宏的身份可能不一样,听到他这样的语气也不生气,当然也不敢生气,何远只是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一个月前的晚上,你的父母被人某杀至死,至于这么清楚是某杀,因为现在场实是太恐怖了,那简直只有禽兽才做得出来,xiongqi也掉在现场。这不用我再说你也应该猜得出这是某杀了吧?至于是谁作的案,到现在一直查不出来。何远说完注视着江宏看他有什么反应,可是他看到的是冰冷还是冰冷。

“哦,那你们先走吧,我一定会查出凶手的,更会让这些人后悔来到这世上。江宏说完就闭起眼来,像是闭目养神。

这时他弟弟也激动过了,听到哥哥的话也随和道,“不错,一定要让凶手不得好死。

“两位,不要激动,因为乱杀人是犯法的,如果找到凶手还是交给我们吧。何远劝道。这时他明白,凭江宏和刚才他说的两个武林门派的交情,叫两派门下的弟子帮查是很可能查得出来,所以不得不劝道。

江枫听了不知道怎么说,再看江宏,见哥哥没出声,他也什么都不再说。何远和另外四人见江宏不再理他们,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只好道了别走人。

“处长,你说这江宏是个什么人?刚才他好吓人,而且还和武林中的两派掌门都有交情,不过他这样对人实是无礼。一个女子的声音有点气愤道。

“我也不太清楚这江宏是个什么人,不过我看这人不简单,因为他刚才的气势就是武侠小说中所传说的高手气势,你们最好不要惹他。

这时另一个笑道,“处长,你是不是被吓怕了呀,我们是在帮他查凶手,干嘛要惹他呀,再说了,刚才他那样吓人,要是惹了他我还有好日子过嘛!

“好了,别说了,马上派个人看着两兄弟。

“是。

“……

这一切都被江宏听在耳里,现在他心里正在不停地思索。他一直想不明白是什么人要致他的父母于死地?他一生也没得罪人过什么人,细想起来只有在救卢伟风时打晕了几人,不过那些人中除了卢伟风外,其他人根本就没看清自己。再说那几人被点xue后立刻被送到了派出所,应该不是这事惹来的,那会是什么人呢?

江宏从新想了一遍他的一切,心中一跳。他想起来了,那是在西安时见到以前的女友后心中就开始有那份不安的心情。后来到家时又出现不安,难道这事关系到以前女友。想想觉得除了她应该没人了。这时他心中才真正的对这女子死心。

事情有头绪后,江宏心境才平复很多,这时他也知道刚才的心情如果控制不好连入魔都有可能,这些他从小说中见过多。

看了坐在一旁的弟弟,心中想到现在只有他一个亲人了,看来以后得让他无后顾之优才行,要不怎么放得下心去修真。

第二天,江宏跟江枫说出去查这事,叫他在家等他消息。而江枫也知道他哥一直都学武,所以并没有反对。

在江宏一出门时就知道有人跟着自己,“想不到派这些人来看自己,哼。心里冷哼一声继续往外走。在到无人的地方时他回头故意看着那人笑了笑,跟着他的人见到被发现,吓得忙转过头去,可是当他再回过头时那里还有人。这时他想到昨天他们的估计,一个武林高手要是用轻功避开自己那还不简单,想到这点,他心里知道自己的任务算是失败了。

江宏用轻功走后,来到市里直接乘飞机到了西安,找到以前的女友的家里。令他想不到的是她居然在家,本来江宏还以为要多费手脚的,现在看来不用了。

刚想闪身进去问个明白,没想到那天见到跟她在一起那个年轻人来找她。江宏一见到这年轻人,心中觉得这事有可能与他有关。这种直觉江宏还是信的,因为这种感觉就是人们一直讲的第六感。

“若然,走,今天我爸要见你。说完搂着她往外走去。

若然居然也随着出去,只是在出去时说道,“妈,我过天国家那里一下,晚上就不用做我的饭了。

“哦,知道了。一个妇人应道。

两人一出门就上了辆宝马,江宏不想惊世骇俗,只好在路旁叫了辆出租车跟上去,不过并不像其他人那样紧跟着,而是隔了很远。凭江宏的修为是不用那么死跟着的,一路上只是叫开车的司机怎么走。

十几分钟后到了一栋别墅,江宏也下了车跟上去。只见里头到处都装有摄像头,他知道如果现在自己不是有了会两下子,那是怎么都接近不了这别墅的。

大白天,只见一阵风般吹过,别墅的围墙里就多出了个人。江宏在进去后一直都是站在那些摄像头拍不到的死角,而里面的谈话他却听得清清楚楚。

“爸,这就是我经常跟你说的若然。

“嗯,知道了,你们先去玩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

“是,……若然,我带你出去看看吧。

“好的。

“天国,你留下来先,有些事我想问问你。

“……好吧,若然你先自己到外面去玩,我一会就过去找你。

“嗯。

“天国,这江家的两老是不是你叫人干的,这明明只是两个平凡的老人而已,你居然都动手,忘了黑道上的规矩了吗?

“爸,虽然说他们两个是平凡的老人,可是你不知道他们的大儿子就是几年前我们劫持卢伟风时救了那老家伙的人呀,这人破坏了我们的大事,所以我才会……

“这样呀,但你也不用牵扯到他的家人吧?

“爸,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了他坏了我们那么大的事,我还想把他们全家给灭了呢,现在只不过送一程他的父母而已。

“哎!天国,不是我说你。都跟你说过很多次了,黑道要有黑道上的道义,你要找就找他们的儿子就是了,你……

“好了爸,现在事都做了,还说这些干什么,反正我们都是黑道上最大的帮派了,难不成还怕了他一个小子呀?再说那小子以前和若然……

“和若然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她以前的男朋友而已,我怕他们会重新于好所以就……,本来是把那小子干掉的,可是一时找不到他。

“你……你……,算了,不说你了,你出去吧。

江宏在外面听了屋里面的对话。知道这凶手居然会是这叫天国的,而且这里是黑道最大帮派老大的住处。想到死去的父母,这时狠不得马上把叫天国的干掉,不过看起来这天国的父亲还算是黑道上的人物,就放他一马吧。

江宏想到就做,他顺着摄像头连的线路找到了控制室里。里面有两个保镖随时看着,可是两个保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晕了过去。点晕了两人后,江宏把所有的摄像头都关了,现在他不怕被拍下来后才开始行动。

在进去的过程中江宏见人就点,像个鬼魅一样。人连他都没见到就被点倒了,来到若然的身后江宏叹了口气还是把她点倒了。现在屋里只有天国两父子了,接下来是找两人算怅的时候了。

江宏刚本想找天国,谁知道他居然找若然来了。天国一见江宏就想叫,不等他叫出来就被点了全身的经脉。现在江宏的轻功应该不算是轻功了,因为他把所以知道的轻功都溶合了起来,包括少林和武当的轻功,所以速度没的说。

提着天国来到了他父亲的房里,开门进去,看到的是一个精神抖擞,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吧。江宏还没说话,就听到他说,“天国,还有什么事吗?

江宏听了并没出声,而是站在这人的面前看着他,手上却提着天国。天国这时心里恐惧不已,虽说他全身的要xue位都被点,可还是清醒的。在江宏提他过来的路上,见到江宏几乎脚不着地的飞行着,这才知道他惹了一个他惹不起的人。

面前的中年人见没反应才抬头起来,让他吃惊的是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天国,而是一个面相看起来很普通的年轻人(相对他而言),手里提着的才是天国。

“这位先生,请问你这是?

“我就是你儿子要杀的人,而我的父母已经被他所杀,今天我是来想报仇的,你看着办吧?江宏冷冷地说道。

“你想怎么样?中年人这时镇定了下来。而江宏也想不到这黑道的老大遇事这么冷静,嘿嘿,看来有戏看。因为他发现有一个高手往这里来。

中年人见江宏没答他的话,反而嘴角边冷笑了几下,不知道他想干嘛,只好一眨也不眨眼的看着他。刚想动嘴问他这是什么意思,突然房里又多出一个人来,不过这人是他多年的好友,也是武林中高手中的高手。

“飞兄,这是怎么回事,里里外外的人都被点xue了,连我都解不开。那人一进来就问站在江宏对面的中年人。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江宏,他现在的修为是这人不能发现的。而这个人对自己的修为也很自信,所以并没有注意这里还有外人。谁知道今天居然就有个人在他背后都不知道。

中年人一见是他刚才的不安又表现出来,“隆兄,快帮帮小弟!要不我今天就得家破人亡了。

叫做隆兄的也知道今天的事绝不简单,因为外面的被点xue的手法相当高明,他根本就解不了,“什么事,你倒是快说呀。

江宏在一旁只是看戏般瞧着两人,天国的父亲说道,“隆兄,你转过身去看看就明白了?

那人一转身见到江宏手中提着天国,心中吃惊的程度比以前所有合起来的都高,因为他进来这么久都感觉不到有这人的存在,自己根本就看不透他的修为。虽然表面看起来像个普通人般,可又觉得不是,更别说他手中还提着天国。这时他明白外面的人都是被眼前的年轻人点倒的,可是他不明白这人年纪轻轻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修为呢,就算从娘胎里出来就修炼也不见得有这么厉害。他今年已经上七十岁,用了六十多年才有今天的成就。

“年轻人,不知道你这是干什么?

“赖得跟你们废话,我的父母被这叫天国的小子给杀了,你们两个看着办吧,而且最好能给个满意的答案我,否则今天你们三人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年轻人别这么大的口气,虽然我看不出你的修为,但也看不得会怕你,而且你这样做也太毒辣了吧?

江宏听了冷冷道,“毒辣,哈哈,你们也会说毒辣,堂堂的黑道最大帮派居然派人去杀两个体弱的老人,也不见说你们毒辣?嘿嘿,今天我就把你们送上路吧,你们三人任何一个离开都泄露今天的事。

两人听了心里无话可驳,因为这事的确是他们杀别人父母在先。叫隆的老者也嘿嘿的冷笑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哪一派的弟子,可是你想这样做也得问问我才行。

老者说完发出强大的气势压向江宏,当然这是他们三人眼中认为强大,在江宏的眼里,这点气势根本就不当回事。老者把功力提到最高时见江宏一点反应都没有,而在他手上的天国被这气势压得眼里充满了血丝。见对江宏无用他不得不把气势收起来,刚才他发出这气势用了一成的功力,现在只有原来的九成功力了。

“好了,你出手吧,免得你败得不服气。江宏慢慢说道,在说完时还把天国给扔到了一边,他的父亲见了忙跑过去。把起他的儿子,只见他的双眼转个不停,可就是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他知道这是被眼前的年轻人点了xue。

“这位先生,请你放过天国吧,我愿把这的一切都给你,然后我们隐退。一旁的老者叫道,“飞兄,不可,这可是你多年的心血呀。

躺在他父亲怀里的天国心里更是后悔,为什么他会惹了这么厉害的人物,连自负武功绝顶的隆伯伯也怕他。

“不可能,我的父母就这样让你儿子给杀了,害得我弟弟现在无依无靠的,这个心结不解开我弟以后会难过一辈子的,也对不起父母,连我的修为从今天开始再也不会有提高。

老者听了心中的震惊简直无法形容,因为这年轻人的修为之高是他所不见过的,还说以后还有得提高,这……这是什么样的修为呀。

“既然你们不能给我个好的交待,那这就送你们上路吧。

“慢,我来领教一下你的高招。老者知道这时怎么样都要出手了。

“好,你出手吧,毕竟我到现在为此,遇到的人中你是最厉害的。居然还差一脉就打通了全身经脉,嘿嘿!不错嘛。

现在老者收起起伏的心情,一撑拍出,这撑看起来虽然觉得没什么,但是江宏知道这招含着无穷的变化,可以说这老者的武学修为的确是绝顶高深,可在江宏现在的眼里只是觉得不错。

江宏有心试试自己武学上的修为,于是也轻飘飘的拍出一掌少林的金刚掌。老者见他用的居然是少林绝学,可是又觉得不同。因为这金刚掌是讲究深沉浑厚的,可是这掌法却轻飘飘的,不过还是叫道,“好,没想到是少林的高手。

老者在开始时还感觉不到这一掌的威力,可是慢慢的觉得这一掌的里温含的功力之强,根本就不是他能接下的,现在他明白为什么这掌看起来会轻飘飘的了,这是把金刚掌练到了另一种境界。

接下去江宏并又使出了几套武当的掌法,甚至突发奇想在交手中利用那莫测的轻功身法闪避下,开始摸索怎么样用金墉里的六脉神剑。

老者越战越是心惊,本来以为他是少林的弟子,可是后面他使出的样样都是绝学,几乎各派都有。接后更让他吃惊的是连传说中的六脉神剑也让他使出来,不过江宏只是试了几剑就停了下来。

“不错,能坚持得这么久,接下来我可是认真的了,少心了。说完先出招了。这次使出的居然是江宏从小说中看到的逍遥掌。说来现在他能用这么多的招式归功于的修为和他平时看的小说,虽说有些招式是不可能,但大多数还是可行的。

一招不到老者就被他用掌法给封住了主要的xue位,在老者的眼里听到要出招时早已凝神做好准备了,可是只见眼中一花就被制住了。

在一旁的两父子见到两人的交手给吓得一愣一愣的,回过神来时他的隆兄已被江宏制服。老者现在才知道这天外有天,这修炼是永无尽头的,他看出江宏的修为之高,就算是经脉全通了的高手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江宏看着三人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做,因为虽然他的父母被害死心中很难过,可是他知道以后要修真,杀人对他来说并见得有什么好处。再说,就算杀了他们自己的父母也不会复活。三人死后,黑道会动荡起来,那时不知还要死多少人呢!

想了半天,江宏最后决定了。冷眼扫了几人一眼嘿嘿地笑道,“好吧,本来是想要你们死的,可我现在改变注意了。我废了天国,而天国的父亲也必需退出江湖,至于你隆兄从今不得再管俗事。

三人听了简直不敢相信,江宏居然放过他们,而且江宏的要求也不过分,突然听到江宏说道,“还有一条,那就是给足钱我的弟弟读书和创业。本来这个江宏不想的,可是想到他要四处寻找修真没有时间照顾弟弟了,不得不加上这个。

三人突然听到江宏的话时心中跳动不已,后来一听原来是这个才安心下来。凭他们的资产这点根本就是小事。

江宏凌空解了他们的xue位,然后冰冷的说道,“你们不要认为以后我走了你们还可以不守我今天说的话,如果谁再犯自然会有人罚你们的。说完用了一股强劲的指力把天国给废了,接着又连点几下把他的xue解了。

江宏刚想走,突然说道,“把动手的那些混蛋交给公安,虽然我放过你们,可是动手的人必需要得到他们应有的下场。

只见中年人猛点头,“好,我一定会的,这个你放心。江宏见这事已了,运起轻功闪电般离开了别墅,而他们三人只见江宏像凭空消失似的。

三人见到江宏这样厉害那里敢不听他离开时所说的。从此黑道上第一大帮突然一天之间宣布解散,那老者原来是华山派的掌门,从此以后也退出俗世。后来和少林的方丈、武当的掌门谈起这事时才知道原来江宏已得大道,他也明白为什么他不杀他们三人,因为在他们心目中得道的人都是怜悯世人的。

过不了几天那些亲自动手的都被捕,江宏的弟弟见凶手已经被捕后才安心地去读书。在到学校前江宏把他叫来,把紫去真经教给他,还帮他打通了任督两脉,并告诉江枫他要找个地方来潜修,如果有什么他解决不了的事就找少林和武当的两位掌门。

江宏还利用些时间把自己修炼时所有的体悟和境界用认为合适的文字记了下来送给了少林、武当两们掌门,也留了一份给江枫,他不知此举却成了日后地球修真复兴的重要一页。

《不灭之旅》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