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沈律言江稚

>

沈律言江稚

三天不打 著

江稚 沈律言 沈律言江稚 现代言情

热门网络小说《沈律言江稚》是著名作者“三天不打”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身材优越,盘靓条顺,哪哪儿看着都是个尤物。可惜跟了江稚这么个冷血动物。顾庭宣和江稚认识多年,倒也还算了解他。也没见江稚对除了江岁宁之外的女人有过真心...

来源:hnx   主角: 沈律言江稚   更新: 2023-01-08 13: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沈律言江稚》,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沈律言江稚,故事精彩剧情为:江稚默默和自己说倒杯咖啡而已,不会死的江稚泡了两杯美式,端进总裁办公室里江稚坐在办公桌前,面无波澜,冷静理智,和平时的他没什么两样衬衫袖口往上卷了两圈,腕骨薄瘦雪白,他的手腕也很漂亮指间握着钢笔,百无聊赖的转着圈江稚在沙发上看见了江岁宁她今天穿了件很惹眼的红色丝绒吊带裙,波浪卷的长发,艳光四射江岁宁的美,是很张扬的美五官精致,眉眼漾着媚意江岁宁懒洋洋趴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在空中...

第12章

江稚去阳台回了个电话。

江稚望着男人高大清瘦的背影,心情比她想象中要宁静。

隔得太远,江稚听不见他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

但是能看清楚他说话时的神色,冷峻的眉眼逐渐舒展,唇角微勾,笑意淡淡,难得透出几分柔和。

江稚默默撇开目光,她用力攥着身下的床单,心脏就像被揉碎了卷在一起。

又过了几分钟,江稚打完了电话,江稚明明很能忍耐,今晚却憋不住话。

她仰着小脸看向江稚,抿紧柔唇“江岁宁回国了吗?

江稚早就从别人口中得知江岁宁回国了的消息。江岁宁从小到大都活在被众星捧月的世界中心,没有人不喜欢她。

她刚落地机场,同学已经在朋友圈里大张旗鼓欢迎了起来。

江稚穿了件深色敞口睡袍,淡淡朝她望来的眼神压得她有点喘不过气,“嗯。

江稚沉默。

她不应该问的。

江稚生气和不生气的的时候,是看不出两样的。

永远都是那副冷淡的神色,捉摸不透。

江稚抬手关了灯,只留了盏床头的小灯。

江稚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眼睛通红,一片潮湿。

她吸了吸鼻子,将眼泪逼了回去。

枕边的位置凹陷了下去。

江稚捞过她的腰肢,滚烫坚硬的身躯将她搂在怀中,贴近的身躯,亲密无间。

男人的鼻尖轻轻蹭着她的颈窝,吐息灼热。

江稚的掌心压在她的小腹,滚烫的温度源源不断温暖她的小腹。

他声音喑哑“好点了吗?

江稚最受不了的就是他对她的温柔,诱惑着她一步步踏进深渊。

明知道不会有结果,还是心甘情愿走进他的陷阱里。

江稚眼泪悄声无息沾湿了脸颊,她咽下喉咙里的苦涩,说“好多了。

江稚亲了亲她的耳朵,“睡吧。

外面下着暴雪,簌簌的风声震得玻璃窗好像都在响。

江稚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在江稚的怀里静静睡了过去。

时间如果能停在这个瞬间就好了。

她好像有种被他爱着的错觉。

*

第二天清晨。

下了整夜的暴雪才刚停不久。

江稚枕边的位置是空的,江稚每天都起的很早,她下楼的时候,管家告诉她,先生已经去了公司。

江稚吃完早饭,她没有时间去医院,只能先在手机上约了私立医院的医生。

隔着电话,医生问得很细。

“江小姐,您昨晚忽然肚子痛,可能是因为先兆流产,如果您有时间的话,还是尽快到医院里做个全面的检查。

江稚脸色白了白,“好的。有空我会去的。

她的身体从小就不太好,她是早产儿,小时候就被同学起了个外号叫药罐子。

后来才渐渐的好起来,不过依然有些体弱多病。

才短短几天,她已经有些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

医生进而委婉的提醒她“我建议您最近和你的丈夫还是先不要有性.生活。

江稚被说的面红耳赤,这段时间她和江稚的夫妻生活确实有些频繁。

江稚并不是不知节制的人。

一周三次,是他们平时的频率。

他不会强迫。

却也不喜欢被拒绝。

而偏偏江稚又特别不擅长拒绝人。

尤其是对他。

她抿唇“我会注意的。

江稚又和医生道了谢。

对方很客气“应该的,后续有什么问题您都可以再联系我。

挂断电话前,江稚说好的。

*

江稚赶在九点前打车去了公司,踩着最后一分钟打了卡。

刚进办公室,程安殷勤给她倒了杯茶,“江秘书,你最近怎么都不穿高跟鞋啦?

江稚接过茶杯,自然接过话“高跟鞋有点磨脚。

程安坐回自己的工位,偷偷瞄了眼总裁办公室,又转过头来和江稚说悄悄话“你说我们沈总和章晚的事情是真是假?

章晚就是和江稚上过头版新闻的女明星。

样貌美艳,身材优越,是位风情万种的顶流女明星。

江稚抿了口温水,没有说话。

程安有些惊诧,“江秘书也不知道吗?

一旁的小助理忍不住插话,“江秘书怎么可能不知道,沈总的花边新闻和身边那些女人不都是她来处理的吗?

程安心想这倒也是。

沈总身边的女人,变的比翻书还快。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闹到公司里来的其实也只有宋云澜一个人。

用脑子想想沈总也看不上宋云澜,沈家是北城里的名门望族,有权有势,并不是一般人能攀得上。

豪门千金也得先排队。

程安实在是好奇,戳了戳江稚的胳膊“江秘书,你给我们说说呗。

江稚如实告知“我确实不知道。

她的确不了解江稚和章晚是什么关系。

可能是露水情缘。

也可能是青梅竹马。

总归不是情人。

也不是他的爱人。

江稚的情人,她见过好几个,确实如她们所说,后续的事情都是由她来做。

她处理的干干净净,给足了钱,其实也差不多了。

至于江稚的爱人。

前些天刚回国。

江稚胸口发闷,她收拾好情绪,“我去倒杯水。

她心神不宁倒了杯水,刚从茶水间里回到办公室。

程安她们好像很激动。

江稚刚走过去就被程安抓住了胳膊“我靠!传说中的江家大小姐过来了!

程安以为她不知道江岁宁是谁,又补充道“江湖传言江大小姐是沈总的初恋白月光。

江稚晃了晃神,“是吗?

程安说“刚才总助亲自下楼去接的人!听说当初还是江大小姐把沈总给甩了。

江稚其实一点都不想和江岁宁见面。

她恍惚了会儿,心情跟着往下沉了沉。

她本来想逃离这个令她有些窒息的环境。

总裁办公室,忽然叫人进去送咖啡。

要两杯美式。

江稚深深吸了口气,绷紧了颤抖的牙齿,她没想到她还要去给江岁宁端茶倒水。

她站在原地,迟迟不动。

总裁办的人已经开始催促“江秘书,你快点。

江稚抿唇,“好的。

《沈律言江稚》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