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呼吸的烂文

>

呼吸的烂文

肆观 著

呼吸的烂文 王一肆 童一娜 都市小说

《呼吸的烂文》是作者“肆观”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都市小说,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王一肆童一娜,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瘫倒在按摩椅上的她已经彻底不省人事,闭着眼喘着厚重的粗气,精致的小脑袋无力地耷拉在椅背。柔软的身躯顺着按摩椅的幅度完美展现,胸口随着呼吸有力起伏,一双洁白无瑕的腿无力地随意摆开,这样的绝色尤物毫无抵抗力就这么瘫倒出撩人的姿势,实在让男人血脉喷张难以移开视线。我强制自己低下头将东西整理好后站起身。虽然...

来源:fqxs   主角: 王一肆童一娜   更新: 2023-01-08 20: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呼吸的烂文》是由作者“肆观”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王凯十分滑稽地一手小甜筒一手大甜筒,一旁的我旋转着手中的新品红豆麦旋风我俩招摇过大街,惹得旁边屁大不点的小孩们一阵眼红王凯有些诧异地看向我说:“我这习惯你竟然还记得”我咬着勺子说:“忘不了,我俩从小一起长大,你什么习惯我不记得今天晚饭都下了血本敞开肚子吃了,不得给你锦上添花再添上些甜品呀”我顿了顿,接着说:“你逢过麦当劳必吃甜筒,何况是新品,你总喜欢第一时间尝尝的”王凯出神片刻,说:“...

第7章 童一娜

进了酒店大厅,我朝前台看了看,值班人员不知去向。我慢慢搀扶童姑娘,两人一瘸一拐地走向大厅左侧的按摩椅。

我将她轻靠在其中一个按摩椅上,自己坐在地上整理起东西。虽然极力让自己集中精神,专注收拾眼前的提包,但还是没按耐住内心原始的冲动,悄悄朝她瞥了两眼。

瘫倒在按摩椅上的她已经彻底不省人事,闭着眼喘着厚重的粗气,精致的小脑袋无力地耷拉在椅背。柔软的身躯顺着按摩椅的幅度完美展现,胸口随着呼吸有力起伏,一双洁白无瑕的腿无力地随意摆开,这样的绝色尤物毫无抵抗力就这么瘫倒出撩人的姿势,实在让男人血脉喷张难以移开视线。

我强制自己低下头将东西整理好后站起身。虽然有些不忍吵醒她,但我还是走到她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说“你把身份证拿出来。

她猛地睁开双眼一下从按摩椅支棱起来,双手交叉捂着胸口满脸警惕道“你要干嘛。全然一副我对她图谋不轨的受害者模样。

“别紧张,给你开个房间,送你去休息。我面不改色,从容淡定安慰她说,随即又补一句“看你现在这么精神,应该也没问题了。你自己去前台办个入住,我目送你安全回房后就走。

“噢……身份证……她又拉了个长音,环顾四周张望起来,“咦……我包呢。

“这呢。我伸出右手把包放到她洁白的大腿上后,站着倚靠在按摩椅厚实的靠背上,用空出的手捏着鼻梁放松不再看她。

她摇头晃脑地在包里摸索着,最后终于掏出一张卡放在我手上说“我没力气……还是你去帮我办吧。

我接过她递来的卡,看了眼后哭笑不得地对她说“你给我银行卡干嘛。

“诶?嘿嘿,拿错了。她傻笑着,从我手里拿回银行卡,然后神色迷离抬头看向我问“你不是有房间吗,干嘛再开一间。

“大床房,不是标间,你就别想了。就算是标间,你我住一起也不合适。我平静地说道。

“我要看你朋友送的键盘,比比谁的键盘更好。她嘟囔着,挥舞着小拳头。

“我的好姐姐,你现在这模样看啥呀,明早起来如果你清醒了还想看,我再给你看也不迟。听话,先办理入住,好好休息一晚。我无奈道。

“哼,谁稀罕。她把头撇向另一边。

值班人员终于从侧面暗门的厕所里走出来,我正准备上前与他交涉。童姑娘却一把拽住我说“我没钱,我不想再开一间。

我哭笑不得道“我先垫付,不用你担心,你把身份证拿来。

她摇摇头,死死拽住我的衣尾,有些低落地说“今晚喝太多了,我怕晚上我会吐,一个人处理不来……能不能就去你那将就一晚。

我长叹一口气,缓缓开口说“身份证。

她盯着我无动于衷。

我无奈笑道“姐姐,就算住我那,我也得拿你身份证登记。

“噢……对哦。她轻轻回了声,又在包里翻腾了一会儿,这才把身份证递给我。

我接过证件没有细看,将国徽面朝上,径直来到前台说“508,女客登记一下。

登记完毕后我接过卡,保持国徽面向上,走到童姑娘身前把身份证还给她。提起包,继续用刚刚的姿势一瘸一拐地扶她进了电梯。

电梯上升到4楼,我们出了电梯后,她彻底倚靠在我身上,嘴里叨叨着说“刚刚那是哪,头好晕啊。

“电梯。我努力辨识着路,漫不经心回应她。

“为什么不走楼梯。她带着满满的酒气问道。

“带着你我走不动。我说。

“你可以背我啊,就像……就像爸爸背孩子那样。她忽然全身倾靠在我身上,挥舞手臂描述道。

“你很重,不想背。我一边把即将放飞自我的她按下让她踏实些,一边用平缓的语气说道。

“你没背过,怎么知道我重,我可轻了!她继续不安分地挣扎着说。

我不再理会她的絮絮叨叨,这姑娘醉后真不让人省心,将来收她的那位男人可得多费心了。

一阵寻寻觅觅兜兜转转,我终于按记忆中的路线带着童姑娘来到房间门前。

她撇撇嘴张口吐槽“什么鬼设计,这么复杂,这是酒店嘛?迷宫吧!

我竖起食指放在嘴前说“嘘,小声点,已经很晚了,不要打扰到其他人休息。

她突然一下挣脱开我,手臂勾上我的脖子,身躯紧紧贴上我的胸口,目光直勾勾望着我。那双眸似水,妆容下一抹红晕含花待放动人楚楚,宛如落日夕阳般迷离神秘,娇羞若毒药致命迷人。

我们的脸颊近在咫尺。她吐气如兰,我能清晰听到两人的心跳,亦有那令人血脉扩张,血液沸腾的喘息声在耳边长久不去,酥麻的轻吟流转耳蜗反复回荡,穿透耳膜钻入心门,肆无忌惮闯进我的心房。

我轻轻颤动,努力扭头避开她的目光,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右手掏出房卡,颤抖的手竟有几分难以抑制的慌乱,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对准门锁上的感应区。童姑娘左手一探,猛地扣住我抓着房卡的手,往门锁上狠狠一摁。

门锁发出一声闷响,伴随着开锁的滴滴声,她一下跃起,犹如水蛇般缠绕而上,双手紧紧环抱住我的脖子,那双扣人心弦的长腿牢牢扣死在我的腰上。下一秒,柔软的唇瓣悄无声息就那样贴了上来,细腻温润的舌头撬开我紧咬的最后防线。

她说的不假。她确实不沉。

我的呼吸逐渐沉重,上面应付着她,左臂托着她浑圆的大腿,不让她掉下去,撑着她臀部的手掌隔着牛仔短裤仍能感受那极具弹性的丰盈。右手将房卡插入电阀口,右腿轻巧一踢将门带上后,双手托着她与她厮缠着来到床边,然后一把将她丢在床上。

倒在床上她微微半支起身,目光迷离着打量几眼房间,然后打趣说“这不是标间吗,你骗我说是大床房。

我一把脱去上衣将她压在身下说“那不是为了劝你远离坏人,另开一间房。

“可我偏不听劝。她微微喘息带着一丝玩味道。

望着她在身下娇嫩欲滴的模样,我终于卸下所有想法,扯掉她的衣物……

不知缠绵多久,我们终于结束激烈云雨。

我擦拭着床上的痕迹,抬头看向她轻声问道“第一次?

她躺在一旁恢复几丝清醒,目光透亮看着我点头回应“呐……

“真巧,我也是。我将床收拾干净后,抬头望向她说“看你进门那熟练的架势,我差点错误以为自己落入贼人之手。

“我……我也就开门那段熟,没到过这种程度。你生疏吗,应该是我上了贼船才对吧,你比我还熟练。她不服气道。

“你就诽谤我吧,我也没到过这种程度,和你一样也就前面那段熟,你看我除了关门行云流水,其他地方哪熟练了。我说。

“就后边……她低下头,声音一下细小如蚊。

“什么?我有些没听清,下意识问道。

“可你也……不像……我是说你后面也不生疏啊……就……哎呀……状态很好……她突然羞红了脸,把头埋进枕头里。

“那可能是学习得多,理论都刻进DNA里了,实践起来轻车熟路炉火纯青。被认可的我心情微妙起来,随后缓缓走到她身旁坐下问“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我先!她一下从床上弹起,却脚下一软瘫跪在地上,然后用双手撑起,慌慌张张奔向浴室。

从床边拾起长裤套上,披上衬衫。我毕竟不是暴露狂,更不想受凉。

起身走向窗台,我站在窗边百无聊赖地点起一支烟,望着窗外黯淡的林立楼房,思绪空然。

过了有一会儿,她穿着白色浴衣揉搓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走出来,脸上带着些许绯红,我从窗边回过身向她走去。

“过来。看她想直接躺上床,我招呼着她,不等她反应,轻轻牵过她的手把她领到浴室外。

“你你你……干嘛!她神情一下慌乱起来,“你不是想……

“一天天的瞎想什么。我叹口气说道,随后插上吹风机电源,将吹风机放到她手上,说“自己是女孩子不知道晚上洗头不吹干第二天会偏头痛啊。

她接过吹风机愣了一会儿,才呆呆地应了声“谢谢……

我摆了摆手,扯下一条浴巾进了浴室拉上了玻璃门。

水流哗啦啦地打在我身上,浴室外也传来吹风机呼呼的响声,我在这二重奏下仰头闭上眼,将头发一遍遍往后梳。

我努力想思考些什么,让自己尽量冷静像平时那样保持大脑运作,可都无济于事,大脑与身体此刻都处在放空的状态,没法集中精神静心沉思。于是不再多想,全身心放松,感受冰凉的水流冲击身体的刺激。

沐浴完毕,我擦干身体和头发,将浴巾围上走了出去。童姑娘已经缩回床上裹着被子,我略过她的床,径直走到另一张床旁掀开被子准备钻进去。

“你干嘛。她从那张床翻起来盯着我问。

“睡觉啊,怎么了?准备跨上另一张床的我疑惑道。

“过来!她指着我的鼻子大喝一声。

我乖巧地把抬起的脚放回地上。

“睡完姐姐我就不认账了是吧!躺着!她拍了拍床垫,给我腾出的位置。

“你这是赖上我了呀。我嘴上念叨着,还是按她说的照做,坐上了她腾出的空位。

她把被子盖上,趴到我身上,头倚靠着我的肩膀抱住我说“你就当把今天晚上借给我吧,就今晚……我想要有人能在我身边。

我缓缓呼出一口气,左手在她的后脑勺轻轻拍了拍说“嗯,借给你了。

“睡吧,晚安。说罢她闭上眼,不一会儿我耳边就传来她均匀的呼吸声。

洗完澡我格外精神,于是把手枕在后脑微微仰头,望着天花板轻轻呼吸,不想弄出过多声响打扰她。

……

就这样游离着,过了有好久,我低下头,发现她正拿那双清澈水汪的眼睛看着我。

“我把你吵醒了?我低头看向她轻声问。

“我一直没睡。心是静的,但闭着眼睛,却怎么都睡不着,你呢,刚刚到现在都在干嘛,发呆?她又往我身上靠了靠。

“在呼吸。我说。

“嗯。她应了声,似乎并未因我这无厘头的回答而感到不满。她就那样静静地趴在我身上,左手把玩着自己的暗红色的发丝,一遍又一遍缓缓地梳理着,细心可爱的像只收拾毛发的小狐狸。

我们就这样又躺了一会儿,我索性撑起身体,倚靠在床头。她似乎有些埋怨我坐起来,因为这样她只能抓着我的侧腹。

“我已经自我介绍过了,你呢,都没说你叫什么呢。她的手拨弄发丝,抬头看向我问道。

“王一肆。数字一,肆意妄为的肆。我说。

“一肆……一肆……嗯,真好记。她喃喃着说。

“你呢。我低头看她问道。

“你不都拿着我身份证去登记了嘛,该看的都看了,该做的也做了,现在问这话。她撇了撇嘴略带不快道。

“尊重你隐私,我至始至终没看人像面。我实话实说道。

“哟,你还挺绅士,所以在上来之前,你都没有对我动过一点想法?她一下起了兴趣,抬头眨了眨美眸往我怀里靠了靠。

“要说没有是假的。但我一开始确实只是想把你安顿好,最多扶你到床上休息,等照顾完你,就马上回屋睡觉,从烧烤店出来的时候,我很困。我说。

“姐姐我就这么没有诱惑力吗。她叹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某个还算可观的部位,顺带还向前挺了挺。

“安心吧,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当然,不是指那一方面,那一方面你刚刚已经见识过了,还算可圈可点。我说。

“呸!自恋狂,臭不要脸,流氓!她吐了吐舌头怪嗔道。

“朋友们都说我是流氓绅士,西装禽兽的,你这样说我反而会很高兴。我毫不在意道。

“哇,你变态受虐狂呐。她捂嘴感叹。

“所以,童姑娘,可以告诉我你尊姓大名了吗,哦,大名就行。我说。

“有的机会错过就没有啦,你刚刚没看我身份证,就意味着你错过了知晓本姐姐大名的机会,亲爱的王禽兽同志。她露出一副狡黠的表情笑道。

“能不能换个称谓,这样听起来怪怪的。我说。

“你不是受虐狂,喜欢听这样的称谓吗。她洋洋得意说道。

“随你喜欢吧,反正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分道扬镳了。我平静道。

“也对。她没有反驳,停下玩弄发丝的手,将头发甩向一旁,支起身子和我一样靠在床头。

“你这样会着凉的。我看向她说。

“你管不着。她有些不悦道。

虽然她说让我只借她一晚,今晚过后两人便分道扬镳,但这个说法目前是有推翻可能的,我大可直接果敢些要她的联系方式。只不过我不想去推翻这堵自我设立的城墙。

是不愿踏出那一步,还是没有勇气?我无从考证,我向来摸不透自己的想法,兴许后者更多些。爱情太不靠谱了,还是避重就轻好些,已经犯下的冲动无可避免,但她似乎也不在意这场酒后冲动的乱性,全当是两人昏了神志后的一场梦吧。

是啊,一个连自己都还未活清楚的人,又怎能接受兼顾另一人的一切所有。也许在烧烤店的时候她就戳破了这个现实,我是怂包,不如她勇敢。但我却不想辩解,因为事实如此,目前我无论如何都是无法说服自己的。

房间一下安静下来,床头微弱的暖色灯光打在我们的床上。

“一肆。她轻声呢喃。

“嗯?我轻轻应了声。

“你有过几个女朋友。她拉了拉被子问。

“一下就扯到这么敏感的感情问题上了吗,童姑娘。我侧身帮她把被子理好后说。

“我一向很直接的。她耸了耸肩说。

“能问问你知道答案后想做什么吗。我说。

“你回答以后不就知道了。她说。

犹豫片刻后我缓缓开口,说“两个。

“就两个?她似乎有些吃惊,扭头看向我问道。

“我像是有很多个前女友面相的人吗。我挑了挑眉说。

“你的气质很像。她抿了抿嘴唇说。

“是想说我这副与世无争,处事不惊的衰样,是被很多个女人伤害后才有资格拥有的意思吗。我自嘲道。

“算是吧。她手指抹过唇边说。

“感情带来的伤害,以用情程度衡量就够了,恋爱次数无法说明什么,情到深处,带来的反噬自然是可怖的,在一起时有多在意,分开后就有多惨痛。我平静道。

“嗯……我能听听,你的故事吗?就当是为这漫长无聊的夜增添些乐趣叭。她看向我说。

“拿我寻欢呢?我没有不悦,用手掌轻轻压了压她脑袋说。

“没有哦。她按下我的手,把脸贴在上边,环抱上来。“不许以小人之心夺姐姐之腹。

“初恋和第二任,想听哪一个。我右手下意识摸了摸床头柜,却发现烟在另一边。

童姑娘乖巧地松开手,将我放在另一头床头柜上的烟和烟灰缸一并递到我的面前。见她如此,我不禁挑了挑眉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浮。

从她手中接过一众东西后,我叼上烟拿起火机准备点上,反复试了多次依旧无果,上边空调吹出的冷风落下,指头在火机齿轮上划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火苗总在燃起后摇曳几下后黯淡熄灭。

直到一双白皙的手护悄然了过来。火苗终于燃起,在那双手设下的屏障结界内经久不息。

我第一时间没有凑近火苗点烟,而是将目光移向这个此刻满眼平静歪着脑袋的姑娘。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忘了点烟,下意识脱口而出这句。不再似刚刚那般随意提起的,我是那样迫切想知晓她的名字。

“算是接下去听故事的交换吗。火光映射下,她露出柔和的笑容。

“不算。你不说,故事我依然会讲的。我说道。

“把烟先点上吧。她看向那抹火光轻声道。

“抱歉。我咬着烟说,低下头让烟触到火光燃起。

随着几缕青烟飘散,火光熄灭。我再次望向她,等待她的回应。

她把手撤下,靠到我耳边低语。

“我叫童一娜。

《呼吸的烂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