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钟先生心痒难耐

>

钟先生心痒难耐

苏眠 著

苏眠 钟先生心痒难耐 钟南衾 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类型《钟先生心痒难耐》,现已上架,主角是苏眠钟南衾,作者“苏眠”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钟南衾没说话,而是伸手打开了刚刚那本资料。视线扫过去,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东西。合上资料夹的那一刻,他开了口,“他几点放学?”“四点半。”“嗯,推了下午四点以后的预约,我去学校一趟...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苏眠钟南衾   更新: 2022-11-24 11: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钟先生心痒难耐》中的人物苏眠钟南衾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霸道总裁小说,“苏眠”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钟先生心痒难耐》内容概括:钟一白一听,小眉头立马皱了起来,“这才几点他都下班了?”苏眠没回他,直接摁下了接听键,“你好钟先生”话筒那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哪?”“嗯?”苏眠愣了一下,但接着反应过来,“你已经过去我那边了吗?不好意思,我带一白出来了”“在哪?”那边回她的依旧是这两字听嗓音,似乎已经有些不耐苏眠,“......在附近的沃尔玛““等我!”那头说完,不等苏眠...

第16章 她是我最喜欢的女人

深夜,宽阔的马路上,宾利车在疾驰。

车内,一片冷寂。

从坐进来就一直没敢动的苏眠终于忍不住抬眸,偷偷的瞄了一眼驾驶座上的男人。

不瞄还不知道,一瞄就彻底吓到她了。

男人视线笔直的看着前方的道路,眼神冰冷;略显锋利的眉毛紧锁,薄唇紧抿……还有那张脸,此刻沉得让人心悸。

快速收回视线,苏眠绞尽脑汁的想……她要不要开口说点什么。

可一想到此时此刻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冷漠气息,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如此反复几次,苏眠也放弃了。

就这样,两人一路沉默着,直到车子停在苏眠住的小区门口。

苏眠解开安全带,抬眸看向钟南衾,轻声开了口,“钟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

说这话的时候,苏眠是带着笑的。

她内心希望,两人能一笑泯恩仇。

但钟南衾连一个眼角的视线都没给她,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方向盘。

开口,“不用。”

嗓音疏离得就像两人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见他不愿多说,苏眠也没再开口,推门下车。

关上车门,她正想着和他说声再见,却不料车子立马动了起来,下一秒,车子就擦着她身边快速驶了出去。

苏眠,“……”

连句再见都不愿说?

可想而知,她这次把这位钟先生得罪完了。

不过这样正好,毕竟她也不想和他多接触。

这样的男人,在别的女人眼里是蜜糖,在她眼里却是不敢沾惹的砒霜。

……

钟南衾再次回到医院,已是十点。

老太太正在一旁的沙发上打瞌睡,见他回来立马就来了精神。

“把苏老师送回去了?”

“嗯。”

老太太还想问点什么,却被钟南衾的一记眼神给制止了。

“您又在想什么?”钟南衾无情的打碎了老太太的幻想,“您有时间不如多打几把麻将,输了钱算我的,别瞎操心我的事。”

老太太一听他这话就炸毛了。

要不是因为钟一白已经睡着了,估计她能气得跳起来。

“钟老二,你要不是我亲生的,我才懒得管你的事。”

钟南衾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我已经给家里打电话了,一会儿来人接你回去。”

老太太见他转移话题,气得瞪他,“这个苏老师我看着不错,性子温柔随和,更重要的是,我看一白挺喜欢她的。”

钟南衾淡淡出声,“那又如何?”

“你不考虑考虑?”老太太一屁股坐在他身边,满眼期待的继续游说,“你放心,只要对方姑娘身家清白,我和你爸不讲究门当户对那一套。”

钟南衾缓缓收回落在电视上的视线,看向一旁的老太太。

眼眸深邃无波。

薄唇轻启,他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她?你想让别人说我老牛吃嫩草?”

老太太一愣,“她多大了?”

“二十二。”

老太太一听就沉默了。

半响之后,她幽幽开口说,“你今年三十三,她才二十出头,这年龄还真差不少啊。”

钟南衾没理她。

隔了一会儿,老太太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不对呀,你是怎么知道她多大的?”

钟南衾,“……”

为什么接她的司机还没来?

……

接下来的两天,苏眠一下班就去了医院,在那儿待一个小时就赶紧走了。

如她所愿,她再也没碰到过钟南衾。

钟一白在医院待了三天,第四天就活蹦乱跳的去了学校。

经过这三天的相处,苏眠已经成了钟一白嘴里最喜欢的女人。

于是,在午睡的时候,有个小男孩不好好睡觉,苏眠正想抱着他哄睡时,钟一白不满的站了出来。

他圆嘟嘟的小脸上不爽极了。

“罗淘淘,你都多大了还让老师抱着睡?”

罗淘淘吸着鼻涕不甘示弱的回他,“我就喜欢苏老师抱着我睡。”

“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你不懂?”

钟一白比同年龄的孩子早熟。

他说的话罗淘淘自然不懂。

“什么不亲?苏老师就和我亲。”

钟一白斜睨着他,一脸鄙视,“你的脸呢?”

罗淘淘立马指着自己胖嘟嘟的脸颊,“在这儿呢。”

钟一白,“……“

算了,跟这小屁孩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于是,他看着一旁在给罗淘淘整理床铺的苏眠,一改之前强势的语气,弱弱的问她,“苏苏,你真的要抱着这个鼻涕虫睡觉吗?”

苏眠一边整理床铺一边头也不抬的回道,“淘淘感冒了,我得多照顾他一下。”

“可他是个男人。”

一旁另外一个老师笑了,“钟一白,你知道什么是男人?”

钟一白不服的看着她,“我就是男人。”

那个老师彻底被他逗乐了,笑得前俯后仰。

一旁的苏眠也有些忍俊不禁,她抬头看着鼓着小脸的钟一白,“你们在老师眼里都是孩子,如果你感冒了,老师也会抱着你一起睡的。”

钟一白一听,眼睛一亮,“真的吗?”

苏眠已经收回了视线,随口回他,“嗯。”

……

放学回家的路上,钟一白问接他回家的大壮。

“大壮叔叔,你会感冒吗?”

大壮人如其名,长得又高又壮,是名退伍军人,被钟南衾找来给钟一白当司机,其主要目的也是为了保护钟一白。

此刻听他这么问,就回道,“会。”

“那你是怎么感冒的?”

“着凉了。”

“冻的吗?”

“嗯,洗完澡之后不小心吹了风。”

“哦。”

……

晚上,钟一白洗了澡,连小内裤都没穿,就这样光着屁股站在阳台上…..吹风。

第二天早上,他如愿以偿的感冒了。

早餐桌前,钟南衾听着他一边吸着鼻涕一边喝着粥的动静,忍不住皱了眉头,“昨晚又蹬被子了?”

钟一白心里有鬼,不敢看他,只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嗯’。

钟老二太精明,要是让他知道事实的真相,估计会当场拍桌子翻脸。

坐在他对面的钟南衾自然不知道他此刻的小心思,见他难得的安静,还以为他感冒了难受。

于是,继续对他说,“今天跟老师请假,我带你去一趟医院。”

钟一白一听,立马就慌了。

“不用,真的不用,”他说这话的同时鼻涕流了下来,他一边往里吸一边说,“就流鼻涕,不发烧不头疼,能上学。”

钟南衾一脸怀疑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钟一白天生不爱学校,这是钟家所有人都知道的。

他原本以为听到‘请假’这两字钟一白会很兴奋,可结果却出乎他的意外之外。

对面的男人目光冷锐,犀利。

钟一白艰难的咽了咽唾沫,解释道,“有苏苏在呢,你别担心。”

苏苏……

钟南衾挑眉,“你和她关系不错。”

钟一白原本白嫩的小脸有些红,他一脸羞涩的说,“苏苏对我很好。”

“很好?”

钟一白忙点头,漆黑的大眼睛里都是认真,“爸爸,实话告诉你吧,她是我除了奶奶之外最喜欢的女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