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温南枳宫沉 著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宫沉 武侠修真 温南枳

武侠修真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是由作者“温南枳宫沉”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温南枳宫沉,其中内容精彩片段:”忠叔严肃道,“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你的存在和林秘书的存在本身没有冲突,即便有……南枳小姐,你才是宮先生的妻子,你懂吗?”“我不是自愿的,我是被逼的。”温南枳摇摇头,看着剩下的食物,她一点胃口都没有了。“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忠叔皱眉道...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温南枳宫沉   更新: 2022-11-24 12: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武侠修真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主角分别是温南枳宫沉,作者“温南枳宫沉”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忠叔看到宫沉歪着头闭眼睡着了,十分的诧异忠叔小心的替宫沉盖上被子,然后示意温南枳继续温南枳没有见过睡着的宫沉,没有邪笑,没有冰冷嘲讽,更没有狂风般的暴戾,宫沉安静下的容颜冲击力实在太大宫沉,一个安静睡觉的宫沉,身为男人却太漂亮了并非女气,一眼就能分辨的性别,却还是想用漂亮两个字形容他……宫沉很久没有睡觉了,靠酒精麻痹也只不过能让他昏沉沉四五个小时,但是这次他睡...

第25章 是你?

林宛昕刚介绍完自己,楼上便有了动静。

宫沉和顾言翊并肩缓缓走了下来。

宫沉一身深色西装,暴君一般的气势,锋芒毕露,一张肃然冰冷的邪魅俊脸,倨傲不可一世。

而顾言翊则与宫沉相反,浅淡的笑意常挂在嘴角,浅色的便服,俊颜如玉,像是花园里落下樱花花瓣,透着让人心动的粉色。

宫沉扫了一眼躲在忠叔身后的温南枳,才看向林宛昕。

林宛昕盯着从楼上走下的宫沉,目光晃动,微愣三秒,立即尽职的上前靠近宫沉。

“宮先生,由于之前的秘书离职,我是新来的秘书,我叫林宛昕。”

林宛昕对着宫沉再一次介绍了自己,相比之前的自我介绍,言语中多了一丝温柔。

“嗯。”

宫沉伸手接过了林宛昕手中的文件,熟若无人的翻阅文件。

林宛昕迅速进入自己的本职,打开平板,快速的表述着,“下午一点有个洽谈会,三点合作公司有个阐述会,六点约了李董吃晚餐……之前秘书交接的所有资料我已经准备在了邮件中,路上宮先生就可以查看。”

“嗯。”

宫沉一边低头看文件,一边听林宛昕说话,一个嗯字已经肯定了林宛昕的工作能力。

林宛昕看着宫沉的侧脸,莫名的一笑,十分的明艳好看。

走到门口的宫沉突然停步,回头便看到顾言翊停在了温南枳的面前,他面色一沉。

“顾言翊,还不走?你不是下午出诊?”

“来了。”

顾言翊原本想对温南枳交代两声,听宫沉开口,便对她笑了笑就离开了宫家。

温南枳从忠叔身后探出脑袋,看着宫沉和林宛昕上车离开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

上了车,宫沉抬手捏了捏眼角,闭目养神。

林宛昕立即闭上嘴,捏着文件的手指开始隐隐发力,深呼吸才缓缓抬头看着身侧坐着的男人。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她站在了这个男人的身边。

不论吃多少苦,她都想自信的站在他的面前,做一个足以匹配他的女人。

她略微贪婪的目光描绘着宫沉的侧脸,深刻的五官,静如画,一切色彩都不能描绘出他的深邃和难掩的气势。

即使闭着双眸,那眼角扬起的魅惑,勾人心魂,让人的心随着他放慢的呼吸同频率的跳动着。

而宫沉却微微睁眼,眼底没有一丝波澜的注视着眼前的女人。

“你身上什么味道?”

“对,对不起,我……我以后不会擦香水了。”林宛昕吓了一跳,立即将身体挪回贴着车门。

宫沉早就注意到了林宛昕靠近他,只是突然闻到了一点熟悉的味道让他直接点破了眼前的气氛。

“不是。”宫沉蹙眉,“不是香水味。”

林宛昕一怔,抬手闻了闻自己的手臂,为了今天上任,她特意擦了一点新买的香水,作为名牌香水,应该不会难闻才对。

看着宫沉深皱的眉头,她突然想起什么,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件东西放在手心递给宫沉看。

“宮先生,是这个吗?”

宫沉随意扫了一眼,目光一愣,看着林宛昕手心里的红玉髓珠串,和他手边的一串一模一样,就连银薰球的雕刻都是一样。

宫沉让人去问过,这种雕刻是十几年前的工艺了和花样了,现在早就没有这种东西。

林宛昕急切的解释着,“熏球里可以放固体香,贴身佩戴久了身上就会沾染熏球里的味道,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平时都贴身戴着,今天我第一天上任,担心这个颜色太突兀,所以拿了下来,宮先生……”

林宛昕原本自信的脸颊显现一丝的羞红,轻声道,“这份工作对我很重要,冲撞了宮先生很抱歉。”

“你妈妈留给你的?”宫沉冷声询问。

林宛昕点点头,“我妈妈说是我父亲离开的时候给我们订制的,原本是一对,可惜……丢了一个。”

林宛昕顿了顿,想起了什么,最后选择了轻描淡写。

“是你?”宫沉眯眼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身形的确和飞机上的女人相似。

林宛昕惊喜的看着宫沉,难道宫沉还记得她吗?

宫沉并没着急表明身份,而是拿起手串套在了林宛昕的手腕上,低沉道,“不要擦香水,就这样。”

“好。”林宛昕干练的模样顿失,手腕一阵滚烫,引得她目不转睛的盯着。

……

进了公司,林宛昕立即调整了心态变成那个精明能干的秘书。

而公司里的人看到宫沉犹如见了鬼一样,恐惧又担惊受怕,各个站着笔直向他问好。

“宫总好。”

宫沉带着林宛昕从电梯走出时,外面已经有一个男人等候着了。

“宮先生。”助理金望微微垂首问好。

宫沉沉默不言,脸色也不明。

金望跟了他有些年头了,帮他处理公司之外所有的事情。

要不是驻扎在公司的秘书前段日子辞职,是不会有林宛昕什么事的。

宫沉出了名的难伺候,所以金望只能来公司暂代秘书一职,直到通过重重考验的林宛昕出现,他才卸任重回助理之位。

林宛昕站在秘书的办公桌前,柔声道,“我去替宮先生准备咖啡。”

“嗯。”

说完,宫沉直接进了办公室。

金望惊奇的盯着宫沉的背影,竟然对新来的秘书出奇的好,难道之前走掉的二十八任秘书是哪里不合宮先生的胃口吗?

金望跟着宫沉走了进去,收起自己八卦的心思,笑道,“宮先生,你让我去找的那个女人,暂时没有消息。”

“你查一查林宛昕是不是在飞机上?”宫沉交叠双腿,随意慵懒的坐着,无论什么姿势,举手投足都带着摄人的气势。

金望立即打开了航空公司送来的资料,往下滑了两页,眼前一亮,“在。林宛昕也在飞机上,难道是她……这么巧?”

听闻,宫沉便沉思了起来。

他拉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手串,上面的味道已经很淡了,但是和林宛昕身上的味道很相似。

“宮先生,你和那位小姐在洗手间……咳咳。”金望看着手串,清了清嗓子,“没有特别的具体特征,除掉飞机上不符合性别,年纪,短发,短裙的人还有几十个人,而且……找到了话,宮先生打算怎么处理?”

宫沉盯着手上的手串,清透的红色异常的扎眼,瞬间就让他想起了飞机洗手间狭小的空间里,那个女人慌张的低喘声,光是想就能毫不费力的勾起他所有的感官。

经验所得,那个女人肯定是第一次,身上也散发诱人的淡香。

“我要她。”宫沉薄唇中溢出深沉却分量极重的三个字。

金望一愣,“是,宮先生。我会尽快核实林秘书的身份。”

两人交谈时,门外的林宛昕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捂着双唇,眼眸里晃动着错愕和不知名的神色。

她悄悄的回到了茶水间,手指颤动的放下咖啡,指腹不停的摩擦着手腕上的珠串。

宫沉怎么可能还有一串?

明明那一串已经……消失了呀。

林宛昕心口躁动不安,手心沁出一层冷汗,摩擦在珠串上,珠串跟着变得光亮无比,越发的清亮滴血似的。

玻璃橱柜上映照出她的脸色,再精致的妆容都遮不住她的焦躁,来回走动间,让她看上去有些慌张和狼狈。

宫沉要得到飞机上的女人。

不!不能!

她用了这么多年才走到了今天的位置,她还没来得及让宫沉发现她的好。

凭什么让一个不知身份的女人抢去?

她每一步都是靠自己走过来的,其中的艰辛没有人能明白,她这一切都是为了宫沉,还有谁能比她爱宫沉?

没有!

这样的想法一点一点将她的理智从脑海里挤出去,她双手撑住整理台,台面的冰冷从手心一点点传至心口,她低头盯着自己的珠串,瞳孔里满是狡猾。

“林,林秘书,你没事吧?”同事站在林宛昕背后询问着。

林宛昕抬起头,玻璃橱窗上再一次映照出她的脸,一张带着淡笑又自信的娇艳面容,眼角处展露着女性的风情,眼底一晃而过的算计被笑意取代。

她直起身板转身看着同事,“没事,我只是不小心给宫总的咖啡泡错了,有些担心而已。”

“没事,现在宫总和金助理在说话,你也不用进去打扰,只要重泡就行了。”同事安慰了一句。

“谢谢,我知道了。”林宛昕拨弄一番手腕的珠串,举起咖啡杯,看着咖啡从杯中倾泻进水池,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然后若无其事的按照宫沉的喜好重新煮好了咖啡,端着咖啡跨着自信的步伐走向宫沉的办公室。

站在门外时,她特意敲了一下门。

“宮先生,你的咖啡好了。”

“进来。”

林宛昕不慌不乱的将咖啡放在了宫沉的手边。

金望则与宫沉已经交谈完毕,沉默的站在宫沉的另一侧,低头用平板电脑处理着其他事物。

林宛昕瞄了一眼金望。

金望立即察觉到了异样,抬眸看向林宛昕,林宛昕只是淡淡一笑,笑容十分的艳丽。

金望直觉这个女人不简单。

她真的是宮先生要找的女人吗?金望收神继续低头处理事情。

林宛昕也拿出了自己的能力,迅速的帮宫沉处理事情,时不时她能察觉到宫沉投来的目光。

林宛昕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

她在等一个时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