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侯爷不好撩

>

侯爷不好撩

白小城 著

侯爷不好撩 古代言情 贺烬 阮小梨

最具实力派作家“白小城 ”又一新作《侯爷不好撩》,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阮小梨贺烬,小说精彩片段:”阮小梨一噎,心想这人真的是太小心眼了,她就偶尔抱怨两句,竟然要被记恨这么久......以往这时候,她早就狡辩了,但现在实在没力气,只好闭上眼睛默默地忍耐这份痛楚。贺烬等不来她的话,有些不悦:“你是哑巴了吗?”阮小梨只好再次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孙姨娘的衣裳......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

来源:阳光书城   主角: 阮小梨贺烬   更新: 2022-11-24 17: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侯爷不好撩,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白小城 ”,主要人物有阮小梨贺烬,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一想到拒绝的后果,是贺烬亲自过来给人撑腰,虽然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他也不能把自己怎么着,但架不住糟心啊......阮小梨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看了眼彩雀:“请进来吧”她懒劲上来没心思收拾,还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觉得以她和白郁宁的身份,对方肯定也不愿意看见她光彩照人的,索性就这么邋遢着见一见算了她们没什么交情,对方过来肯定也是为了面上好看,说不了几句话就要走的,而且屋子里这般清冷,人家那娇滴滴的大小姐...

第8章

他这么一说,阮小梨就不太想去穿衣服了,心里有那么点想和他拧着的意思。

再说这深更半夜的,正是该睡觉的时候,穿了衣服又要脱,麻烦不说,一冷一热的说不定要生病。

她虽然没说话,但心思太好猜,贺烬一眼就看了出来,音调不自觉一高,听着有些凶“还不快去!

阮小梨被他喊的脖子一缩,却还是犹豫着没动弹“爷你这不是马上就要走了吗……

贺烬脸一黑,阮小梨这是在撵他?

眼见他要发火,彩雀连忙拉着阮小梨去了耳房,忍不住叹气“姨娘唉,你真是,爷让你穿衣裳你就穿呗,有什么好犟的?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向说一不二的。

是啊,这样的人,昨天大庭广众的向白郁宁妥协了……

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阮小梨连忙摇了摇头“……没犟没犟,就是懒劲儿上来了不想动弹,我琢磨着他说几句话就走,才不想折腾的……

好吧,她就是想气一下贺烬,毕竟她后背还疼着呢,今天的话又那么不好听。

彩雀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话不能这么说,万一爷留下过夜呢?

阮小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心里是知道的,贺烬过来,肯定不是为了睡觉……她甚至宁愿怀疑贺烬是来特意来找茬的。

“绝不可能,要不要打赌?

彩雀一噎“您可消停会吧。

阮小梨有些失望,彩雀忽然托着她的脸端详起来“姨娘,你这额头怎么了?奴婢瞧着怎么好像有些红?

她之前回来的晚,天又黑了,一直也没仔细瞧阮小梨,现在才看见,她抬手摸了摸好像还肿了,怎么弄的?“

还能怎么弄得,被人看不顺眼,敲得呗……

阮小梨叹了口气,也没解释,随手裹了件厚棉袄就出去了,外头越来越吵,很快响起了女人的惊叫声,阮小梨正想问问是怎么了,门板就砰的一声被撞开了,管家带着侍卫冲了进来。

“给我搜……爷?

阮小梨被冲进来的人惊住了,管家也被坐在椅子上的贺烬吓了一跳“您怎么在这?那我们去别地儿搜……

贺烬冷着脸一摆手“搜你们的。

管家看了眼衣衫整齐的阮小梨,心里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还以为贺烬在这,是相信阮小梨的,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也是,一个青楼出身的娼妓,哪有什么资格被他家侯爷另眼相待,大约就是累了,恰巧寻了这么个地方休息。

想到这里,他也就不再客气,随手一挥“给我仔细搜。

彩雀下意识想去拦,被阮小梨抓住了胳膊别去,拦不住的,让他们搜吧。“

彩雀有些急“可是他们这么莽撞,东西弄坏了……

阮小梨压低声音和她说话“正好啊,府里给换新的。

彩雀又被噎住了,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可心里其实明白,贺烬在这里坐着,依然让人进去搜了,显然是不打算放过任何人的,这时候去拦着,不是摆明了和他作对?

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她忍不住看了眼阮小梨,她家姨娘看着傻乎乎的,其实是个很能看清楚形势的人。

外头逐渐嘈杂起来,哭喊的,求饶的,呵斥的。

但侍卫们好像聋了瞎了,根本不管不顾,很快乱七八糟的东西被扔了一院子,连带着几个强行阻拦的妾侍丫头们,都被赶到了院子里。

整座溪兰苑都充斥着恐慌和混乱,只有贺烬,他冷冷淡淡的看着,刚毅的脸上没有丝毫动容。

那天跪了一院子人的时候,他也是这副样子,冷漠的让人心里发怵。

阮小梨瞄了一眼,迅速收回了目光,心里有些庆幸,幸好她只是想靠着这个男人平稳过活下半辈子,没有别的企图,否则……

外头忽然有人喊了一声找到了,贺烬脸色骤变,腾的站起来抬脚走了出去,阮小梨屋子里搜查的人呼啦啦也都跟着走了,只剩了一地狼藉。

然而这还算是好的,大概是忌惮着贺烬在这里,侍卫们下手都留了情,至少家具摆设都是完整的,其他屋子就没这么幸运了,连贴身的衣物都散了一地。

彩雀连忙去看了她们的钱匣子,见东西没少才松了口气,可又有些难受这叫怎么回事……姨娘,你说自从这白姑娘来了,府里怎么三天两头的出事?她就是个煞星。“

她愤愤不平的嘟哝了一句,等着和阮小梨同仇敌忾,然而她等了半天,都没等到阮小梨开口。

“姨娘?

阮小梨连忙把视线从外头收回来,答应着看过来“嗯?什么?

彩雀看她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姨娘唉,你看看别人,遇见这种事儿,哪个不吓得楚楚可怜,你听外头现在哭的,都等着爷心软了去哄呢,就你没事儿人一样还在这看热闹。

阮小梨平白被教训了一顿,有些无奈“我还能有什么法子?

热闹都凑到跟前来了,不看不就白瞎了?

再说,贺烬也根本就不吃哭的这一套,外面那些等着装可怜的,还不知道什么结果呢。

但这种话说出来,彩雀肯定觉得她不思进取,所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咽了下去,催着彩雀走人。

“算了算了,明天再收拾吧,赶紧去睡了。

彩雀还想劝劝她对贺烬多上心,就被阮小梨抓着胳膊从地上拉了起来“去吧去吧,再不睡天都要亮了。

她有些无奈“好好好,睡就睡……您先上床去吧,奴婢熄了灯再走。

阮小梨爬上床,拍了拍身边“来这一起睡吧,没炭盆两个人挤着睡还暖和点。

“……万一爷……

“这个月都来过好几回了,怎么可能还来,快上来。

彩雀犹豫了一下还是关了门爬了上去,两人窝在被子里却都睡不着,外头还灯火通明,隐隐约约的说话声透过门板传进来,可却又无论如何都听不清楚。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