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敢死营

>

敢死营

秦风 著

军事历史 廖廖 敢死营 秦风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敢死营》,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精彩片段:“公主殿下,我们大秦对你没有恶意,只不过是想请你去雍都住上一年而已,一年之后,公主愿走愿留,悉听尊便,又何必让这么多忠心的卫士为了你而一个个枉死呢?”邓朴微笑着道。“这一路上,倒下的人已经不少了,公主殿下,不必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吧?也不用指望左立行左大帅来救你们了,他与李大帅硬拼一场,现在只怕已经是自...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秦风廖廖   更新: 2022-11-24 18: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敢死营》,是作者大大“秦风”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秦风廖廖。小说精彩内容概述:送信进城的仍然是那个走了一趟帽儿山的西秦年青军官但在城里,他感受的却是与帽儿山上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帽儿山的楚军,他看到的是平静,感受到的是漠然,沿途而上,那些楚军士兵最多翻翻白眼瞟他一眼,就又垂下眼皮去忙自己的事情,年青军官看到有人在用泥巴捏泥人玩儿,有人趴在地上,专心致志地观察一朵正自半绽开来的小花,有的腿翘得老高,正沐浴着阳光呼呼大睡,总之在山上,他没有感受到大战的气氛,但却让他浑...

第十一章:落地的军旗

秦风向前踏出了一步,手臂微微一紧,已是被人拉住,回过头来,却是已经处理完野狗伤势的舒畅站了起来。

“秦风,你不能杀他。舒畅此时的神色却是无比郑重。

“因为他是左相的儿子?秦风冷哼一声“我要杀他,不是因为他重伤了野狗,而是因为他斩了我敢死营的军旗。

这个理由,便是吵到天上去,我也有理。

“世界上有理的人最后输得一干二净的事情多了去了!

舒畅冷然地道“你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世界之上所有人在军法面前都是平等的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的脑袋至少会被砍掉八百遍。
你坟上的青草都长得会比人还高。

秦风一滞,恼怒地横了一眼舒畅。

“你还别不舒服,左帅为什么能容忍你,不管你犯了什么事儿,都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那是因为你是他麾下第一悍将,能帮着他立下功勋。

这些年来,左帅从一个光杆子军帅升到了一等候,这里头其码有你一半的功劳。
他当然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还等着你替他立下更大的功勋,让他更进一步,封国公呢!

但我敢说,你今儿个要是杀了这个杨致,他只怕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砍了你,把你的脑袋快马送到京里去。
你能替左帅挣前程,可杨相却决定着他的前程,孰轻孰重?

秦风没了,可以再找一个秦风,这世界上,能代替你的人难道就没有吗?舒畅道。

秦风轻轻地吐出一口气“你说得对,我不能让杀杨致。

“你这样想就对了!舒畅舒了一口气,人家都喊他舒疯子,但那只是对他的在医术之上的疯狂追求而言,而秦风,是个真疯子。

“不过我可以揍他吗?秦风笑道。

“揍一揍当然还是可以的,别整出人命来。

“好,这就结了!秦风嘿嘿笑着,紧了紧腰带,大步向前走去。

看着秦风离去的背影,舒畅隐隐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这小子到底准备怎么处理这个胆大妄为的纨绔子弟呢?

心中总是有一个不祥的感觉,一回头,看到跟着小猫来的两个卫兵正一脸惶恐地站在哪里。

他们的校尉此刻正在一边与剪刀比试呢,可怎么看也是一个找虐的一边倒较量啊。

他们看到的,就是他们的校尉正无时无刻地不以一种奇奇怪怪的姿式狼狈摔出去,却又马上爬起来,又嚣张无比地继续问候剪刀的每一位女性亲属,然后便又是一阵砰砰砰砰地对战。

“我说你们两个,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跑回去找左帅?舒畅一手揪了一个过来,低声道。

“找左帅?我们不敢!两个小兵头摇得像货郎鼓。

“不敢?舒畅鼓起了眼睛,指了指一边“你们要是不敢,你们的校尉就快要变成残废人了!

“那也不敢!俩小兵对视一眼,仍然摇头。

舒畅顿时气了一个倒噎,瞟了一眼远处还在继续找虐的小猫,看样子剪刀也觉得没啥意思,下手轻得很。

现在小猫问候的女性亲属已经快要词穷了,不过当舒畅听到剪刀老婆的名字的时候,他就知道,小猫今天就真没有打算站着出去了。

因为这是剪刀的禁忌,连秦风痛骂剪刀也从来不提他老婆的。

果然,剪刀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眼睛便红了。

“认识那个人吗?舒畅指了指还被围着的杨致。

“认识,昭华公主的护卫,当朝左相的公子。

“那这个呢?舒畅指着秦风。

“认识,秦校尉。

“很好,你们都认识,那么现在,秦校尉要去杀这位杨公子了,等杨公子掉了脑袋,左帅便会砍了秦校尉的脑袋。

然后你们校尉的脑袋也就要掉了,再往后,就轮到你们了。
要我现在去替你们准备几副薄木棺材吗?

俩小兵的脸顿时惨白。

“去中军大帐狂喊杨公子要死啦!最多被打一顿乱棍,要是杨公子真死了,你们就用得上棺材了。

舒畅话还没有说完,俩小兵已是撒丫子便向营外跑去。

杨致现在觉得尿急,在他的四周,数百名士卒举着铁刀,让他根本看不清外面的状况,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这时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军队之中,在别人的地盘之上。

这些士兵单个的或者他一个小拇指都能干掉一个,但聚集在一起,那就要人命了。

在京城,他曾经看到过一个大高手是怎样被军队干掉的。

那位大高手即便在天下,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但被军队包围之后,最后却死得凄惨无比,因为他不是被刀剑杀死的,他最后是活生生的被士兵啃死的,挠死的,抓死的,压死的。

哪怕他在这之前杀了成百上千的士兵,但最后,当他被一队队的士兵挤到了最中间之后,别说挥剑,他连一根小拇指也别想动弹,想眨眨眼睛都不可能。

他想逃,可是他不敢,因为他很清楚,在这些手握铁刀的士兵背后,一定有无数的弓弩正对着天空,要是自己想上天,绝对会被射成筛子。

虽然还是背负着双手,眼睛傲然上翻,但不断抖动的衣衫却暴露了他此刻最真实的内心状态,他怕了。

周围的士兵此刻已经没有了先前了喧嚣,但这死一般的压抑却更让他感到恐惧,而耳边传来的小猫不时的惨叫之声,更是让他紧张到了极点。

陪他来的小猫可也是西部边军堂堂的校尉,此时那惨叫之声代表着他正在遭受着非人的虐待,他都这样了,自己还能有好吗?

士兵们突然潮水一般的像两边退开,眼前出现了一个人,正是他此行想来寻诲气的秦风。

看到秦风,杨致反而松了一口气,与小兵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因为他们根本不会与你讲道理,但秦风就不一样了,他是军官,有前程,必然就要讲规矩。

一念及此,心中倒是松了大半。

傲慢立刻便回到了身上,腿也不抖了,脸色也红润了,“秦风,你想倚多为胜么?

秦风看着面前这位看起来风度翩翩的贵公子,鼻孔里哼了一声“杨公子,如果要倚多为胜的话,你觉得你现在还能站着与我说话吗?

“那又如何?就凭这些小兵么,你就不怕他们血流成河?

“当兵本来就是准备死的,我们敢死营的兵更是时时刻刻都在准备着死,不知道杨公子你准备好死了么?秦风仰天打了一个哈哈。

杨致打了一个突,因为秦风虽然笑着,但声音里透露出来的寒意,杀气却是实实在在的。

“你打伤了野狗,我不怪你,那是他学艺不精,你穿了他十几个洞,我也没有什么话说,谁让他打不过你呢,活该被人虐。

秦风冷然道“他丢了我敢死营的脸,回头等他伤好了,我还要打他的军棍,处罚他折了我敢死营的威风。

“既然如此,这些兵还围着我干什么?杨致冷笑。

“他们围住你,不是因为你打伤了野狗,而是因为你断了我敢死营的军旗,杨公子,你不是军人吧,你可知道军旗对一支军队意味着什么?

秦风淡淡地问道,“想来你也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在我接手敢死营之前,为了保护这面军旗,敢死营最惨的一次,全营只剩下三个人。
营校尉,三个副尉,尽皆死在旗前。

我接手之后,最惨的一次全营死了八成人,但这面军旗却从来没有倒下过。
可是现在他倒了,倒在我们自己的营中。

“军旗,是军人的魂,军人的胆,军人的命!

秦风一伸手,早就候在一边的和尚立马将秦风的铁刀送了过来。

杨致的脸再一次的白了。
他虽然不是军人,但毕竟也听过为了保护军旗,发生在战争之中那些惨烈的战斗。

先前逞威风的时候,忘掉了这些,只想大大地杀一下对方的威风,重重地打秦风一个耳光,可现在,貌似问题有些严重了。

“我……他正想说几句什么来解释一下,但秦风却打断了他的话,

“不过呢,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击败我,你便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可是如果你输了……

杨致顿时精神一振,“你说得是真的?

“当然。秦风举起铁刀,指着对方,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