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独家宠婚

>

独家宠婚

凤月医 著

傅宫凌 凤月医 独家宠婚 现代言情

《独家宠婚》是由作者“凤月医”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她抬眼对上了他的深邃,一点点的怒意被他压抑得很好,可是她的情绪也没好哪儿去,语气不善:“你指的是什么?”说完,她拢了一下发丝,自顾继续:“如果是冒雨上车,别误会,不是我喜欢淋雨,我只是不喜欢等,反正湿不了多少……”“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男人薄唇启了一条线,声音又沉了沉。她咽下剩余的话,依旧与他...

来源:掌读520   主角: 凤月医傅宫凌   更新: 2022-11-24 20: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独家宠婚》是作者“凤月医”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凤月医傅宫凌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不等他把话说完,凤月医却冷笑一下,抬手挣脱他,转身上了楼傅宫凌头一次这么被人甩脸,闭了闭眼,压下脾气,吁了口气,忽然扬声:“桑哲!”桑哲一听老大这雷鸣般的声音,快步进去“戴梦溪在哪?”傅宫凌下颚紧绷,温晚紧抿薄唇,走到玄关抬手挑了外套就出门桑哲愣了愣,快步跟了出去,说着:“应该去公司上班了”“让她来见我”傅宫凌上车之前冷声命令不知道老大怎么忽然这么生气的要找那个戴小姐,但还是点了点头,...

第8章 你跟他什么关系

傅宫凌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背影皱起眉,薄唇抿成一线,在桑哲递伞过来之际,一把接过大步踏进雨里,上了她的车。

“嘭”一声,车门关上,昭示着他的不悦。

凤月医却只是把湿了的大衣叠好,拍着潮湿的裤腿,没有看他。

“你什么意思?”忽然,身边的男人低低的开口。

她抬眼对上了他的深邃,一点点的怒意被他压抑得很好,可是她的情绪也没好哪儿去,语气不善“你指的是什么?”

说完,她拢了一下发丝,自顾继续“如果是冒雨上车,别误会,不是我喜欢淋雨,我只是不喜欢等,反正湿不了多少……”

“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男人薄唇启了一条线,声音又沉了沉。

她咽下剩余的话,依旧与他对视,他这是生气了么?为什么?在她印象里,他一直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喜怒都不形于色,今晚怎么了?被大雨扰了脾气?

对视良久,她就是不说话,安静的看着他。

傅宫凌恨不得撕下她这张冷艳的面具,好让自己不被她挫败。

可终究,是他压制怒意,下颚紧绷,“说要在外人面前给对方留足面子的人是你,大庭广众之下与人牵手的也是你,不感激我的解救,反倒摆脸色?”

她却是淡淡的笑了一下,略带嘲讽的看了他。

“铭爵是你的地盘,没人敢嚼舌;和你随行的那些人,看了你和戴梦溪一晚上,早该知道你我貌合神离,你的解救意义何在?”她不疾不徐的说着。

傅宫凌皱起眉,他早看出了她的紧张,刻意不让他与班若铭现在说话又如此的义正言辞,一点都不像希望和他修好的样子。

以前还时常听爸说她总是盼着他回家,现在看看,哪里盼着他回来了?

“你是打算跟我一起回家吗?如果不是,还是赶紧进去吧,戴小姐还等着你呢!”片刻不听他说话,凤月医才开口,声音里满是漠然。

听在傅宫凌耳朵里,却怎么都觉得话中带刺,转头看到了站在门口准备离开的班若铭,他没有下车,反而抬手摇下了车窗。

即便下着雨,夜色里,铭爵的璀璨映照,外人依旧可以把车内看个大概。

凤月医皱了眉看着他这莫名其妙的行为。

却听他忽而勾唇,语气却是冷沉“这里不是铭爵之内,却依旧大庭广众,还有人目带关怀的看着我们呢,演戏,就该演得彻底不是?”

她的不解没能问出口,话音一落,他却忽然托住她的脸,不由分说的覆唇攫取,强势不已。

一直觉得车里的空间宽敞,可是这一刻才觉得狭小,他凌人的气势携着刚入窗的凉气逼得她动弹不了,浓烈的酒味掩盖了他身上的檀香。

每一次的吻,都总是酒味,这是她所有的印象。这一晚他更是喝了不少吧?有多少又是替戴梦溪挡的酒?

不远处的班若铭,隔着雨幕盯着车内的两人看了会儿,几秒后却是莫名的笑了一下,转身上车离开。

凤月医终于抬手隔在中间,推拒他的胸膛,狠狠的往后退。

抬眼见他眼底微红,想必酒精起了作用,刚刚在大厅是他极力压下醉意,撑起的气势吧?

“你喝多了。”她急促的呼吸几下,对着他。

对面的人却扯了一下嘴角,轻轻嗤笑之间,果然都是酒味,他想自己的确醉了,可看着她退进角落,他直咬牙。

“是喝多了,但还知道你是我妻子!”征服欲是他这样的男人生来俱有的,于是,一低眉,峻脸压了过去,非要吻到她老实下来。

凤月医哪肯?一皱眉,抿了嘴唇,却抵不过他坚硬的铁臂,只得生气的冲他吼“傅宫凌!”

娇喝之下,他果然停了动作,因为她极少这样连名带姓的称呼他,以前会喊他宫凌哥,后来跟他说话,干脆没了称呼。

退开一丝距离,他却没有放过她,低眉之间,目光幽深,一手托着她的脸,一手锁着她。

良久。

“你跟班若铭到底什么关系?多久了?”看来他是醉了,冷不丁咬牙问了这一句。

他也的确开始后悔了,以往对她不闻不问,却忘了她身边有太多优秀的男人。就算他现在不爱她,却也绝不容许其他男人染指。

他对班若铭的了解,仅限于郦都两大家族之一的继承者,沉稳儒雅的背后,是别人望尘莫及的商业能力,与她,多么的匹配?

凤月医抬眸盯着他的脸,深邃的眼底藏着怒意,满满的占有欲,对她说话,就像在审问他的犯人。

她的脸也冷下来,满是嘲讽“你忘了,我们之间,私事互不干涉,你又为什么要问我和若铭的关系?我又何曾过问你和戴梦溪的关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