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我回乡村诡异的探险灵异经历

>

我回乡村诡异的探险灵异经历

庚一叶 著

悬疑惊悚 我回乡村诡异的探险灵异经历 童亮 青爹

童亮青爹是《我回乡村诡异的探险灵异经历》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庚一叶”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学校除了三叔之外,本来还有个女教工。可是她受不了大山里落后,想办法调走了,这个小小学堂就留下了三叔一个人。之后三叔要负责五个年级课程,是一件非常辛苦事情。不过他不仅将学校事情打理得服服帖帖,家里还种得有庄稼,养的有牲畜,忙完学校又忙家里...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童亮青爹   更新: 2022-11-26 01: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名叫做《我回乡村诡异的探险灵异经历》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悬疑惊悚,作者“庚一叶”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童亮青爹,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三叔的死已经成为了事实,我们谁也无从改变什么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回到乡下支教,就等同于三叔能够死而复生的道理一样,可是事实我明天就要跟那群孩子在一起了乡里的孩子不多十几个男孩,十几个女孩,只有一到二年级,三四年级没有学生,五年级一个学生我要像当年三叔那样,在同一个时间教不同的课程三叔以前通常会在讲一个年级课程的时候,另外两个年级就预习,或者做练习,唯一的办法只有这样岔开一整上午跟着这群学生...

第001章 二十年前一桩怪事

三叔儿子昨天突然去世了。

接到这个噩耗,我心里很沉重,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又回忆起二十年前一桩怪事。

这件事情跟三叔有关,也跟老学堂有关系。

三叔是个乡下小学教师。学校除了三叔之外,本来还有个女教工。

可是她受不了大山里落后,想办法调走了,这个小小学堂就留下了三叔一个人。

之后三叔要负责五个年级课程,是一件非常辛苦事情。不过他不仅将学校事情打理得服服帖帖,家里还种得有庄稼,养的有牲畜,忙完学校又忙家里。

村里村外人都挺佩服他,一个城里老师能比村里待惯了人还能吃苦,村民都想将女儿介绍给三叔。

对于我们,简单算数题目算错了,会揪我的眉毛,疼得扎人心。

他虽然打人,从来不打脑袋,村里家长觉得三叔这样做是对的。所以我们都怕他,不敢犯错。

在我印象中他的身上充满了正直、威严、清高、亮洁这些词语,可是有些事情一旦让我看到,又觉得他很虚假。

那年秋天,学校前面稻穗黄了,风一吹,穗像金粒儿一样“碎碎”作响。

这是丰收季节里,很平常一个黄昏,天际有烧得通红的云朵翻滚。

我中午对水龙头喝多了凉水,跟三叔请假去了趟村医疗室。我回教室拿书和本子晚上写作业,刚走到门口,轻轻一推门。

讲台上,三叔把班上一个女孩搂怀里,然后解开了女孩扣子,左手来回在女孩连衣裙下大腿抚摸。

然后手又慢慢的钻进了伞裙,颤抖右手缓缓伸进女孩白嫩嫩胸口。

当那片白色映入我眼帘,我心脏激烈跳动着,脸刷的红透了,有些害羞的闭上了眼睛,用手遮住脸。

可是趴在门边的我又很迫切想看里面两个人做这种事情。

这次之后,我脑袋里天天都想着女孩那个圆乎乎东西。

跟三叔的那个女孩叫英子。

英子是学校隔壁英叔家女儿,比我大一年级。我们都在同一个教室上课。

她人长得很好看,稚嫩的皮肤,一对水哇哇大眼睛,柔黑头发如瀑,笑起来两个小酒窝迷人极了。

她身材也尤其高挑,这段时间里胸口也像是打了发酵粉一样膨胀起来,走起路来大腿扭来扭去。

同龄孩子都喜欢她,可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跟三叔有这事儿。

后来接连几次,故意刚出校门又折回来,看看这个叫英子女孩有没有再一次做这种事情。

可结果是很遗憾的。

我也以为童年也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

然而事情永远不会像我想那样一如既往发展。

我们等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英子在一个星期前就掉学校老水井里淹死了。

三叔得到这个消息时候,捏粉笔手一整天都在抖,讲课语无伦次,犯了很多低级错误。很反常。

平时三叔是不允许我们犯错的,他教学对学生要求是十分严格,这次的行为让其他学生很费解,真相只有我知道,我觉得英子死一定和三叔有关系。

我晚上回去睡不着,一想到三叔将英子按在讲台上画面,我又想到那时候英子从水里捞出来那张白得吓人脸。

这件事情后,我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不退,在村卫生医院挂了好几天水都没有效果。

最后不得不请了长假,父母陪我到县城医院看病也没弄好。

回来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裹着被子,感觉整个都要热死了,迷糊中,听到奶奶在门外喊魂。

奶奶喊完魂,蹒跚到我床头,踉踉跄跄将一碗红糖水递给我,拉着我的手说:“亮亮啊,奶奶给你魂喊回来了,安心睡吧!”

在奶奶陪伴下,给我讲着她往事,讲她上山砍柴的时候天黑了,碰到各种各样怪事情。

出完汗后,浑身都疲乏了,我将信将疑的在她嗡声嗡气中进入梦乡。

等第二天醒来,奶奶不见了,说来也奇怪,大医院查不出的病,经这么一喊,烧便退了。

病好了之后我又重返校堂了,那件事情我也很少再去想。

三叔依然勤恳受人爱戴。后来村里屠夫将女儿嫁给了三叔。两个人结婚后,有了一对小孩,生活幸福。

我也从他那小学升到镇上初中。一周才能回来一趟,他家跟我家不住一块,老学堂也很少去,和三叔相处机会就更少了。

到我读初二。那年收耕农忙时节,三叔后一阵子要去城进修。所以来我家,跟父亲谈换工夫事情。

父亲答应了。

那个周六周末,我家割稻,有专门割稻的,也有专门挑稻靶的。

他媳妇割稻,他就帮忙挑稻靶。

他媳妇割稻子时候,把一个一岁半和三岁娃娃搁在田梗上。

天大黑,媳妇用箩筐一头挑着稻子,一头把俩娃放里面。鸟儿和山上狼豹“呜滴呜滴嗷嗷嗷”乱叫。

她走得急,就紧着小跑。

到岭口,看到天边乳白,心宽了一点,可感觉担子一边箩筐轻了许多。

一望箩筐破了一个大洞,儿子山牙虽在,女儿虎妞不见了,三叔嫂慌了神,扔了麦担子,让三叔去寻。

三叔打着火把顺着原路找。到山沟子里,远远就听见婴儿“呜呜”哭泣声音。

三叔摸着声音源头,看到一个披着人衣服东西在烂木树旁边玩泥巴。

他凑近拿火把一照,发现小东西是背对着他的,衣服是女儿的。他又不敢确定衣服下面东西是不是女儿!

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根圆木去捅,这东西却“呜咽”着抽泣起来。

三叔一激动,就扑了上去扯衣服。

哪里知道,这衣服掀掉,露出一个尖嘴胡塞,毛茸茸绿幽幽眼睛黄皮子。

黄皮子很灵活的窜上了树,三叔却掉进猎人设下陷阱里摔断了腿。

黄皮子看三叔起不来了,从树上跳下来,像人一样,竖着将前肢藏在背后,在洞口转了两圈。

然后抱着长长竹竿,把树上蜂窝捅下来。

蜂蜜掉进陷阱里把黑瞎子引来了,可怜的三叔活活被人熊舔掉半边脸,疼疯了,爬到山上躲起来了。

村里人找了三天三夜,人影儿都没有了。

再没两天后,便在山里沟子里见到一个撕掉脸皮尸体。

我们这里。人死了需要将死人洗漱干净,然后穿上寿衣,最后入棺。

可是三叔尸体早已经腐臭,只好把尸体裹上被褥,直接放到棺里。

帐房里等和尚测生成八字,后根据和尚查的课时间出世。最后抬官匠抬到坟里入葬。

三叔一生到这里也就画了一个句号,成为了老人们茶余饭饱后的民间传说了。

可是谁知道世事就是这么无常,二十年后今天,三叔那个唯一活下来儿子也英年早逝。

父亲通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回忆起三叔我很感慨。

同时父亲常年劳作,积劳成患,整宿整宿的会睡不着觉,他甚是想念和牵挂我,念回一趟家。

《我回乡村诡异的探险灵异经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