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

>

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

念你长安 著

东方宸斐 古代言情 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 苏璃

苏璃东方宸斐是古代言情小说《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念你长安”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苏璃看着顾长乐脖子上无意中露出的红痕,打趣道。顾长乐闻言顿时面红耳赤,娇嗔道:“阿璃!你再这样逗我,我可要生气了。”“哈哈哈,我哪有逗你呀,姐姐过得幸福美满,我是替你开心呢。”苏璃连忙笑着解释道...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苏璃东方宸斐   更新: 2022-11-26 02: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讲述主角苏璃东方宸斐的甜蜜故事,作者“念你长安”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老板,你不会又不开门吧今天?”“额,开开开,谁说不开门了,去把牌子取下来,今天就演《千金小姐和她的忠犬侍卫》吧,你和慕雪两个人演男女主,正好”之前苏璃闲着没事,专门给乔洛他俩编了这个故事,当时跟他说的时候,还问能不能写到结婚生子,苏璃一听就懂了,特意加了不少吻戏乔洛一听,脸红地说:“这不好吧,小雪她哥哥会打死我的!”“你俩都要成亲了,他不会打你的,再说了,会有纱帐遮挡,下面的人看不清的,哈哈...

第3章 父子相见

次日,顾长乐果然来了,不但还了苏璃的三百两银票,还送了她一些东西。也正如苏璃说的那样,顾长乐看了一场戏后,就喜欢上了这种表演方式。而后的日子里,顾长乐没事就来找苏璃,两人的友谊也急剧升温,从开始的客套,到后来的闺中密语,无话不谈。

“姐姐,你与孟大人的感情可真好,都这么多年了,你俩还这么热情如火呢。”苏璃看着顾长乐脖子上无意中露出的红痕,打趣道。

顾长乐闻言顿时面红耳赤,娇嗔道“阿璃!你再这样逗我,我可要生气了。”

“哈哈哈,我哪有逗你呀,姐姐过得幸福美满,我是替你开心呢。”苏璃连忙笑着解释道。

顾长乐看着水眸灵润,嫣然巧笑的苏璃,赞叹一声说“像阿璃这般花容月貌的姑娘,不知今后会便宜哪家的儿郎。哪怕我与你相交尚浅,都开始不舍了。”

苏璃倒是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情,她略微思考了一下说“嗯……,那必然得有绝世美貌,还得有钱,这样我才能考虑考虑要不要嫁给他。”

“咦,原来你还是个以貌取人的呀,长得好不好看那么重要吗?”顾长乐揶揄道。

“那是当然啦,成亲了是要过一辈子的,若是整天对着一张漂亮的脸,心情也会变好的。”说着苏璃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张昏迷的脸,心想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遇到那人了,还没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呢。

顾长乐听完竟觉得有几分道理,略一思索说“唔,要说绝世美貌的话,瑄王府里那位倒是符合你的要求。”

“瑄王府?是王爷吗?那我可不敢想,我就是一介平民,哪里能高攀皇家的人,再说了我也不想找当官的。”苏璃才不想嫁给什么达官显贵呢,那得有多少烦心事啊,自己就想当个咸鱼,没有那么大出息的。

顾长乐点了点说“对啊,就是瑄王殿下,他被京城的姑娘们封了个京城第一美男的称号呢,我也见过数面,端的是玉树临风,俊美无双。”

“那他这么受欢迎,肯定早就妻妾成群了呗。”

顾长乐摇了摇头说“那阿璃你可就猜错了,瑄王殿下如今还未成亲,甚至连一房妾室都没有呢。”

这不是断袖就是不行啊,苏璃觉得自己破案了,但是这可不兴说啊,于是转移话题道“姐姐你这么夸别的男人,孟大人不会吃醋吗吗?哈哈。”

顾长乐脸一红说“他也长得挺好看。”

“咦…,情人眼里出西施啊,姐姐说的不算,有时间带来让阿璃也认个脸熟呀?”

顾长乐想了想,最近孟启阳也挺忙的,正好可以过来放松一下,就说“好啊,等他休沐了,我就带他一起过来看戏。”

“那我就恭候你们俩的大驾光临啦。”

一连几日,顾长乐都没有过来,就在苏璃以为出了什么意外的时候,一天下午,顾长乐带着孟启阳一起过来了。

苏璃热情地和夫妻俩打了招呼后,就找了个借口,把顾长乐支开了。然后让苏玄英借着送茶水点心的时候,见一见孟启阳,并把信给他。

苏玄英端着托盘,紧张的手心都是汗,他看着眼前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心想原来他长这个样子。

他小心的把茶水放在桌子上,说“大人,请用茶。”

孟启阳闻言,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后又放下,却一眼也没有看他。

苏玄英心中失落,但还是鼓起勇气,声音略微颤抖地说道“大人,您还记得李秋兰吗?”

孟启阳听到后身躯一震,他已经快十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他转过头来,坐直了身子,目光犀利地看着他问“你在哪听到这个名字的?”

苏玄英被他的眼神吓到了,他双手搅在一起,小声地说“她,她是我娘。”

孟启阳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他,他曾经派人回去查过,派去的人说母子都死了,为什么这个孩子还活着!

他沉下了脸“我并不认识什么李秋兰?”

苏玄英闻言满脸的不敢置信,急忙又说道“怎么会不认识呢,青叶村,李秋兰,还有孟玄英,是您亲自取得名字啊?您都不记得了吗?”

孟启阳一脸的不耐烦,说“我只有一任妻子,她叫顾长乐,也确实有一孩子,但是他叫孟子言,你说的两人我都从未听过。”

苏玄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全身麻木。他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颤抖的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封旧的发黄的信封。

“您看看这封信,是我娘临终写的,您真的不记得她了吗?”

孟启阳沉默了一下,伸手接了过来,拆开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越看脸色变得越难看,未看完就把信塞回了苏玄英的怀里,阴着脸,恶声威胁道“你认错人了,信中说的人不是我,我也不认识李秋兰,孟玄英!别再来打扰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推了他一把就走了。苏玄英却被推的摔在了地上。

当苏璃拉着顾长乐从后院走出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孟启阳甩袖离去,顾长乐看到后连忙和苏璃打了声招呼,便追了上去。

苏璃看着孟启阳的样子,估计是父子相见闹得很不愉快,她连忙跑上楼去找苏玄英。

只见屋中地上散落了几张信纸,苏玄英也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身体微微颤抖。苏璃见状,连忙跑过去,蹲在地上,着急地问“玄英,玄英,你怎么了?”

苏玄英听到声音,抬起头,苏璃才看到他此时满脸泪水“姐姐,呜呜呜……,他说我认错了人,他根本就不认识我们。”

苏璃顿时火冒三丈“什么?他真这样说的?”

“他还叫我不要再去打扰他,否则就对我不客气。”

“这个王八蛋,玄英,你等着,我这就去打爆他的头!气死我了,连一个孩子也要欺负,真不要脸。”说着就要去追孟启阳。

苏玄英连忙拉住她,哭着道“姐姐,不要,不要去,你会被抓的。”

苏璃蹲在他的面前,把地上的信捡了起来放在一边,然后把苏玄英抱了起来“我不去了,玄英,你先起来。”

她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苏玄英,语气略微严肃地说“玄英,你听着,孟启阳本就是个心机狡诈的人,他不想认你,是怕你会影响了他的仕途,是你娘错付了相信他,他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做你的父亲,你对他保留幻想,只会变成他伤害你的资本。你已经长大了,我相信你可以想明白的,对吗?”

苏玄英听完止住了哭声,却低头不语。

苏璃叹了口气,抱住了他,又温柔的安慰道“玄英啊,不一定有血缘关系的才叫家人,姐姐从小就没有父母,一直都是一个人,直到遇见你,姐姐才有了第一个家人。家人的定义,从来都不是血脉,而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像我和你,就像我们店里的所有人。”

苏玄英闻言紧紧地抱着苏璃大声放肆地哭了起来,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喊着姐姐。

《穿越之为何摆烂这么难》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