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西雍风云录

>

西雍风云录

青柏散人 著

南宫寒 奇幻玄幻 棘婉瑜 西雍风云录

奇幻玄幻小说《西雍风云录》是作者““青柏散人”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南宫寒棘婉瑜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椎阳侯吴若谷久盼甘霖,急欲以募军充实守关战力。公子吴宾连日忙里往外,安排兵器调拨、器具制作、军粮储备等一应事宜,待诸事均备方拍马往军寨赶来。行至寨门,险些惊掉了下巴!一股莫名欢快的气息扑面而来。寨子上下,人声鼎沸,嘈杂不堪!老老少少如逛花园一般,有舞刀弄棍的,有谈天说地的,有嬉玩打闹的,哪有一丝军营...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南宫寒棘婉瑜   更新: 2022-11-26 02: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西雍风云录》,现已完本,主角是南宫寒棘婉瑜,由作者“青柏散人”书写完成,文章简述:胜者王侯败者寇郗子季倒也能屈能伸,颇有气度“今日不慎小折,他日再分高下!”南宫寒与李泽上前将郗子季扶至一旁,助他倚墙坐定只见郗子季保持吐纳姿态,却未行吐纳之功,只是双目紧闭,凝神静养气不同源,二人不敢贸然相助,只得在旁静候过了半柱香时间,郗子季掌心相交,缓缓提至上额,终吁出一口涩腥之气,看来彻底缓过劲了“多谢李兄与这位兄台出手相助,敢问高姓大名?”“复姓南宫,单名为寒”郗子季挺身起来...

第4章 乌合之众

清泉关往南十五里,有一处破旧军寨,原为卫所驻地,卫所裁撤后废弃至今。从北境六州募集的壮丁正在此接受整训。

按各地汇总报上的数字,本次募军人数约三千人。可这已过十日,才集中一千余人,急得主事将领连发文书告急。

椎阳侯吴若谷久盼甘霖,急欲以募军充实守关战力。公子吴宾连日忙里往外,安排兵器调拨、器具制作、军粮储备等一应事宜,待诸事均备方拍马往军寨赶来。

行至寨门,险些惊掉了下巴!

一股莫名欢快的气息扑面而来。

寨子上下,人声鼎沸,嘈杂不堪!

老老少少如逛花园一般,有舞刀弄棍的,有谈天说地的,有嬉玩打闹的,哪有一丝军营的气息,真是一个热闹的大集市!

吴宾策马冲过无人值守的寨门,四处寻不见守寨军士,气得大声怒喝“薛老三给我滚出来!”

眼见公子兴师问罪,军士们早已躲到一边、暗中通报去了。

自领命来寨后,清泉关前锋副将薛存礼简直度日如年,如坐针毡,这会儿他也算找到救命稻草了。

“公子你可算来了,赶紧给侯爷说说,把我弄回去得了,这活儿我干不了。”

吴宾火上心头,一抬手将热情扑上来的薛存礼推了个趔趄,斥责道“你这练的是什么兵?简直是一群乌合之众!”

原先寄予厚望,如今失望透顶,也难怪吴宾急成这样,口中嘀咕“未想恩族子弟竟无能不堪到这等地步……”

薛存礼收起满脸堆笑,心中却是畅快无比。

此等乱景,要是椎阳侯能看见才妙呢。

“公子莫急,待我给你引见诸位豪杰。”

薛存礼不由分说拽过马头,拉着吴宾往军寨深处走去。

这地头,真是藏龙卧虎,实在是一场恩族大聚会。

“公子你看那群老少,他们来自桐州蒙氏,位列二等恩族第八,领头的官衔是桐州守卫使,品级在我之上。”

“公子再看,前面练剑的爷们,虽只是来自三等恩族,但那柄剑却大有来头,据说是当年太祖爷钦赐,上斩妖魔,下除奸佞。”

“下棋的二位仁兄更有来头,正是覃州田氏的正牌公子。田氏位列二等恩族第二,家主便是名闻天下的大儒田陇,说起来侯爷当年曾求学于田陇,有一段师徒缘分,这二位应算公子的师弟。”

军寨中央,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拦住了二人。

那少年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手拿风筝,毫不怯生,看见二人也不让路,反而奶声奶气地道“薛老三你们快让开,挡住小爷的风筝了!”

哪来的撒野小子?

吴宾正待发作,却被薛存礼在腰上用劲一戳。

这样顽皮的少年,多来几个才好呢!薛存礼毫不生气,更故意作出奴颜婢膝的模样,上前行了个正礼。

“问侯爷安好,小的们不敢叨扰,这便走了。”

回过头,薛存礼煞有介事地向吴宾介绍少年的尊贵身份。

“公子有所不知,这位少年英雄是津州上官家主,世袭骊山侯!”

吴宾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无言,再也无心继续,径自抽身离去。到了寨门前又倏地停下,默然踱了几个来回,右拳紧握,左手执鞭,像要抽在薛存礼的身上。

薛存礼十分机警,一直在旁观察提防。

“大战在即,公子莫要生气。哎!本以为这批恩族子弟多少能顶些用,却未想到是这般模样,军不成军,狼狈不堪!”

薛存礼一非出身恩族,二尚不知攻守军略有变,自然无法完全理解吴宾的心情。

十八年前湟京一役太过惨烈,以恩族子弟编成的天狼军全军覆没,大批恩族精英武士战死,极大地削弱了恩族的势力影响,西雍开国以来一直倚为战力中坚的恩族不可避免地开始走向衰落。

天狼军后,以庶族子弟为主的赤羽军迅速崛起,最终取而代之。薛存礼最早入的便是赤羽军,后因功升迁,方调任清泉关前锋副将。

“薛老三啊薛老三,你就好自为之吧!”

吴宾虽然愤懑,无奈计穷,左思右想也不得良策,终只能叹息而去。

……

南宫寒离了山庄,租上车马沿官道疾驰,只用五日便进了军寨。

到的这段时间,每日不过动动拳脚,摸摸刀枪,多数时候无所事事,好在出门时从天风阁顺来几本旧书,借以打发无聊的时光。

现下他正默默注视着发生的一切,目送吴宾悻悻离去。

“南宫兄真是云淡风轻,令人钦佩。”

问话之人身材修长,英俊潇洒,身上精巧的书生装束衬出他君子般不凡的气质。

此人来自槐阳李家,单名一个泽字,不仅饱读经书,还喜欢高谈阔论,是这里的风云人物,因此不用自报家门,南宫寒也认出他来。

不过他竟认得南宫寒就十分奇怪了,毕竟南宫寒这几日专注苦读,极少与人攀谈,更从未直接与他打过交道。

“在下南宫寒,请问李兄如何识得小弟?”

李泽淡然一笑“兄台所读之书,我猜应是南宫山庄之天风阁所藏,故作此推断,如有唐突,请南宫兄莫要怪罪。”

“客气了,李兄见多识广,竟能认得家传陋书,小弟佩服得很。”

“南宫兄实在过谦,你可知天下有两大著名书阁,我朝之云紫阁,东夏之雁翎阁。这两大书阁,各有千秋、不分伯仲,云紫阁经史子集收录齐全,如浩瀚之海,雁翎阁收藏各种武功心法秘籍,如武学圣殿。”

云紫、雁翎二阁分属雍、夏王室,藏书之精,举世公认。

“其实依我看,贵庄之天风阁可排世间第三,虽然数量远远不及,但所藏之书构思精妙、内容独到,深得我辈仰慕。”

听李泽讲得这般头头是道,南宫寒不禁心中一动。

“李兄对《寻青记》可有了解?”

李泽兴奋异常,顿时把先前君子的那点矜持抛到九霄云外,一把抱住南宫寒的双肩,开口便求,也不顾周围众人的白眼。

“可是舞云前辈所作之奇书?难不成兄台竟恰好带在身边?”

李泽一时失态,竟伸手往南宫寒身上探去,直到被一掌劈开才醒悟过来,慌忙道歉赔罪。

“此书家门管得甚紧,没法带出,小弟也只是粗略看过罢了。”

书痴见书痴,不说相见恨晚,也算心意相通。

南宫寒不忍见李泽失望至此,便向他介绍了一番。李泽竖耳聆听、感激涕零,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最后庄重地向南宫寒行一正礼。

“此奇书我幼时曾听长辈多次提及,一直渴求一阅,今日得南宫兄赐教,虽无眼福,但也足慰此生了。”

李泽话锋一转,突然发问“南宫兄是否曾听说关于《寻青记》的一个传言?”

南宫寒茫然地摇头。

“传言《寻青记》中载有绝世武学,不知南宫兄可有看到?”

“只怕李兄消息有误,莫说绝世神功,就是花拳绣腿的东西也未曾看到一星半点。”

南宫寒留了心眼,再不敢提《寻青记》缺失下卷一事。

李泽哈哈一笑,拱手诚心相求“小弟只是随便问问,南宫兄切勿多想。他日若有机缘,南宫兄一定得把《寻青记》借我一阅,小弟不胜感激!”

南宫寒苦笑道“若书中真有神功,只怕本庄不好将此书借出了。”

“南宫兄大可放心,既然你看不出书中有,以小弟的修为自然也是看不出来的。”

二人相视一笑。

《西雍风云录》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