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桑烟贺赢 著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桑烟 武侠修真 贺赢

主角是桑烟贺赢的精选武侠修真小说《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小说作者是“桑烟贺赢”,书中精彩内容是:她知道这封建帝王都喜好新鲜,所以,竭力装作平常妇人:“回皇上,刚刚的主意,不过是臣妇偶然想出的愚见。哪里还有别的主意?”贺赢莫名不信这话:“真的没有?”桑烟低下头,弱弱道:“真的没有。”贺赢见此,眼里染上失望之色:“你在闺阁时,颇有盛名。若不是朕不得近女色,你早入宫了...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桑烟贺赢   更新: 2022-11-26 07: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是以桑烟贺赢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桑烟贺赢”,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桑烟意识到这一点,表情就慎重了:“皇上,您再这样轻忽政务,就是臣女的罪过了”“什么罪过?”“蛊惑君王?扰乱朝纲?”“朕看你比那些大臣都要清正爱民!”贺赢一句比一句铿锵有力但在桑烟眼里,就是他恋爱脑糊了眼睛她真没那么好啊!狗皇帝的恋爱滤镜有城墙那么厚吧!桑烟心情很复杂,一会高兴,一会虚荣,一会又忧心,最后全化作了谨慎:“皇上,臣女惶恐”每每她这么说,贺...

第028章 迷障

桑烟不想听。

还是那个原因——触及皇帝心病,意味着纠缠加深。

而她只想跟皇帝保持距离。

于是,她委婉拒绝,赔笑道“皇上,无论您哪个妃子得了这个机会,都会感激涕零的。只要您朝她们敞开心扉,您会发现有趣的灵魂很多,而臣女不过如此。

“你便是不过如此,那又如何呢?

贺赢的目光飘远,神色显出几分寂寥“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本就是一个选择。朕选择了你,便不会再选择别人。

桑烟“……

狗皇帝是情话制造机吗?

她感觉再这么下去,真要扛不住了。

“臣女惶恐。

她低下头,看似乖顺,实则一身反骨。

“陪朕出去走走吧。

“……是。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雅间。

雅间外

两人带来的人默契跟上去。

贺赢扫他们一眼,并没什么表情,但气场太强,震得他们都顿下了脚步。

不过,护主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纷纷默契地远远跟着。

桑烟不知这些,走出清风居后,便戴上了帏帽。

“二爷想去哪里?

“朕都可以。关键是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没有。

她是真没有。

跟皇帝出行,压力太大了。

她还很害怕皇帝遇到危险。

原主可是个克夫的,天知道,会不会克到他?

贺赢见她那么说,便道“既然你没有,那就去朕想去的地方了。

说着,他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朕想去的地方是哪里吧?

桑烟秒懂“皇上想回宫?

贺赢点头一笑,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对。带你回宫。你瞧,我们很是心有灵犀。

谁跟你心有灵犀!

你个强权压人的暴君!

桑烟心里吐槽,嘴上道“如果臣女不想呢?

贺赢看着她,目光微冷,带了几分威压“桑烟,人总要做些自己不想做的事。

桑烟“……

狗皇帝!

狗皇帝!

“不过,如果你能讨朕开心,朕也可以再给你几天自由时光。

狗皇帝这是欲擒故纵啊!

太心机了!

桑烟给气出斗志了“皇上,臣女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贺赢点头“可以。

“可能会有点冒犯。

“问吧。恕你无罪。

“谢皇上。

桑烟放心地问了“皇上,您说,您要是一拳把自己打昏了,这是算您身体强壮,还是算您身体虚弱呢?

贺赢“……

这是什么问题?

他一时还真不知怎么回答了。

桑烟见他皱眉不语,觉得自己得胜了一把,憋着笑,故意装出苦恼的样子“臣女愚笨,实在很想知道,还望皇上为臣女解答。如果皇上暂时解答不了,臣女也不急,您可以回了宫慢慢想。

不是要给她几天自由时间吗?

那解答不出这个问题,看他好不好意思见她?

哎呀,她可真是太聪明了。

贺赢轻易看穿她的小心机,一时却也拿她没办法。

“朕是让你讨朕开心,你倒是好,拿这问题来为难朕。

“皇上聪明绝顶,这个小问题怎么会是为难呢?臣女相信皇上肯定能解答出来的。

桑烟无脑吹捧,给他戴高帽。

贺赢见她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怪新鲜可爱的,也就纵着她了。

两人沿着繁华主街边走边聊。

期间,他们看杂耍,挑首饰。

在挑首饰的时候,贺赢觉得粗制滥造,不配戴在她身上。

“朕已经让尚衣局为你制造首饰了。等你进宫,她们就会送过去。

“汝之蜜糖,吾之砒/霜。臣女倒觉得这些首饰好看,也很适合臣女。

她在变相的拒绝。

贺赢听得出来,眉头微皱,却也没说什么,而是叹了口气“罢了,你喜欢,便戴着玩吧。

语气像是慈爱的老父亲拿调皮的女儿没办法。

桑烟听得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太瘆人了。这狗皇帝怎么有股爹味了?

“瞧瞧这个?

贺赢选了个木簪,拿给她看。

那木簪上面嵌有一只红玉蝴蝶。

桑烟不知为何想起了江玥,她头上就戴着一支红玉蝴蝶步摇。

哼,狗皇帝观察很仔细啊!

“一般吧。不太符合我的审美。

她随便选了两个首饰,给了钱,便离开了摊位。

贺赢见她走了,丢下一锭金子,也不等找零,估计摊位老板也找不开,拿着那木簪,就跟了上去。

他步子大,几步就追上了,戏谑道“不错。你现在是越来越不怕朕了。都敢走朕前面了。

桑烟“……

好吧。

是她没规矩了。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皇上恕罪。

她停下脚步,低头认错。

贺赢没说话,伸手将木簪插/入她的发间。

桑烟感觉到了,猛然抬头,目光怔愣“皇上——

贺赢温柔一笑,缓缓道“既不想回宫,就容许朕让这支木簪陪着你吧。望你多想想朕。

这话说的有几分卑微。

桑烟对着他俊美的脸,一时心头涩然,觉得自己好生无情,伤了他的心。

不!

桑烟,你清醒点!

对男人心软,就是不幸的开端!

“皇上深情……

愧不敢当。

望皇上早些走出迷障。

她有千言万语,最后只化作一句“臣女惶恐。

贺赢听了,笑里掺杂几分无奈“你若惶恐,朕总觉得是朕做的不好。罢了。总有一天,你会不再惶恐的。

他说完,又迈开了步子。

远处,有年轻女子拿着一串糖葫芦,边吃边走来。

他看了,也去买了一串糖葫芦,递给了她。

桑烟这次没拒绝,小心避开他的手,接了过来,道了声“谢谢。

不过是两个字。

不过是她谢了之后,真的吃了糖葫芦。

不过是这样一个平常的举动,但给贺赢的影响是巨大的。

开心。

无尽的开心。

何以她只是吃了他买的糖葫芦,他便这么开心?

像所有付出都有了回报。

他忽然发现——他对桑烟所求不多,只要她欣然接受他给的,便足够他开心了。

“好吃吗?

“……挺好吃的。

酸酸甜甜,干净无污染。

不愧是影视剧必有的食物。

“听说有家酒楼的饭菜也很好吃,与朕一道去吧。

“是。

桑烟很有陪客的自觉。

两人转去了酒楼。

酒楼的饭菜确实不错。

两人吃过午饭后,又聊了一会,才分开了。

贺赢派遣暗卫送桑烟回了庄子,而后带人回了皇宫。

一进皇宫,他就吩咐裴暮阳“去传冯一乘进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