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陆沧洲牧舒远小说免费阅读

>

陆沧洲牧舒远小说免费阅读

浮光游 著

古代言情 牧舒远 陆沧洲

《陆沧洲牧舒远小说免费阅读》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牧舒远陆沧洲是作者“浮光游”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从嫁给陆沧洲那天起,舒远就知道他心里根本没有她,甚至是讨厌她,因为她抢了本该属于他青梅竹马的正妻之位。但她以为,只要自己不争不抢、安安静静守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就可以相安无事过一辈子,可她错了,小表妹故意挑衅,还把流掉孩子的责任推卸在她身上。而陆沧州呢?明明知道她是被冤枉的,仍然分青红皂白要把她发落到别院。好!她要走就走的彻底,干脆求了一纸和离书,和他断的干干净净。在搬出去以后,她自力更生,做生意发大财,小日子过的风生水起,还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儿。某天,那个在她心里已经死了的前夫居然玩诈尸,还恬不知耻赖在她庄子不肯离开,得知孩子是他的女儿后,又提出了一个更过分的要求,要带她们娘俩回陆府!没问题,但让她回去可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她要把当日小表妹的陷害之仇给报了。陆沧洲一口答应下来,让她回府天天耍当家主母的威风,给小表妹欺负几次寻死,但是就在他以为她已经一雪前耻、可以重新接纳他的时候,她竟又带着孩子跑了,还给他留了一张气死人的字条:“陆沧洲,被人抛弃的滋味不好受吧?活该!”...

来源:cdlb   主角: 牧舒远陆沧洲   更新: 2024-02-11 10: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陆沧洲牧舒远小说免费阅读》,现已完本,主角是牧舒远陆沧洲,由作者“浮光游”书写完成,文章简述:他们低估少夫人了,她果然什么都知道。一直以来,大家对她的印象都是温婉无害、不争不抢,其实人家心中什么不明白?只是不说而已。薛嬷嬷把牙一咬,她豁出去了,立刻伏地磕头请求道:“请少夫人收下老奴吧,现既已决定跟着少夫人,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老奴之前确实是老夫人身边的人,过来服侍少夫人,表面上说是要监视您,...

第14章

老夫人在儿子出门前还不忘叮嘱,“若她得寸进尺,你也不用太客气,大不了咱们也向皇上告御状,看那牧尚书还有什么话说。

陆沧洲心想,娘这是妇人之见,堕胎药的事本就经不得仔细推敲,若告上朝堂,只怕不但不能把那女人请走,还会牵扯出些别的事情来。但他没有多言,只是点个头后便跨出门,朝牧舒远的院子走去。

另一头,牧舒远正不慌不忙地喝着茶,等着陆沧洲上门谈判。

这期间薛嬷嬷赶来求见,见了她二话不说便跪下,请求少夫人让她一起跟去庄子上。

牧舒远颇感意外,巧心和伟坤想跟着她很正常,但她却想不到薛嬷嬷也想跟着她。

“您可想清楚了,今日迈出侯府大门,我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回来了,侯府的一切也再与我无关,您就算监视着我……也没有什么好汇报给老夫人的,所以不如留下的好,毕竟您也是她的人。

这话不只听得张椿诧异,薛嬷嬷更是惊愕的抬起头望着少夫人,只见她一脸沉静地望着她,似是所有人的反应都在她预料之中。

他们低估少夫人了,她果然什么都知道。一直以来,大家对她的印象都是温婉无害、不争不抢,其实人家心中什么不明白?只是不说而已。

薛嬷嬷把牙一咬,她豁出去了,立刻伏地磕头请求道“请少夫人收下老奴吧,现既已决定跟着少夫人,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老奴之前确实是老夫人身边的人,过来服侍少夫人,表面上说是要监视您,其实也是嫌老奴年纪大、不中用了,监视不过是个借口而已,您如今要走,再回去老夫人也不会用我,我又一辈子没有成亲,若留下来,只能等哪天两腿一伸、一张破草席卷出去罢了。

牧舒远听后略沉思了片刻,才点点头。“你说的这番话颇有道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想清楚,庄子条件肯定不比府里,跟着我,也不见得就能安稳,兴许还要吃更多苦,这样你也愿意跟?

薛嬷嬷赶忙回答“愿意跟、愿意跟!老奴在侯府呆了半辈子,也服侍过几位主子,虽然跟着您的时间不长,但是在这段日子里,老奴看得清清楚楚,您待我们下人真是极好的,从来没给过谁脸色看,说句实在话,老奴活到这把岁数,其实也没什么大的要求了,只求晚年能有个地方睡觉、三餐有着落,就心满意足,老奴知道少夫人是个好心人,现在下定决心跟您走,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就请少夫人让老奴跟着您吧!

说完,她又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

深宅大院里势利眼的不止主子,连奴才也是,有本事的都抢着到正主身边伺候去了。虽得得到的赏赐多,但每天勾心斗角,算计来算计去,得势还好,就怕哪天败了,第一个遭殃就是身边的奴才,她斗了大半辈子,也没斗出个什么名堂,现而今还遭到老夫人嫌弃。

她已没有了年轻时的斗志,不想再那样下去,幸而遇到少夫人这样的好主子,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抓住这次机会。

牧舒远静静地望着薛嬷嬷,态度终于有所松动“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如果你能接受有一个下堂妇的主子,以后再无侯府这般好的吃喝用度,甚至还有可能过着生活拮据的日子,依然愿意跟着我,那就也去收拾东西吧。

薛嬷嬷听到少夫人答应了,激动的眼眶都微微泛红,她吸吸鼻子,抬起头,急切地说“谢谢少夫人,老奴真的愿意,只要能有一口饭吃,哪怕是粗茶淡饭,老奴也愿意追随少夫人。

牧舒远听到她的话,也颇为动容,亲自过去把人搀起来。再次感谢以后,薛嬷嬷便赶紧起身回房去收拾东西,而一旁的张椿则将所有事都看在眼中,用复杂的眼神望向薛嬷嬷开心离去的身影,再悄悄回头打量已经坐回原处、慢条斯理喝茶的少夫人。

却不料少夫人却突然开口,看着她笑咪咪地说“这侯府也算没白来一回,起码还能交到几个愿意生死追随我的人。

“……张椿低下头,不知怎么着,脸居然红成了番茄。

这时张林回来禀报,说侯爷已经来了,正在院子里等候,有什么话在院子说便可,就不进屋了。

牧舒远听了只觉好笑。哎!对她竟防范竟到了这种地步,进屋是怕她耍什么手段吃了他吗?也罢,他既想避嫌,那她就成全他!

只要事情能办成,其余的都无关紧要。她相信他一定会来,因为他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让她离开,而且只要她提的条件不太苛刻,他也一概会答应下来。

牧舒远来到院中,只见那抹挺拔冷漠的身影站得笔直,双手负在背后,身边还跟着大总管胡忠,这时候张林和张椿也站在侯爷身后,不避讳让人知道他们是侯爷的手下了。

“给侯爷问安,牧舒远朝他福了福身。

陆沧洲转身打量着眼前的女子,眼神幽暗深邃。都到了这地步,她依然还是那么冷静沉着,甚至没有一丝愤怒或者不满表现出来,如此,倒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了。

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女人,眼神太平和、情绪太稳定,这不像是一个受了天大冤枉、还即将被逐出府的下堂妻该有的态度。

“少夫人有什么要求,请提吧!开口的是陆沧洲身边的胡总管。

牧舒远看了胡总管一眼,再瞧瞧陆沧洲。他站在那儿,神情肃然,面无表情,他不开口,却只是让总管代他发言。

牧舒远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看在这也许是此生最后的相处时刻,也懒得与他计较了。话谁说都一样,只要结果能达成共识。至于侯府的人加诸在她身上的轻视和不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她若不能忍耐,早就爆发出来,不会等到今天。

就当一报还一报吧,对于私自带走陆家骨肉的事,她也很抱歉。但形势所迫,她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在被别人厌弃的环境中长大,尤其那个厌弃他的人,还是自己亲生父亲,或者眼睁睁看着他对别的同胞兄弟姐妹好,这在孩子幼小的心灵中都将是无法磨平的伤痕。

“这个……请侯爷过目,若侯爷看了觉得没什么问题,便抄录一份给我就行了。她自袖口中抽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胡总管将文件接过,递予侯爷面前。

陆沧洲接过,打开一看,漠冷的脸色刹时转为震惊。

这分明是一封和离书。

小说《陆沧洲牧舒远小说免费阅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沧洲牧舒远小说免费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