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资讯›(我的学生成年了)卫靳南目星河都市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_(我的学生成年了)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学生成年了)卫靳南目星河都市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_(我的学生成年了)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学生成年了》

目星河

卫靳南 我的学生成年了 目星河 都市小说

《我的学生成年了》主角卫靳南目星河,是小说写手“目星河”所写。精彩内容:“她没告诉你吗”,何兰疑惑的看着我,“没有啊,她没说什么呀”,我略显尴尬的笑了笑,“你们昨晚不是一起走的吗”,看着何兰那一双好奇的眼神,我只得端起酒杯踅微的抿了一口,权当什么都没听到,“我南哥谁啊,那可是当代柳下惠,他怎么会知道”,“你不说话能死啊”,那个问题我说不上来,但噎个大时云还是手到擒来的事...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卫靳南目星河   时间:2022-11-23 23:33

《我的学生成年了》小说介绍

都市小说小说《我的学生成年了》,由网络作家“目星河”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卫靳南目星河,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她没告诉你吗”,何兰疑惑的看着我,“没有啊,她没说什么呀”,我略显尴尬的笑了笑,“你们昨晚不是一起走的吗”,看着何兰那一双好奇的眼神,我只得端起酒杯踅微的抿了…

第2章 你要搭救我吗

“她没告诉你吗”,

何兰疑惑的看着我,

“没有啊,她没说什么呀”,

我略显尴尬的笑了笑,

“你们昨晚不是一起走的吗”,

看着何兰那一双好奇的眼神,我只得端起酒杯踅微的抿了一口,权当什么都没听到,

“我南哥谁啊,那可是当代柳下惠,他怎么会知道”,

“你不说话能死啊”,

那个问题我说不上来,但噎个大时云还是手到擒来的事,

“哦,这样啊”,

何兰笑着晃了晃酒杯,

“不好意思啊,他说话太欠,我一时没忍住”,

“哎,世道变了呦,敢做还不让人说”,

我在一旁道着歉,时云却阴阳怪气的给我添着堵,

“好了,时云,你就别闹了”,

时云听后还朝我吐了吐舌头,

“对了何姐,她有没有说去哪啊”,

“这个我不清楚,你们不是她朋友吗,打个电话问问不就好了”,

何兰这个回答,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我记得她要过我电话,但从来没给我打过,至于其他的,我是一概不知,

“好了,有事再叫我,我先去工作了”,

“好嘞何姐,您先忙”,

“嗯,拜拜”,

时云说个再见,也是一副老不正经的模样,

“好了,说说吧南哥,我们美丽的陈子怡小姐,去哪里了”,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赶紧打个电话问问呀”,

“电话?我哪有她电话”,

时云说完,我默默点了根烟,侧过脸看向窗外,

“好歹告个别再走”,

心里想着,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张字条,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呦呦呦,搁那意淫啥呢南哥,说出来也让老弟我开心开心”,

“废话真多,喝酒”,

说完我俩碰了一杯,清完了杯子里的酒,

时云这兄弟,也算是我在东隅唯一的知己,从我来酒吧的第一晚,就认识了他,虽然平时说话看着不着调,但为人绝对仗义,我住的地方就是他的,他从来没提过房租的事,当然了,就算提了,甭管多少,凭我现在的实力,也确实给不起,

“来南哥,我给你满上”,

“停”,

我拦下了时云伸来的手,

“今晚就这样吧,我明天还有正事呢”,

时云听后差点没笑死,

“你闹呢大哥,打咱俩认识那天起,我就没见你哪天晚不是扶着墙走的”,

“真的,明天我师弟有事找我”,

“师弟?”,

趁着他自我冥想这个空档,我已经离开了座位,

“哎,别走啊南哥,酒还没喝完呢”,

“明天我请你”,

话一说完,我便推门走了出去,时云也没有跟来,

老实说,东隅的秋天确实比兰城的要冷一些,站在台阶上,一阵凉风袭来,直吹的我一哆嗦,

我急忙点上一支烟,也算是生火取暖了,

离开酒吧,我并没有回家,顺着马路一直往前,也许这样就能离过往远一些,离开心近一些,

最终我的脚步停在了东隅的护城河岸,而我点的那支烟,没抽几口,便只剩下一小节,

我又递到嘴边轻轻抽了一口,剩下的一半,捏在手里,看着秋风抽尽,直到完全熄灭,

靠在大理石的围栏上,波光粼粼的河面,映衬出我那早已破碎的内心,一瞬间,我仿佛感受到了来自大理石传递的温暖,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铃声的响起,让我又回归到现实当中,

看着老妈的来电,心里竟有些恐惧,

害怕问起我现在的生活,要是让老妈知道她曾引以为傲的儿子,现如今是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那我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的,

所以来到东隅的这几年,我从没主动联系过家里人,即便是离得很近,我也没有回过一次家,

一瞬间我的脑子里闪过无数借口,在最后的几秒钟接通了电话,

“喂,妈”,

“儿子,最近怎么样啊,你那里天冷不冷啊,咱家里可是有点冷了,我都穿上厚外套了……”,

听着老妈熟悉的声音,我的眼泪直打转,

“妈,没事,我这里还不算冷,再说了,你儿子多抗冻啊”,

“你看你,多大个人了,马上都三十了,说话还没个正形”,

“不管多大,在你这儿我不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嘛”,

“好好好,靳南呐,马上都到国庆了,你们放不放假啊”,

我知道我妈说这话是想让我回家,可我这副模样又怎么敢回,

“妈,到时候再说吧,那个我现在正忙着呢,改天我再跟你打回去……”,

我不敢再听我妈说下去,我怕我忍不住哭出来,而我口中的改天,从来都只是接电话,

这个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一股温热,顺着鼻梁一直流到嘴边,

我尝了尝,很苦,

有时候我常常在想,是不是时间久了,一切就真的都能放下,曾经的那些不愉快,最终也都会湮灭在岁月的长河里,

但至少现在看来,似乎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离开护城河,我直接往家,不,是往住的方向走去,那不是我的家,只是暂时收留了我这副躯壳,也许一觉醒来,我就会离开,

路过校园的时候,我步伐走的很快很快,生怕遇见曾经的师友,虽然这几年从来都没有过,直到拐进街角,我才放缓脚步,

贴着墙,抬头仰望着从院墙里面伸出的几枝海棠,在暗黄的灯光映衬下,我仔细数着枝上结出的海棠果,每数一颗,我的心里就多甜一分,

今年结的比去年多,去年是六百八十一颗,今年带昨天晚上吃的那颗,一共是七百三十二颗,

在树枝的尽头,我小心翼翼的摘下一枚青果,放到嘴里咀嚼,仿佛这样做,就能让我心里不再那么麻木一分,

回到屋里,再次推开卧室门的那一刻,我才发现,床单、被罩、枕巾,就连许久未动的晾衣架,都已经被打理的干干净净,

我很好奇,这一切是什么时候做的,我只记得昨晚她晕的很死,

但清楚的是,现在这卧室与我无缘了,关上房门,我坐到沙发上,眼神不自觉的落在了那张纸条上,

透过灯光,后面似乎也有字迹,我拿起一看,

“余生还长,愿你早日拾起梦想”,

看着陈子怡留下的字条,我燃起了孤独的火苗,

这一夜注定会很漫长。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