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资讯›张少张少才奇幻玄幻(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张少张少才奇幻玄幻(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

松下客

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 奇幻玄幻 张少 张少才

《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张少张少才,《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奇幻玄幻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张少那容他发出声音,早用一个指头堵住那元神婴儿的小嘴,此场面甚是滑稽,一个微型的能量人怒目横张,那表情满是仇恨和不甘,本想夺人躯体,却被人灭了元神。一天来恶运连连,刚被父亲舍命救出,到这里又被雷豹毁了身体,可想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等待的却是张少这个凶神恶煞。比起上两个怪物,这张少更是可恶,不管怎么说,...

来源:常读   主角: 张少张少才   时间:2022-11-24 00:16

《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小说介绍

奇幻玄幻小说《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由网络作家“松下客”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张少张少才,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人相抱着,亲呢着,过了好半天,恶少有点真诚道:“真对不起,我太粗鲁了,你还疼吗?”碧云听了头也不敢抬,也不回答,只是在恶少胸前拧了一下恶少不由得心神一颤,一种莫名的的幸福感涌…

第12章

上回说到丁昌元神到了张少手中,见张少满脸狰狞,就浑身打冷战,心中直冒凉气,知道这张少不是啥好鸟,就想逃离。张少何许人也,他虽年龄不大,但坏事却做了不少,一直工于心计,成天想着算计他人。丁昌这点小心思那能逃过他的法眼,

恶少早已用手牢牢地抓紧丁昌的元神,那能容得他逃走,一个拳头大小的的能量体婴儿在张少手中拼命挣扎。丁昌一看逃脱无望,就想叫出声来,好叫自己的未婚妻来救自己。张少那容他发出声音,早用一个指头堵住那元神婴儿的小嘴,此场面甚是滑稽,一个微型的能量人怒目横张,那表情满是仇恨和不甘,本想夺人躯体,却被人灭了元神。一天来恶运连连,刚被父亲舍命救出,到这里又被雷豹毁了身体,可想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等待的却是张少这个凶神恶煞。比起上两个怪物,这张少更是可恶,不管怎么说,那两怪物都是光明正大地进攻,而这张少却兵不血刃,无比卑鄙地灭了自己(这家伙没想到自己也是想杀恶少的,也不是个好鸟)。于心不甘呀,怨天不公,更可恨的是自己最爱的人就留给了这恶少,自己这么多年来还是个处男呀,早知如此早和碧云合体了,难道说老天注定要让自己为这恶少做嫁衣裳吗?

有多少怨恨,多少留恋,多少不平在丁昌脑中像炸开了锅般翻腾个不停。这恶少满脸奸计得逞的得意样子,用邪异的目光盯着丁昌,心中得意地对丁昌说“小样的,老子只是想想,还没来得及施行,你可先行动起来,你当老子是菜鸟。以防你到地府里告我,哼,魂魄也给你收拾了。你老婆就交给我了,咱俩谁跟谁,你的元神魂魄都是我的了,老婆也自然是我的了,我比你更胜任,哈哈,你安心地去吧!”心中暗喜着就开始行动了。“这小子功力比我雄厚多了,要是让他上了我的身,可真说不准要了我的小命,哼,有办法了。”这家伙干啥事都怕吃亏,总是小心。恶少立该运起功法,只见身外黑云缭绕,手中的元神婴儿的紫色光华逐渐变淡,上面的功力被恶少剥了一层又一层,那婴儿痛苦的小面孔都变了形,浑身扭曲着,可怎样也挣脱不出恶少的魔爪。恶少却兴奋的直想哼,人家不知多少年的修为被自己像白开水般喝起来,真气像水库打开了库门,向着自己的脉道涌入。

碧云姑娘正在愧疚得双肩发抖,当张少运功时,她感到周围一阵阴森,心里竟一阵发颤,可这小姑娘哪想到是张少行凶,还认为是自己的末婚夫在行凶,弄死了自己的便宜哥哥,不由得头低得更狠了,连腰也不敢直起来,两肩更是抖得利害,口中不断小声喊着“哥哥,对不起。”

好一会儿,这紫色元神的光华黯淡下来,婴儿体积只剩下核桃大小,小婴儿扭曲变形的脸充满着无奈,不甘,恐慌,留恋。恶少哪管这些,看着婴儿表情,他更是心中得意,看这元婴灵力已去,只剩下灵识,对自己构不成威胁,就一把把那团灵识投进口中,运起噬魂夺魄,这巫法却实鬼神莫测,妙用无穷,一会儿功夫,丁昌的记忆如洪水般向张少的脑海中涌来,脑中一幕幕,像放电影般,半个钟头才把过些意识处理完毕。

恶少心中直喜的发狂“老天,收获大了,不仅得了丁昌功力,还得了他的意识,自己也学会了万阵门的阵法和神龙书院的紫龙十三诀,哈哈,今后要想学个什么,只要杀几个人就得了,多省事。”恶少在心中毒恶地盘算着。但手下却不停,忙修练起紫龙十三诀,加上刚才吸收的紫龙真力和丁昌的经验真是轻车熟路,只是脉胳稍有点不顺,毕竟自己的身体还是第一次修练这种功法。你道这家伙为何如此上进,忙着练功,倒不他看上了这功法,也不是他上进心强,而是他要拿这功法来骗小妮子。又修炼了一会,只见他身上紫气环绕,比起自己修的巫功还要深厚,“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家伙吸了人家功力还暗自妒忌人。这家伙这才发现自己在修练上还不是一般的瘪三,随便找个修练者都估记比自己利害,只是自己稍稍阴险些吧了!看来人可以不厉害,但绝对不可以不阴险,往后要人前当孙子,背后耍黑棍。这家伙本就够阴了,这次更是让他奠定了为人处事的基调,那就是以阴险为本。

又半个钟头过去了,恶少才快速把吸收的全部紫龙真力运合到一起,只是修练到第三层时已没了灵力,看来这丁昌也是受创不小,以致功力也掉了阶,害得自己只算入了紫龙真诀的门,不过这也够他用来行骗了。

恶少收了功,贼眼乱转“哼,小妮子,想害情哥哥呀,不知情哥哥有神功护体,法力无边,反收拾了那小子,自己以后要辛苦了,替那小子耕种这份责任田。哈哈,情哥哥来了。这下可要弄到手,就是得不到心,也要得到人,可不能像丁昌那小子,眼看就快结婚了,却遭此恶运,便宜了自己。这世上像自己这样的人多了,再拖下去,不知又要便宜谁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朝有女今朝上,莫使它日花落他人手,哈哈……”这家伙心中盘算着准备做个采花大盗。

恶少静静地向碧云走过去。

那碧云娇弱的身躯在风中颤个不停,心中的内疚折磨得她不敢回首,不敢抬头。在微风中,她像一支孤立在冰山雪峰顶端的雪莲,道不尽的美丽,却说不完的孤独寂寞,没有谁为她挡风摭雨,她只一个人在风中诉说自己的悲伤,哀痛,无助。她想呐喊,可有谁在倾听。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不胜寒风的娇羞,却寂寞开无主。自有红颜却无知己,有谁来分担自己的哀愁,美丽;有谁来牵住自己的弱手,和自己并肩走过这段阴雨。像狂风暴雨夜中枝头飘摆欲落的枯叶,像大海中猛浪击打的一叶扁舟,任凭自己怎样挣扎,却都是命运捉弄的一颗棋子。自己真要在孤独中红颜陨落吗,真要在良心谴责中憔悴吗?这一天的经历已超出了这个娇弱善良的小女孩的忍受范围,怎样才可以永远解脱呢?

一幕幕场景在小女孩的脑海中闪现,犹如卖火柴的小女孩在生命弥留的最后时刻的幻想。人呀,如果你心灵不够坚强,噩运就会逼得你陷入了自己心灵的泥潭,好一点的精神分裂,坏一点怕就是失去生的欲望。不管身体还是灵魂都是在磨练中,身体经受着物质的拷打,而灵魂却受着精神的折磨。佛家也许称这种灵魂的的精神折磨为心魔吧!

可敬可爱的父亲从此不能照顾自己了,未来的丈夫失去了身躯,这也算了,可他却去夺了自己刚认的好哥哥的躯体。为什么命运对自己这么残忍。生有何欢,难道就是要让自己受尽折磨吗?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倒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无能为力。老天,为何你不早点把我也招去,让我从此不再有伤心,孤独,还可以和亲人相聚。隐隐约约,她仿佛看到了父亲在天空向她招手,未婚夫也在旁边挥手,他们好像在对自己说“来吧,小可怜,尘世上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呢,我们都在这里,这里没有忧愁,没有仇恨,没有悲伤,没有寂寞,没有孤独,放下你的执念吧,来到这个世界,让我们长想守,再也不分离,让我们化蝶相伴,在花间相舞,来吧,来吧!”这小女孩精神恍惚,眼中竟露出莫名的惊喜,无限的向往之情,娇手不由得握住剑柄,慢慢抽出了宝剑。

天下何其之大,能有几人像老渔夫一样,生命不止,战斗不息,生来不是被打败的,是用来战斗的,没有人可以打败自己,只有自己。看来小妮子在恶劣的环境中,难以承受,被自己的灵魂打败了,她手中的剑缓缓地向自己的脖子移去,那美妙的世界正在等着她。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