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资讯›甜甜醉也(洛也祁屿深现代言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甜甜醉也热门小说

甜甜醉也(洛也祁屿深现代言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甜甜醉也热门小说

《甜甜醉也》

泡椒烤鱼

洛也 现代言情 甜甜醉也 祁屿深

主角洛也祁屿深的现代言情小说《甜甜醉也》,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泡椒烤鱼”,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精彩片段如下:进屋时换了拖鞋,所以洛也晃脚丫子时,一双粉白碎花的袜子在祁屿深眼前晃悠。“可能会痛,我尽量轻点,你忍一忍。”祁屿深在洛也跟前蹲下,提起她的裤腿。在暖黄的灯光下,他的五官更显深邃...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洛也祁屿深   时间:2022-11-24 03:23

《甜甜醉也》小说介绍

“泡椒烤鱼”的《甜甜醉也》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还是说,大家都是打工的,但你是当明星,你就要高人一等?”洛也随意地用指尖勾了勾自己的发尾,忽地露出一个淡淡的笑这番话说得就很有水准了毕竟总有那么些人自认为很有本事,所以随时趾高气昂、处处欺负别人简单概括,可以叫做职场PUA放在娱乐圈里,就是耍大…

第8章 对姐姐有想法

认识的第一天就……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干柴烈火?

这种感觉还蛮刺激的。

不过还是会有一点害怕,万一他也是个渣男该怎么办呢?

要真的是,明天我就去月宴总部找白姐,让她帮我干掉他。

洛也窝在祁屿深家的沙发上,思绪逐渐发散。

祁屿深先去了一个房间,然后拎着家用医药箱回到客厅。

进屋时换了拖鞋,所以洛也晃脚丫子时,一双粉白碎花的袜子在祁屿深眼前晃悠。

“可能会痛,我尽量轻点,你忍一忍。”祁屿深在洛也跟前蹲下,提起她的裤腿。

在暖黄的灯光下,他的五官更显深邃。

洛也迟疑了一瞬,伸手从旁边捞来一个抱枕抱在怀里,随后才点头说“好”。

伤口本就已经结痂,这下只是小小的开裂,并不严重。

祁屿深清洗掉洛也腿上的血迹,然后给裂口处消毒、涂碘伏,最后放上一小片纱布块,拿胶带贴好,就算了事。

他收拾好东西,站起身,有些别扭地揉了两下鼻子“不是很专业,将就一下。”

纱布块被贴得有点歪歪扭扭,胶带也是弯来弯去的。

洛也……也只能将就了吧。

祁屿深替洛也打开电视,然后拉开茶几下方的抽屉,抬头问道“姐姐,你喝茶吗?”

“唔……”洛也探头往抽屉里一看,秀芽、铁观音、普洱、白毫……

品种还不少。

但她抱着抱枕,非常诚恳地回答“现在这个时间点,喝茶会失眠的。你家里有牛奶吗?”

祁屿深给了肯定的回答,跑到冰箱前,从里面拿出一盒鲜牛奶,展示给洛也看了看。见洛也点了头,他补充道“但这是冰的,我现在给你煮?”

“那我今晚真的住你家咯?”洛也打趣道,“你不怕我占你便宜啊?”

厨房是开放式的,洛也就看着祁屿深从柜子里找出小奶锅,一边煮牛奶,一边笑着回答“可我是男生,该害怕的应该是姐姐。”

洛也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随即仔细打量起祁屿深的家来。

两层的复式户型,北欧风的装修,屋子里大都是米白色和原木色,简约大方却稍显单调,所以添置了一些鲜艳的配饰来点缀。

比如抱枕、地毯、桌布。

总体来说,能看出是个蛮有生活情调的男人。

她还以为会和小说里的男主一样,家里都是黑灰色调的呢。

没过一会儿,祁屿深端给洛也一杯暖乎乎的牛奶。

洛也捧着杯子抿了一口,温热的,不烫,然后带着嘴边的一圈白糊糊,有些故意卖萌的嫌疑,放软声音“祁甜甜,我没有换洗的裤子。”

啥?

祁甜甜?

什么东西?

祁屿深难以置信,但是祁姓和洛也直勾勾的眼神,以及他家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都让他不得不相信,洛也是在叫他,叫他祁甜甜。

“等姐姐进屋了,我拿去洗,洗完烘干了再拿给姐姐?”祁屿深试探地问。

洛也的表情蓦地变得严肃“我们这可才认识半天。”

祁屿深似乎被洛也的神色吓到了,慌乱地摆了摆手,赶紧解释“姐姐,我没有那种想法的!”

“哦?原来你不想和我睡?”

“不是不是,我想!”

“嗯?你想睡我?”

“姐姐你别逗我了!”祁屿深急红了脸,“我想归想,但是现在名不正言不顺的,这不行呀!不说要留到结婚后,至少要是正儿八经的恋爱关系之后才可以嘛!”

说着说着,还委屈起来了“姐姐你就知道欺负我,坏死了。”

洛也挑逗了一番,现在又被祁屿深这副委屈包的模样逗笑了。她饶有兴趣地笑眯了眼睛,继续调戏小朋友“我干什么了,怎么就是欺负你了?”

“老是撩我,要是等会我真的忍不住了该怎么办嘛!认识半天就上床,这不是骗炮吗?那我不就成渣男了?”祁屿深气乎乎地瞪了洛也一眼,傲娇地扭头而去,“哼,我去收拾房间,你给我乖乖地把牛奶喝了!不许说话!”

洛也顺从地闭上嘴,冲着祁屿深举了下杯子以示乖巧。

出于现实考虑,洛也确实也想留宿祁屿深家。

从祁屿深家到工作室,车程大约二十分钟。

至于她家,去工作室的单程通勤要差不多四十分钟。

更何况她家在距离工作室的另一个方向,如果从祁屿深这儿出发回家,需要花费一个多小时。

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她折腾不起了,不然会困死的。

但凡她明天不用上班!

啊啊啊啊!不想上班!!!

过了一阵,祁屿深带着一件牛油果绿色的短袖T恤回来了。

他把衣服拿给洛也,笑“新的,很大,凑合一下,当睡衣穿吧。”

接着,祁屿深把洛也领上楼,来到主卧“主卧有卫生间,你睡这边方便一些。我在房间外边等你,你换好衣服了把裤子递给我,烘干了我再给你拿进来。”

说完,他退到房间外,带上房门。

随后,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再然后,洛也打开了门,拎着她的休闲裤。

祁屿深只感觉面上一热,随即目不斜视地接过裤子,飞速道“卫生间里有新的洗漱用品,也有卸妆的,充电器在床头,我去给你洗裤子。”

话音刚落,他转头就跑。

怎么看都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洛也满脸迷茫,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转身去卫生间卸妆洗漱。

直到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她才弄明白祁屿深是怎么了。

只是一点点血迹,很轻松就清洗干净了。

祁屿深站在烘干机跟前,越想静心,越回忆得清楚。

他的宽松T恤穿在他的姐姐身上,和一条连衣短裙差不多,堪堪遮到大腿中段。对她来说,领口过于宽大,所以大半的肩膀都露在外面,还有那条细细窄窄的奶白色肩带。

祁屿深不觉,他的脸整个红透了,连耳朵都是红的。

但等他带着烘干好的裤子再上楼时,他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

走到主卧门口,祁屿深一愣,心道姐姐的心可真大,门都不关。

再走近,他正想敲门,却透过门缝看见,洛也蜷成一小团,缩在蓬松的被窝里,似乎是睡熟了。

妈呀!

好可爱!

祁屿深放轻动作,推开了门,轻手轻脚地走向他的懒人沙发,把裤子搭在了洛也的衬衣旁。然后退出房间,顺便替洛也关上了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