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资讯›重生七零:复仇戏精被前夫拯救了(薛晴陆景阳现代言情)全章节在线阅读_薛晴陆景阳现代言情全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七零:复仇戏精被前夫拯救了(薛晴陆景阳现代言情)全章节在线阅读_薛晴陆景阳现代言情全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七零:复仇戏精被前夫拯救了》

紫棠

现代言情 薛晴 重生七零:复仇戏精被前夫拯救了 陆景阳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七零:复仇戏精被前夫拯救了》是作者“紫棠”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薛晴陆景阳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不舒服?”说不上来不舒服,就是有些怪,胸口闷,小腹胀,体内像有团火在烧,呼吸也变得急促,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喝了某种祖传秘方的补肾药酒。烛火暗淡,他将燃得只剩一寸长的蜡烛拿近了一些,撑在她身侧,时不时落下一吻安抚。湿软的唇瓣带着酒气亲了上来,吻她的眉眼,嗦她的脸蛋,啄她的薄唇。她能感受到他的愉悦...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薛晴陆景阳   时间:2022-11-24 10:24

《重生七零:复仇戏精被前夫拯救了》小说介绍

主角薛晴陆景阳出自现代言情小说《重生七零:复仇戏精被前夫拯救了》,作者“紫棠”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花这老些钱呢?你说这孩子,花这冤枉钱干啥,邻里邻居搭把手的事,这都是应该的”这个年代虽缺衣少食,可社员们内心质朴不愿占人便宜,大多都推辞的不要“婶子,你收下吧…

第1章 重生1977

“你醒了?”

眼前模糊不清,一盏摇曳的烛火靠近,入眼是少年硬朗的五官。

“陆景阳?”

他得意地挑眉,似乎很高兴她还记着他,他的眸子一如既往的干净,喜欢和爱意都写在其中。

不得不说,十九岁的陆景阳有着少年人独有的魅力,朝气蓬勃,直率坦荡。

“啊!”一种异样的痛感袭来,她狐疑地看着肌肤相抵的少年。

“不舒服?”

说不上来不舒服,就是有些怪,胸口闷,小腹胀,体内像有团火在烧,呼吸也变得急促,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喝了某种祖传秘方的补肾药酒。

烛火暗淡,他将燃得只剩一寸长的蜡烛拿近了一些,撑在她身侧,时不时落下一吻安抚。

湿软的唇瓣带着酒气亲了上来,吻她的眉眼,嗦她的脸蛋,啄她的薄唇。

她能感受到他的愉悦和不属于自己的体温,烛火烤得脸颊有些发烫。

什么情况,难道这不是梦?

可谁会遇到自己三十年前的前夫呢?你看她都老了,他还是一点都没变,想来只有梦里他才如此吧。

可肌肤的触感如此真实,难不成……是那帮富婆想的损招?

她四下一看报纸糊墙,还能从破损的纸张下窥见土黄色泥砖,地下是塌了一半的灶台,炕上铺着半张破席子,这废弃复古的做旧感,难道是鹏城新开的会所吗?

那这也太70年代乡村风了吧。

她眯起眼想看清报纸上的黑色大字“知识青年到农村……”,眼前就被一双大手笼罩。

“晴晴。”少年哑着嗓子唤她,熟悉的厚重感压上来。

“不要……”

他吃掉了她的犹疑,宽厚温柔的手掌揉着她的后腰,让她一时有些恍惚,最终意识在药物的操控下失去主导。

……

一片白光闪过,她涣散的神识回笼。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是经历过上山下乡的知青永远不会忘记的标语。

而她身下铺着正是陆景阳的长袖马褂,她记得他麦芒过敏,一到收麦子的月份,甭管多热都裹得严严实实。

这一切都同77年“麦收表彰大会”那晚发生的事重合了。

她失了清白被全村围观,只得嫁给陆景阳。长达六年的婚姻生活一地鸡毛,再到他同孩子消失无踪,怎么想都是一笔剪不断理还乱的烂账。

“陆景阳。”

“我在。”

这世上或许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但不可能有两个同名同姓还一样的人。

她抬手一看,白皙紧致的皮肤上没有一道皱纹。

“今天是几号?”

“77年6月23。”

难以置信,重生三十年前的小概率事件竟会发生在她身上?

一段遥远的记忆涌入脑海。

“薛老板许个愿吧,这里的仙家很灵的。”

“我不信这个。”

“试试呗,万一实现了呢?”

“那我希望……回到77年6月23号,远离他加注在我身上所有的不幸。我要拥有崭新的人生和家庭。算了,还是想点靠谱的吧,保佑我成为亿万富翁,实在不行,千万也成。”

靠!这么离谱的愿望都能实现,神明是多见不得她有钱?

几年前父亲厂子效益不好,家中供应粮短缺,为了给弟弟省口粮,她主动下乡,如今是她响应下乡政策的第三个年头。

而今天则是她噩梦人生的开始。

“你也重生了对不对?”

陆景阳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懵懂样。

“别演了,都老夫老妻了,你的为人我还不了解?你知道我不喜欢你,从没有强迫过我做任何事。从前是我不敌药性主动为之,这次却是你在主导,你怎么解释?”

陆景阳捂着脸一阵怪笑,再抬头,眼里的青涩不复,阴鸷的捏着她的下巴。

“解释什么?我在你心里不就是个机关算尽的小人吗?”

“这黑锅我背了一辈子,你什么时候信过我的解释?”

陆景阳甩开她,嚣张道“现在好了,不用你冤枉,我自个坐实了,我就是要处心积虑毁你清白,阻你前程。”

“听说……你要和许思安结为革命伴侣了?”

许思安?

多么耳熟又陌生的人啊。

若不是那天无意间听到,她估计到死都被蒙在鼓里。

他许思安怎么能这样卑鄙,嘴上说着要同她结为革命伴侣,转头就能下药将送她到陆景阳床上去。

为的不过是一个工农兵大学的推荐名额。

交往一年,她无微不至地照顾和关怀,换来的是他带着全村将她堵在这间破屋门前,让她沦为笑柄。

他怎么能一边唾弃她放荡行径,一边利用她的愧疚向陆景阳讨要好处,沾着她的血吃人血馒头。

他得偿所愿后,为什么还要隔三岔五的掺和她的事?

每当她同陆景阳起了争执,他就像个救世主一样站出来帮她,让她愧疚懊恼,无数次后悔自己嫁的人为什么不是他。

她甚至信誓旦旦对陆景阳说过“我的一生挚爱是他不是你”。

然而天真如她,怎会想到,最阴险最歹毒伤她最多的人竟是她视为白月光的初恋——许思安。

人怎么可以伪装的那么好?

“嘶~”耳尖一痛,就听陆景阳恶狠狠地咬着她说“不会让你得偿所愿。”

“你和许思安下辈子也不能在一起,不准想他,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撒开!”

陆景阳盯她看了三秒,确定她不是真的恼了,枕在她颈项间黏黏糊糊的嘟囔“不撒。”

“薛晴——薛晴——”

一道由远及近的喊声传来,渐渐声音三三两两多了起来。

薛晴惊愕“来得这么快?”

陆景阳立刻吹熄蜡烛,四下一片漆黑,两人屏气凝神的举动泄露此刻内心的慌乱。

怎么会,全村捉奸的剧情竟然提前了。

逃!必须逃!绝不能让渣男许思安的阴谋得逞。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