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资讯›(钟先生心痒难耐)苏眠钟南衾霸道总裁完整版免费阅读_苏眠钟南衾霸道总裁精彩小说

(钟先生心痒难耐)苏眠钟南衾霸道总裁完整版免费阅读_苏眠钟南衾霸道总裁精彩小说

《钟先生心痒难耐》

苏眠

苏眠 钟先生心痒难耐 钟南衾 霸道总裁

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超级好看的霸道总裁小说,主角是苏眠钟南衾,是著名作者“苏眠”打造的,故事梗概:所以,一大早就收到他关心的钟一白,觉得难以置信。钟南衾淡淡斜他一眼,一句话没说,径直上了楼去。钟一白也下了楼,在客厅碰到老太太,就凑上去,贼贼的给她说,“奶奶,我爸今天有点不对劲。”老太太正在插花,听他这么一说,立马抬了头,“怎么了?”“就刚刚,他上楼,我下楼的时候,他突然关心我了...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苏眠钟南衾   时间:2022-11-24 11:48

《钟先生心痒难耐》小说介绍

《钟先生心痒难耐》中的人物苏眠钟南衾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霸道总裁小说,“苏眠”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钟先生心痒难耐》内容概括:钟一白一听,小眉头立马皱了起来,“这才几点他都下班了?”苏眠没回他,直接摁下了接听键,“你好钟先生”话筒那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哪?”“…

第42章 美女,你谁呀

他抬头恹恹的看了钟南衾一眼,“爸爸,早。”

钟南衾看他一眼,停了脚步,“昨晚没睡好?”

钟一白也停了下来,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微微张了小嘴。

他一脸怀疑的看着钟南衾,末了问一句,“你是我爸么?”

钟一白怀疑眼前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他爸。

他爸一向不关心他。

所以,一大早就收到他关心的钟一白,觉得难以置信。

钟南衾淡淡斜他一眼,一句话没说,径直上了楼去。

钟一白也下了楼,在客厅碰到老太太,就凑上去,贼贼的给她说,“奶奶,我爸今天有点不对劲。”

老太太正在插花,听他这么一说,立马抬了头,“怎么了?”

“就刚刚,他上楼,我下楼的时候,他突然关心我了。”

“他是你爸,关心你不正常?”

“当然不正常,”钟一白一本正经的解释,“你家老二从来不关心我,这事我想你该是知道的。”

老太太白他一眼,抬手点在他的小鼻头上,“小没良心的,你爸不擅长关心人,不是不关心人。”

“哦哦哦,”钟一白昨晚没睡好,小脑袋瓜有点不灵,“可是有区别?”

老太太,“……懒得理你。”

……

余苗是个月光族。

每次一发了工资,她第一件事就是想法设法把它们都花光。

这不,一出门,她就拖着苏眠直奔北城最大的商场。

苏眠没什么要买的,就跟在余苗后面,一家店一家店的逛。

此刻,在一家大牌服装店,余苗看上了一条裙子。

“好看吗?”余苗穿在身上问苏眠。

苏眠看了看,“挺好看,但会不会太露了?”

这是条挂脖连衣裙。

不仅后背露了一大片,裙摆处还开了一个大叉,一直开到大腿根。

除了重要部位,余苗这身上该露的都露了。

苏眠看着,忍不住脸颊发烫。

余苗却爱不释手,她偷偷的靠在苏眠耳朵上小声说,“今晚我要请客吃饭。”

苏眠,“嗯?”

“傻啊,”余苗贼贼的说,“我让我哥把顾琅也叫上,到时候我就穿这条裙子,你觉得怎么样?”

苏眠,“这招会不会太猛了?”

余苗得意的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一直对我都冷淡淡的,我再不下狠招,迟早他要被别的女人给抢走了。”

最后,余苗买了这条裙子。

差不多一个月的工资就这样没了,余苗还挺高兴。

苏眠忍不住想,男人这玩意还真有毒,看上谁就像是沾上了毒瘾,倾其所有也要尝一口。

……

刚吃过午饭,钟家老宅就来了客人。

彭心慧夫妻俩带着小女儿温婉来了。

老太太高兴坏了,立马拉着小姐妹的手说个不停,而老爷子则拉着温老爷子下起了棋。

钟南央陪着温婉坐在沙发上聊天,开始,两人还聊得不错。

但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温婉依旧没见到自己想见的那个人,有些坐不住了。

恰好这时钟一白拖着二哈走进来,她眼睛一亮,连忙冲他打招呼,“一白,你回来了。”

钟一白吃了午饭就牵着二哈出门找隔壁小朋友玩去了。

温家人来的时候,他不在家。

一进家门,猛地看到客厅里这么多人,还让他愣了一瞬。

紧接着,他就听见一道女人轻柔的声音叫他。

他抬眼看过去,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温婉。

温婉这么多年一直在美国,很少回来,钟一白自然不认识她。

他牵着二哈走到她跟前,歪着头打量她,半响问,“美女,你谁呀?”

温婉立马笑着回道,“我叫温婉,你可以叫我温姨。”

钟一白兴致缺缺,“哦。”

他抬脚想走,却又停了脚步。

转头看着一旁笑得一脸意味深长的钟南央,问他,“三叔,我爸呢?”

他这句话,让一旁的温婉眼睛都亮了。

钟南央眼角的视线扫了她一眼,然后对钟一白说,“出去了。”

“哦,”钟一白没再问,牵着二哈正准备走,温婉又叫住了他。

“一白,等等,我给你带了礼物。”

礼物?

钟一白一听到礼物眼睛一亮。

他抬脚走到温婉面前,见她从一旁拿了一纸袋出来。

她伸手递过来,笑得一脸温柔,“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钟一白看了一旁的钟南央一眼,钟南央冲他点了点头,他这才伸手接了过来。

打开纸袋看了一眼,他立马尖叫起来。

“限量版的变形金刚,还是我最喜欢的擎天柱。”

温婉见他这么高兴,脸上的笑意更深,“喜欢吗?”

“喜欢啊,谢谢温姨。”

“乖。”温婉抬手想要摸摸他一头可爱的小卷毛,却不料,钟一白一躲,避开了她的手。

温婉的手尴尬得放在那儿,脸上的笑有些僵硬。

钟一白看她一眼,“温姨,我不喜欢别人摸我,不信你问我三叔。”

温婉自然不会去问钟南央。

收回手,她笑了笑,“没事。”

而一旁的钟南央,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钟一白虽说不是他二哥亲生的,但这不讨喜的性子,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恰在这时,老太太叫钟一白。

钟一白就抱着擎天柱走了,温婉轻轻松了口气。

她觉得自己之前想得还太简单,不单单是钟南衾,就连这个不是他亲生的孩子,她想亲近起来都有些吃力。

只是,一切才刚刚开始。

慢慢来,不能急。

……

钟南衾将晚上吃饭的地方订在了余笙的酒楼。

晚上七点,一行人到达酒楼,余笙亲自在门口迎接。

他见到钟家老太太和老爷子,立马就迎了上来,“伯父伯母,我好久没见您二老了,您二老最近可好。”

老太太可喜欢余笙了。

余笙嘴甜,每次见了他,他说的那话都能让她开心半天。

“我和你伯父身体好得很,你最近怎么样?有女朋友了没?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

余笙一听,头皮就开始发麻。

老太太除了打麻将这一大爱好之外,还有一爱好……给人介绍对象。

他立马转移话题,“钟南衾刚给我来了电话,说让我先请您几位先去包厢,他一会儿就过来。”

“好咧,辛苦了笙笙。”

“您不是说我是您家老四么,您在我这儿就跟我亲娘似的,跟我还客气什么。”

老太太被他哄得啊,早就忘了给他介绍对象的事了。

……

余苗请客吃饭。

借的由头是……

“眠眠明天要去江城,得在那边呆一个月,我怕我太想她,临走前得带她吃顿好的。”这是她对余笙说的话。

余笙一听苏眠要出差,而且还是一个月,立马就答应下来。

他对余苗说,“也别另找地方了,就在咱家酒楼里吃,我让人留个小包厢。”

余苗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哥,你记得把顾琅也叫上。”

余笙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我劝你别费劲了,顾琅那货对女人不感兴趣。”

余苗一听他这话,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哥,你别吓我,顾琅他……不喜欢女人?”

余笙,“这倒不是,我就是没见过他喜欢过女人。”

余苗欲哭无泪,“难不成他喜欢男人?”

余笙乐了,“你瞎想什么,他正常得很,就是从来没见过他喜欢谁。”

“哦,”余苗放下心来,“哥,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喜欢男人。”

余笙大笑起来,笑够之后对她说,“你们早点过来,过来了先来办公室找我。”

“好嘞。”

挂了电话,余苗对依旧瘫在沙发上不愿动弹的苏眠催促道,“赶紧,我哥让咱们早点过去。”

昨晚仅仅睡了三个小时一大早又被余苗拖出去逛了整整一上午街的苏眠,整个人都废了。

她赖在沙发上不想起,“再让我躺半个小时。”

余苗伸手去拽她,“半分钟也不行,你看看你一脸颓废的样,赶紧去洗个澡,换身好看的衣服,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些。”

苏眠被她拽起来,拖着脚往卧室走,“今晚你负责美美的就行,我甘当绿叶。”

余苗追在她后面问,“你说我今晚能不能把顾琅给迷住?”

“他迷不迷我不知道,反正我已经被你迷住了。”

余苗见她开玩笑,抬手就要去打她。

苏眠立马窜进了卧室,顺手关上了房门。

余苗在外面跳脚,“给你半个小时,你快点。”

苏眠没理她,进了浴室,洗了澡,出来换了一身衣服。

她皮肤很好,长得又白,平时只是抹点水乳就够了,现在夏天出来,她就加一道防晒。

化妆她不会,也懒得弄。

吹干头发,拎了挎包走出来。

余苗一见她身上那条裙子,就忍不住撇撇嘴,“两年前的裙子你也好意思穿出去?”

苏眠看了看,没觉得什么不合适。

纯白的及膝连衣裙,是她工作第一年的时候,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买的。

每次穿完,她都手洗干净,晾干,然后用熨斗熨平整挂起来。

穿在身上,她觉得和刚买一样,很合身。

余苗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她也不得不承认,长得白的姑娘,哪怕是穿着两年前的旧款,也好看得跟个小仙女似的。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