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资讯›《诱她》傅寒州南枝霸道总裁已完结小说_诱她(傅寒州南枝霸道总裁)火爆小说

《诱她》傅寒州南枝霸道总裁已完结小说_诱她(傅寒州南枝霸道总裁)火爆小说

《诱她》

傅寒州

傅寒州 南枝 诱她 霸道总裁

《诱她》是作者“傅寒州”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霸道总裁,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傅寒州南枝,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倒是唐家兄妹在停车场直接吵了起来,唐静萱还要进去要个说法。“你疯够了没有唐静萱!这H市你算老几?我今天要不是看你是我妹,我管你去死呢?!”唐静萱犟着脖子,“我哪句话说错了,你今天带来那三个女的对傅寒州什么心思你看不出来啊。”“她们对傅寒州什么心思关你什么事?对傅寒州有意思的女人海了去了,你见过有谁跟...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傅寒州南枝   时间:2022-11-24 13:00

《诱她》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诱她》是“傅寒州”的小说。内容精选:傅寒州什么时候离开的,南枝并不清楚,只记得自己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她也没指望傅寒州这种大忙人,有这个闲工夫坐下来跟她这种一夜情对象,聊聊昨晚的体验总归他人帅活好,不亏不过她没想到,他们的第二次见面会这么快这度假村是新开发的,以环境清幽著称,那就意味着远离市…

第39章 麻烦你讲讲道理

唐家兄妹走了,她们被唐绍邀请来的,哪里还好意思坐下去,南枝刚想起身告辞,陆星辞笑道“干嘛都不动筷子。”

都是人精,谁也不想得罪傅寒州,不论南枝是什么身份,都先把名片递上,说回头去万盛找她谈,凑不到南枝跟前的,则对林又夏伸出了橄榄枝。

这些以前还得求爷爷告奶奶才能见到的人物主动攀谈,林又夏简直感觉是鸡犬升天!恨不得再来几单生意,名片也发的飞起。

没一会唐静萱的事就被大家揭过去了。

倒是唐家兄妹在停车场直接吵了起来,唐静萱还要进去要个说法。

“你疯够了没有唐静萱!这H市你算老几?我今天要不是看你是我妹,我管你去死呢?!”

唐静萱犟着脖子,“我哪句话说错了,你今天带来那三个女的对傅寒州什么心思你看不出来啊。”

“她们对傅寒州什么心思关你什么事?对傅寒州有意思的女人海了去了,你见过有谁跟你一样死缠着不放的,傅寒州看你一眼没有!?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女人可以不漂亮,但不能蠢,你有功夫去做美容还不如照照镜子,看看你说的话做的事。”

“我再怎么样也是唐家小姐,傅寒州跟我们家做生意,他难道要为了个贱女人得罪我们唐家么。”

唐绍气得脑子发昏,捂着额头指着她道“如果傅氏不肯跟唐氏合作,你知道我们要损失多少么,没人可以取代傅氏在H市的地位,但唐氏随时可以被取代,你要是现在进去,回去你爸打死你,我只能给你买花圈,你自己丢人别带着我一起丢!”

唐绍说完打开了车门,直接走了。

唐静萱愣愣站在原地,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她一定会让南枝这个贱人好看的,到时候傅寒州就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好!

“喂,是我,你帮我调查一个人,在万盛集团任职的,叫南枝。”

唐家兄妹走了,里面的气氛总算没这么僵硬,加上宋栩栩跟林又夏都是健谈的人,很快就玩起了游戏,不论南枝怎么给她俩使眼色,完全没接收到她的讯息。

南枝自闭了,感觉这人均五千的日料味同嚼蜡。

傅寒州也没什么表情,两个的气氛莫名的尴尬又和谐,浑然将其他人隔绝在外。

一开始还有人上来跟傅寒州讲讲话,时间久了全跑陆星辞跟宋栩栩那桌去了。

“要么等会下一局?”陆星辞觉得宋栩栩这人特有意思,劲劲的,那段子一套又一套,便主动开始邀约。

宋栩栩脸上贴着惩罚的碎纸巾,闻言笑弯了眼睛,“今天不行,今天我有点累了,下次吧。”

“成。”陆星辞也是个爽快人。

“不回我消息,来这玩?”傅寒州清冷的嗓音在旁边响起。

南枝放过了被她用筷子戳得软烂的鱼肉,“傅总说什么,我听不懂。”

“装傻?”傅寒州突然在桌底下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脚心。

南枝穿着一步裙,又不好盘腿坐着,便跪坐,两只白嫩嫩的脚掌因为放松偶尔会舒展一下,傅寒州这么一戳她立刻瞪了回去,“傅总,请保持正常的社交距离。”

傅寒州若有所思,“我比较喜欢负距离的社交。”

不知道为什么社交两个字,硬生生被他唇齿间读出了某种意味。

南枝真不想秒懂,但她就是听懂了傅寒州话里的意思,“你这人平日里都是装的吧?”

下次怎么不对着唐静萱这么说话,保准人家滤镜破碎。

傅寒州对她的话不置可否,慢条斯理吃着菜,刚才也没见他这么爱吃,现在是一口接一口的。

“你这是污蔑我,南小姐。”

南枝一噎,毕竟第一次听傅寒州把南小姐三个字说得有点欲,尤其是他的眼神,让她想起了某些不和谐画面。

“脸红了?”

南枝咬着后槽牙,“吃你的吧。”

“啧,过河拆桥?这么多名片还不够得你一个笑脸。”

南枝面不红心不跳,“我凭我本事拿的名片,少拿这个胡咧咧。”

再说了,递名片不就是正常流程,具体能不能谈下来,那还不知道呢,傅寒州这个奸商。

她正吃着,小肚子突然被他捏了一下,南枝立刻吸收,只听他恶劣道“怎么?我凭我本事捏到的。”

南枝不打算理他,傅寒州倒是正色道“下次遇到唐静萱别搭理,不然没完没了的。”

南枝觉得好笑,“那还不是你惹来的?我可从来没主动招惹过她。”

傅寒州敛眸,“是你先不回我消息,也是你先跟我保持距离。”

他算是回答她的问题,南枝想起那天在网球场,他的意思是他不帮她,是因为她选择跟他保持距离?!

这是什么歪理,合着都是她的错?

“傅总,麻烦你讲讲道理。”

南枝刚决定跟傅寒州好好掰扯掰扯,就见他接起电话,起身要走,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走了?”陆星辞见傅寒州拿上外套。

“嗯,你们玩,记我账上。”傅寒州推开门,颀长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眼前。

他一走,就显得南枝坐在那极其尴尬,宋栩栩其实也有点累了,见聊的差不多了,过了会也打算告辞。

陆星辞他们一晚上起码得跑两个场子,也没强行让她们留下,反倒是一起出去,说了会场面话南枝叫了代驾。

林又夏兴奋极了,“我明天就挨个打电话问问他们,要是能谈下来今年年终奖可不用愁了,南枝你跟傅寒州都说什么了,我看你们聊得挺好的,他会不会把商会的项目放咱们酒店?”

南枝……

到底哪里看出来我们聊得不错。

“我也觉得傅寒州没传闻中那么不近人情,不过今晚能把唐静萱气走,我就爽了。”

林又夏揶揄,“你还说呢,我看你跟陆少玩的飞起,人还约你下次玩呢。”

“听听就行了,我就是觉得陆星辞的声音我好像在哪听过。”

“好听的男人说话都差不多。”

林又夏跟宋栩栩下车后,南枝让司机开回小区,人已经有点犯困了,加上喝了点酒,进入楼道的时候被人从后面揽住腰,吓得她猛地尖叫了起来。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