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资讯›侯爷不好撩(阮小梨贺烬古代言情)全集阅读_侯爷不好撩最新章节阅读

侯爷不好撩(阮小梨贺烬古代言情)全集阅读_侯爷不好撩最新章节阅读

《侯爷不好撩》

白小城

侯爷不好撩 古代言情 贺烬 阮小梨

最具实力派作家“白小城 ”又一新作《侯爷不好撩》,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阮小梨贺烬,小说精彩片段:”阮小梨一噎,心想这人真的是太小心眼了,她就偶尔抱怨两句,竟然要被记恨这么久......以往这时候,她早就狡辩了,但现在实在没力气,只好闭上眼睛默默地忍耐这份痛楚。贺烬等不来她的话,有些不悦:“你是哑巴了吗?”阮小梨只好再次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孙姨娘的衣裳......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

来源:阳光书城   主角: 阮小梨贺烬   时间:2022-11-24 17:44

《侯爷不好撩》小说介绍

小说《侯爷不好撩,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白小城 ”,主要人物有阮小梨贺烬,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一想到拒绝的后果,是贺烬亲自过来给人撑腰,虽然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他也不能把自己怎么着,但架不住糟心啊......阮小梨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看了眼彩雀:“请进来吧”她懒劲上来没心思收拾,还给自己找…

第16章

彩雀犹豫了一下,小声和贺烬求情“爷,能不能请个大夫来看看?姨娘虽然以前也疼,但从来没疼的这么厉害……”

阮小梨有些愣住了,彩雀胆子好大,竟然敢求贺烬给她请大夫。

贺烬似乎也有些惊讶“她这样还没请过大夫?”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但很快就抬了抬下巴,吩咐彩雀“你去外头找寒江,让他去请大夫。”

彩雀一时间又惊又喜,阮小梨也愣了一下,贺烬竟然答应了?

“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贺烬在床边坐下来,不悦的看了她一眼,神情里还带着几分烦躁“难道我侯府,连个大夫也请不起吗?”

请不起大夫倒不至于,但给她们这些人请大夫还是少见的,何况她这还是女人病。

阮小梨犹豫了一下才小声道“谢爷……”

贺烬并不领情,反倒冷笑了一声“当面说的好听,心里不知道怎么编排我呢。”

阮小梨一噎,心想这人真的是太小心眼了,她就偶尔抱怨两句,竟然要被记恨这么久……

以往这时候,她早就狡辩了,但现在实在没力气,只好闭上眼睛默默地忍耐这份痛楚。

贺烬等不来她的话,有些不悦“你是哑巴了吗?”

阮小梨只好再次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孙姨娘的衣裳……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那是长公主赏的……”

孙姨娘恶狠狠地瞪着她“你撒谎,我当时明明告诉过你!”

阮小梨略有些心虚,孙姨娘的确说过,可她以为那是骗自己的,根本没信。

但这话说出来简直就是不打自招,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闭嘴。

孙姨娘冷笑一声“爷,她这是默认了,她就是故意的!”

贺烬从进了这屋子,脸色就不大好看,眼下更黑了一层,他垂眼看着阮小梨“半天你就哼唧出这么句话来?”

阮小梨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件事重要,犹豫着张了张嘴。

贺烬不耐道“你还是闭嘴吧,说的话从来不中听。”

阮小梨“……”

她心力交瘁,重新闭上了眼睛装死,好在贺烬这次没再找茬,就坐在床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孙姨娘很不甘心,凑过来试图撒娇“爷,你不能就这么被她骗了……”

她眼看着就要坐到贺烬腿上,没成想对方忽然站了起来,她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贺烬垂眼看着她“是不是骗,大夫来了一看就知,你不必废话。”

他大概很不喜欢和后院的女人们说话,声音里透着浓郁的不耐烦。

阮小梨听着,忽然想起白天在惜荷院外头听见的他的笑声,虽然笑得的确是一点都不好听……可他那副样子,这溪兰苑的女人,大概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孙姨娘大概也意识到了贺烬的不耐,也或许是因为刚才出了丑有些尴尬,爬起来之后也没再说话。

屋子里一时变得很安静,只有阮小梨因为忍耐而夹着几分呻吟的粗重呼吸声越来越明显。

孙姨娘皱了皱眉,她觉得阮小梨好像不是装的,真的病的这么厉害?那要是大夫来了,如实说了,那她刚才的言之凿凿不就成了笑话?

贺烬本来就对她冷淡,要是再给他留下咄咄逼人的印象,以后不是更不去她屋子里了?

想到这里,她有些慌,犹豫片刻,她小心翼翼地开了口“爷,妾身去泡些茶来吧。”

贺烬不甚在意的点点头,她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连忙走了出去,却既没有烧水也没有喊人,反而回了自己的屋子,打开了钱匣子。

丫头彩月正守着炭盆,见她鬼鬼祟祟的,有些好奇“姨娘,您这是做什么呢?不是说侯爷今天过来吗?”

孙姨娘防备的看她一眼“你也配问侯爷的事儿?”

彩月被堵了一下,不甘心的低下了头,心里却有些愤愤,做姨娘之前,你不也是个丫头吗?还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了?

然而这话她只能想想,说是不敢说的。

“姨娘误会了,奴婢哪里敢问侯爷的事儿,只是这难得来一趟,自然要准备周全些,好让侯爷满意,也能更喜欢姨娘。”

这话说的还算中听,孙姨娘消了气,但还是瞥了她一眼“没有别的心思最好,你放心,老老实实的跟着我,等我以后生了孩子,成了这侯府的正经主子,不会亏待你的。”

彩月低下头应了一声,心里却嘁了一声,很不以为然。

瞎子都看出来了,侯爷喜欢的是白郁宁,这孙姨娘根本不可能上位,就算有了孩子,也不可能得宠。

但对方仍旧觉得自己有机会,她一拉彩月,把一荷包碎银子塞给她“你偷偷溜到外头去,要是看见寒江那小子带着大夫进来,你就把人支开,然后把银子给大夫,告诉他……”

屋子里只剩了两个人,贺烬有些不喜欢阮小梨的安静,他瞄了对方一眼,有些想找茬,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这么看过去的时候,阮小梨的脸色白的有些吓人。

他搓了搓手指,想起刚才摸到的一手冷汗。

他犹豫了一下,再次探手摸了过去,触手冰凉,还湿漉漉的,果然是一头冷汗。

阮小梨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察觉到热源,不自觉追了过来,贺烬刚松开没多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也是窑子里养成的习惯吗?”

大约这世上,有的是男人吃这黏人的一套。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没理会她的动作,自顾自收回了手。

外头终于响起了脚步声,贺烬不由抬眼看过去,却是孙姨娘端了茶水进来。

“爷,这是您最喜欢的雀舌,您尝尝。”

贺烬瞥了眼她鲜红的指甲,眼底嫌弃一闪而过“搁着吧。”

他没有要喝的意思,孙姨娘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讪讪退到了一旁,趁着贺烬不注意,偷偷往外头看。

这件事事关重大,彩月要是办不好,看自己怎么收拾她!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