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资讯›月华衫临幽古代言情(糟糕,被男二拿捏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月华衫临幽古代言情)完结版在线阅读

月华衫临幽古代言情(糟糕,被男二拿捏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月华衫临幽古代言情)完结版在线阅读

《糟糕,被男二拿捏了》

快乐蜗牛

临幽 古代言情 月华衫 糟糕,被男二拿捏了

古代言情小说《糟糕,被男二拿捏了》是作者“快乐蜗牛”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月华衫临幽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你问别人在吗?别人到底要不要回你在不在。月华衫整理了一下衣裙,顺了顺头发,说道:“是这样的,我仰慕瑾玉仙君已久,为仙君的容颜和气质折服,今日想来跟仙君袒露我的相思之苦。”月华衫一脸忧伤,仿佛,已经相思成疾了。小仙童看着月华衫,眼神意味不明...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月华衫临幽   时间:2022-11-25 23:14

《糟糕,被男二拿捏了》小说介绍

《糟糕,被男二拿捏了》是由作者“快乐蜗牛”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月华衫带着毛球金鼓在听竹榭的一间卧房里就这样一觉睡到傍晚,月华衫悠悠转醒,肚子上的小毛球和小金鼓还没醒她轻轻坐起来,双手托着两小只放在自己的腿上,伸了个懒腰腿上的毛球金鼓也迷迷糊糊醒来,月华衫感觉自己肚子有点饿,她虽身体是魔界人,但二…

第4章 几百封情书一封不回

月华衫脑子一热,直奔主题,笑着说道“小仙童,我是来找你们家瑾玉仙君的。麻烦你通报一声。”

小仙童不为所动,眉目一挑,“哦?看你面生,不是天界的吧,你找仙君何事?”

月华衫尴尬不已,“是这样的,能不能麻烦仙童放我下来,若是被瑾玉仙君看到了,有什么误会,着实不好。”

小仙童放下月华衫,站着未动,“你不说找仙君何事,我怎么给你通报?”

月华衫觉得有理,就跟借钱一样,要点名主题。你问别人在吗?别人到底要不要回你在不在。

月华衫整理了一下衣裙,顺了顺头发,说道“是这样的,我仰慕瑾玉仙君已久,为仙君的容颜和气质折服,今日想来跟仙君袒露我的相思之苦。”

月华衫一脸忧伤,仿佛,已经相思成疾了。

小仙童看着月华衫,眼神意味不明。

“既然你那么崇拜仙君,思慕仙君,为他容貌折服,你难道不知道他的样子?”

月华衫“?”

这小仙童怎么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问那么多干嘛?快去把你家仙君找来啊。

“我当然知道,所以今日特来见他,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位少女,在默默关注着他,默默地爱他爱到无可自拔。”

月华衫被问的来了斗志,欺负人没谈过恋爱是吧,我们现代人的恋爱观就是,大胆爱,大声说出来。

“哦?我竟不知这世上还有人爱我爱的不可自拔了?”

什么剧情?什么走向?面前的少年是谁?瑾玉仙君?那他怎么在干农活?

还没等月华衫从震惊中反应过来,门口一仙子喊到,“瑾玉仙君,铃兰花还够吗?”

瑾玉回道,“多谢灼云仙子,够了。”

月华衫风中凌乱。

见瑾玉仙君提起篮子要走,月华衫手比脑子快,拉住瑾玉的衣袖,“瑾玉仙君,等等?”

“这位姑娘,我已经知道你思慕我了,可还有事?”

月华衫“?”

瑾玉仙君这么高冷的吗?知道了难道没点表示吗?比如,咱俩可以处处?比如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都主动了是不是有点表示?或者留个联系方式?就这样走了是什么意思?是没看上我?

好不容易来一趟天界,怎么能空手而归。

“那个,瑾玉,你平时都喜欢去哪玩?喜欢去魔界吗?那里新开了好多娱乐项目,你来了,我可以给你打折的。”

瑾玉仙君回头,看着自己衣袖被少女拽着,温柔的笑了笑,“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月华衫“?”

瑾玉难道不是你的名字?碧青没跟我说啊。

“我叫临幽,至于你说的魔界新项目,有机会我会去的。”

临幽,真好听的名字。月华衫自来熟,站在临幽面前,两只眼睛闪着星光一样,“临幽,你种的是什么花?挺好看的!”

临幽道“此花名为铃兰花,花朵为白色,像一个个小铃铛。”

月华衫似懂非懂,这花她以前没怎么见过,看起来挺漂亮的,道“能送我几株吗?我回去种在院子里。”

这样我每天起床,可以跟瑾玉仙君看到一样的景色了。

临幽道“随便你!”

回到魔界的月华衫当即就开始了她的种植大业,“碧青,找个铲子来,我要翻土种花。”

碧青一边找一边觉得不对劲,看着殿下灰扑扑的脸,“殿下这次回来怎么像变了一个人,难道是瑾玉仙君没看上她,化悲愤为力量,转移注意力,开始养花修生养性了?”

“殿下,这是什么花?我们魔界还从没看到如此清新脱俗的小花。”

月华衫接过铲子,在自己院子里找到一片土地,便开始挖了起来,

“此花名为铃兰花,花朵似一个个白色铃铛。”她学着临幽的介绍说了一遍。

碧青不解,“是什么?”

“总之很漂亮,等我种出来了你就可以看到了。”月华衫一边挖一边哼着小曲。

“殿下,此去天界,见到瑾玉仙君了?他怎么样?是否真如画里那般好看?”

月华衫抬头,眼里闪着光,“岂止好看,比画里好看一万倍。”

若不是自己想要得到他的保护,这样绝色男子,月华衫也心动了。

月华衫种好了铃兰,又浇了水施了肥,看着魔界贫瘠的土地,她祈祷铃兰能长得和琼华宫的一样繁茂。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月华衫无聊的在魔界等了好几个月,期间除了魔君大人亲自教她修炼,剩下的就是在数着日子等临幽来魔界。

她认为他们已经约定好,临幽说过会来魔界旅游的。

又等了几个月,此时离他们见面已经快一年了,院子里的铃兰花长的一般,焉不拉几的,月华衫除了每天给它浇水施肥,每天还给它念一遍生长咒。

这一年里,月华衫逐渐理解修炼心得,练起来也得心应手,魔君时不时夸一句,“我的女儿果然天赋高,虎父无犬子啊!”

“碧青,你去人间收集一些画本和一些情诗典籍。”

碧青走进来,问道,“殿下,你是要文武双练,全面发展吗?”

月华衫扶额,她跟碧青永远不在一个频道上。

“快去吧,我要拿下瑾玉仙君。”

碧青除了脑子偶尔离家,办事效率却很快。

不一会儿,一大摞画本已经堆在月华衫的案桌上。

月华衫翻了翻,决定从第一本开始抄,选择一些优美的诗句,工工整整的在宣纸上写下来。

月华衫看着自己的笔墨,很是满意,拿起来吹了一吹,希望快点干,她等不及要送到瑾玉那里。

“碧青,此时魔界有要去天界办事的人吗?”

“有的,”

“那正好,把一封信顺便帮我捎过去,记住,一定要让他亲手交给瑾玉仙君啊!”

“碧青办事,殿下你放心好了。”

碧青拿着这封承载月华衫希望的信出去了。

第二天,月华衫趴在案桌上,昨晚觉都没睡好,一直在想临幽看到那封她专门为他而写的情书,他会有什么反应?他可收到了?

这等到下午了还一点动静没有。

“碧青,你真的送到了吗?会不会中间出了差错,临幽怎么还没给我回信?”

“殿下,碧青确认过了,去天界的那人亲手交过去的。”

奇怪!!!

此时,琼华宫,一名小仙童看着瑾玉仙君正在铃兰花田里忙碌,不好打扰,一直站着不动。

“何事?”

临幽放下手中的小铲子,今日着装是束袖,不似平日的白色衣袍,显得干净利落。

小仙童把信笺呈过来,退下了。

临幽打开,入目便是工整的字迹,但是这信的内容,简直肉麻通俗。

一看署名,月华衫。

原来是她。脑海里闪过那个从花树下掉落的女子。

临幽把信笺随意放在花树下,便不再理会这件事。

如天宫里喜欢他的仙娥一样,对他表现出的爱慕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魔界,月华衫可怜兮兮的蹲在铃兰花旁,在给今日的绿植们念生长咒。

碧青走了过来,“殿下……我们魔界的土壤实在不适合种植,一般种子下地,别说发芽了,连种子都不一定能成活。”

“不试试怎么能下定论呢?你看,这铃兰花就发芽长大了。”

只不过看起来焉不拉几的,哪怕月华衫每天给它们念生长咒也毫无起色。

“殿下,信还继续写吗?”

“写,当然要继续写了。”月华衫越挫越勇,一下子又写了数十封。

“碧青,你帮我联系好每日去天界都有哪些人?每人一封,一天一封,亲手交到瑾玉仙君的手里。”

碧青看着月华衫斗志昂扬,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这是被打击到了?

天界,临幽在上完天界的修炼课回去后,看到小仙童又现在那里,手里拿一封信,临幽拆开,与上次一样,不知从哪抄来的浮夸华丽肉麻的情诗,随手一扔,丢在花树下。

一连几个月,临幽都收到月华衫的来信,起初他会拆开看看,后面便直接丢树下,连拆都不拆。

月华衫深受打击,一连写了几个月的情书,临幽竟然一封都没有回过,自己写的真的那么差吗?她神情恹恹,趴在案桌上,连最近的修炼都没了兴趣。

“碧青,拿酒来,我今天想喝酒。”

“殿下,你是想庆祝吗?今天魔君大人心情不错,是不是你修炼又提升一个层次了?那就恭祝殿下了,碧青这就去酒窖拿上好的陈酿。”

月华衫不在意碧青说了什么,她现在就想喝酒,就想醉一场,这临幽是块石头吗?自己连续写了几个月的情诗,一封都没有回过,这是不喜欢?

这酒真上头,别说还挺好喝,月华衫前世都没有偷喝过,那时候心里眼里只有学习,只有考大学,耳边每天都是父母的唠叨,她一点都不喜欢。

面色潮红,月华衫一连喝了几杯,最后干脆把坛子举起来,对着嘴喝。

前世不愉快,没想到重活一世,不知道灾难什么时候来,依然逃不过死的命运。

醉醺醺的月华衫摇摇晃晃来到案桌边,连她抄写情诗的毛笔都变成几个了,像在嘲笑她。

她摇摇晃晃,扑开宣纸,提起笔,歪歪扭扭写了好一会儿,都是简单日常,还有诉说自己种的铃兰花长得不好。最后她想问,你喜欢我吗?还好保持最后一丝理智,改成了你喜欢喝酒吗?

这封信送出去后,酒醒的月华衫也没报希望,跟着魔君父亲开始了每日修炼,修为倒是精进了不少。

月华衫决定,以后不写信了,不如好好修炼,自己的天赋还算可以,又有这一身得天独厚的基因条件,就算灾难来了,说不定自己可以扛一扛,与之一战。

天界,小仙童又站在铃兰花田旁,临幽还在打理那些本就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小铃铛。

手里的信笺还是决定送到瑾玉仙君手里,虽然他知道,信笺的下场一定会跟前面的一样,被丢弃在花树底下。

今日信笺有点厚度,临幽不知怎地竟鬼使神差的打开来看了。

入目的便是一行行歪歪扭扭的大字,像是随意写出来的,就跟月华衫的心情一样,随意发散。

字迹潦草,在一行行虫爬过一样的字里,临幽看懂了最后一行,你喜欢喝酒吗?

酒这个东西,他不喜欢,入口辛辣,入心灼烧,他不会碰的。

又一次,临幽鬼使神差的提起笔,回了一封。

“殿下,殿下……”

月华衫正在修炼,就听到碧青的大喊,像天漏了一样。

“怎么了?”月华衫看着气喘吁吁地碧青,担忧地问道。

“殿下,你看,这是回信。”

月华衫一时怔住,回信?谁的回信?临幽的?他给我回信了?

碧青点头如捣蒜,“是的殿下,瑾玉仙君回信了,殿下你亲启呢,快打开看看?”

月华衫把信笺往怀里一收,深怕被偷窥了。

“这是瑾玉仙君写给我的,不给看。”

碧青一脸受伤,累觉不会再爱了。伤心地离开了。

月华衫跑到卧室里,关好门窗,这才小心翼翼地拿出信笺,再小心翼翼地打开。

月华衫“?”

信笺上只有三个字,不喜欢。

月华衫的心由刚刚的飞起到云端,现在是一下子跌落在谷底。

“不喜欢。”

不喜欢什么?不喜欢我写信给他?还是不喜欢喝酒?难道是不喜欢我?

月华衫霍地站起,是因为自己写信给他,他烦了不喜吗?那我可以不写啊。

短短三个字,不喜欢,是不喜欢自己吧。

月华衫心里失落,这一年多来,自己对临幽已经说不清什么想法了,不喜就不喜吧,反正没说讨厌,月华衫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除了天天修炼,她还可以曲线救国,临幽她不会放弃的,做不了他的白月光,那就找机会做他的好兄弟好挚友好知己。好兄弟遇难总不会袖手旁观吧。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