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帝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惊鹊栖未定畅销书籍

>

惊鹊栖未定畅销书籍

乱世嘉人 著

古代言情 许清欢 许澈

古代言情《惊鹊栖未定》,由网络作家“乱世嘉人”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清欢许澈,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无穿越,男女主复仇爽文,人物都较疯批,本文节奏慢,甜虐文。如果有不理解不通的地方在后期都会填补解释。】从罪臣之女一朝翻身为王朝公主?她本是万千宠爱集一身的侯府嫡女,但这朝堂诡谲无情,人心铁硬,任她家破人亡。就是有那么一个人,他站于高堂之上非是要拉她一把。被养在寺里九年,其中的欺凌让她逐渐长出獠牙。他不知道,还想着要将她算计进自己的计划。她讨厌他,知道他利用她,想让她带着敬畏为他做事。她若不听话,他就设计让她生不如死。“你真当我如狸奴,把玩于掌?”那她便如他愿,顺他又恨他。她在他手中做事,任他算计,任他弃之如履,却依旧挺直脊梁,因为她要颠覆这高庙,要远离这尘烟。她踏着刀尖血为自己杀出一条生路,能护她的,只有腰上的软剑。事不如愿,她越想要远离之人,有一天却为她弯了腰,下了高台。“你能不能试着爱我一次呢。”“这天下任你处置,我只要你的爱。”她怒了,究竟要怎样才能放过她,欺负她又要玩弄她吗,为什么非要戳碎她的脊骨。她就像楼台中的鹊儿,雪落惊起,却绕不出这戏台。...

来源:fqxs   主角: 许清欢许澈   更新: 2024-01-09 22: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篇古代言情《惊鹊栖未定》,男女主角许清欢许澈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乱世嘉人”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这是……檀木香。她突然感觉自己只要睁开眼,就能看见光。哪里的光呢……许清欢忍住痛,虚虚睁眼。昏昏暗暗的,什么也没有,这昏沉让她顿感空虚害怕...

惊鹊栖未定第3章 铁骨在线免费阅读

许清欢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到了爹娘,她们要她好好活着,她们要她为孟家报仇。

她梦到了阿珠,她看见阿珠浑身是血,阿珠就笑着,默默的看着她,她知道阿珠的眼睛在说什么,她告诉阿珠,“我会为你报仇。

她看到了那个男人,那个将她扔到寺里不管不顾的男人,明明是他说要帮她为孟家平反的,可最后却任凭寺里的人欺负她,那个男人也不管,他好像只需要她的狠戾。

别人家闺阁女儿身上都是让人倾倒的软香味,可她总觉着无论用多少香,都掩不了萦绕住自己的血腥味。

她好痛啊……真的好痛,为什么会这么痛,刺骨剜肉般的痛。

突然觉得好难过,都死了还要这么痛,苍天竟对她不公到如此地步!

不过在梦里的血味好像慢慢变得好闻了起来。

这是……檀木香。

她突然感觉自己只要睁开眼,就能看见光。

哪里的光呢……

许清欢忍住痛,虚虚睁眼。

昏昏暗暗的,什么也没有,这昏沉让她顿感空虚害怕。

完了,真的死了,还下了地狱。

一滴泪不自觉地滑过许清欢的脸。

“醒了。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许清欢一跳。

她堪堪低头,垂眼望向床后,那男人稳坐在案前,乌黑的长发倾泻而下,清雅以极。昏暗的烛光投在他的身上,映的他面上明暗交错,温美的让人挪不开眼。

许清欢却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她一时忘了自己全身是伤,一骨碌坐了起来,不过也只是一瞬就重重跌了下去。

许清欢吃痛一声,整张小脸都痛的皱了起来。

案前的男人还是静静坐着,毫不显怜香惜玉之心。

他喝着茶毫无感情一笑,声音温和沉稳地定住许清欢的心,“怕什么,我可是和你一条船上之人。

一条船?

除了许澈还有谁。

不过这算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吧,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场景中,有点丢脸……

“你还算聪慧,长了脑子,知道借崖上几颗树的力让自己死得不是那么惨。许澈的声音依旧平静,让许清欢一时听不出他是在夸还是在讥讽。

许清欢身上痛,心里委屈,若不是他的疏忽,怎么会让那个男人来扰她的计划不成,还迫她跳崖。

她小声回怼,“还没死么……

“你还想死?这次许清欢听了出来,这句话许澈说的颇为咬牙切齿。

她没有讲话。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她问道,“我躺了多久?该回宫了吧?

“一天一夜了,现在回去,怕是说不清吧。许澈幽幽开口。

对啊,许清欢失踪过一次了,这次又是一天一夜不见,皇宫里怕不是寻疯了。

“那……

“我已经上禀了皇上,你在我这里,还不想回去。

“皇上说什么?

室内静默几秒,许澈轻放下茶杯,他反问,“你想让他说什么?

“……

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因快要到冬季了,这几日夜里冷的很,细细的冷风就这样蹿了进来,即使隔了一张屏风,许清欢也感觉凉的很,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来人是许澈的侍卫简尧。

简尧进来没有看一眼许清欢,只对着许澈禀明道,“殿下,我们的人已经上任了。

裴庄是个没有背景的人,一举坐到刑部侍郎的位子未免癫狂了些,为人狡诈且趋炎附势,把他杀了随便编个理由也是无人问津,拿着他的令牌上任皇帝更不会多问。

听完这话,许清欢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身上已替换了干净的里衣,她愣了一瞬,然后挣扎了一番才试探性地问道,“我的、我的衣服是你府上哪个女侍换的?还挺细心的。

许澈淡淡瞥了她一眼道,“府上没有女侍。
?!

许清欢愣住,半晌她才启唇,“好,谢谢……殿下。

许澈被她噎住,语气颇为严肃又带点惊讶,“胡想什么,女医换的。

……“哦……

“且不谈别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许清欢一撇嘴,默默的想着‘你还好意思问。’

见她只做鬼脸不说话,许澈一皱眉,“说话。

许清欢讨厌他,但不代表不害怕他,这人城府极深,从小便能看出来。说不定一个不听话就被他设计进哪一环给杀了。

即使不忿,她还是详细讲了一番前日的事情。

她淡定讥讽许澈的人做不好事,“我看这醉春楼,该换换人了吧。

许澈没理她,不过看许澈的表情,他似乎是不知道这个人的来历。

难不成还能凭空冒出个人来。

真的只是巧合吗……

“罢了,你且好生休息,这事是我疏忽了,待我好好查探一番再议。许澈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许清欢连忙叫住他,“殿下,刑部……

“我会让人将早年孟家的案子整理出来,等你好了再去看。

“好,多谢殿下。

许澈又是看了她一眼才出门。

许清欢正昏昏欲睡,简尧突然在外敲门。

许清欢让他进来。只见他端着一个柴火盆子,身后还跟着一介小厮,手里也端着一碗粥。

“你这是……

简尧点好火,把粥递给许清欢才起身回答,“殿下送来的,说是天寒地冻的,怕您好的不快后面的任务没法继续。

“……哪怕是好事,也是没良心的好事。

“替我谢过殿下。

样子还是要做的。

————

昏暗的地牢里静默的只有柴火烧裂的声音,让人光是进去逛逛这地方都觉心惊肉跳。

周时锦懒懒靠在椅子上搭着二郎腿,他的目光直直盯着眼前浑身溃烂、昏死过去的人——阿珠。

拷问阿珠的卒子低着头上前告诉周时锦,“公子,她昏死了过去。

“弄醒继续。

得令后,那卒子提了桶盐冰水朝阿珠泼了过去。

一瞬间刺骨的痛与冷席卷而来,阿珠痛的一抽,不得不醒了过来。

周时锦突然笑起来,若不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还真让人看起来如沐春风。

他悠悠开口,语中满是不屑,“你可真是一条好狗,我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打断你这身硬骨头了。

听言,阿珠笑着,就像别人在夸她一样。

“不过没关系,少了你一个倒也无所谓,那接下来我们便好好玩玩,我看看你这铁骨有多硬。周时锦语中带笑,但人听着却感毛骨耸立。

他示意卒子继续施刑。

那卒子拿着沾了辣椒水的鞭子抽了上去,阿珠痛的失了声,浑身紧绷。

鞭笞声一下一下响着。

她顿时好想许清欢,好想醉春楼。

好想死啊。

“说话!你背后的人是谁?!

卒子的一声怒斥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痛的头皮如针刺一般,却笑着开口,声音小的像蚊子,“我说……我说……是……

卒子凑上前听她讲话,忽的,他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周时锦问,“说了什么?

卒子哆嗦着,“她……她说……她说是……是您的母亲……

阿珠其实这样说的,“是……他娘。

卒子委婉告诉周时锦,随后偷偷观察他的神色。

不过周时锦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拿了一把镶了玉块挂着穗的匕首走了过来。

他站在阿珠面前把玩着匕首,“这匕首好是好,就是太杂太乱,就像你,周时锦看着阿珠,“不值钱的东西,若嗓子留着没什么用,那不如让它彻底无声!

“噗嗤——一股热血从阿珠喉咙处喷了出来,溅了周时锦一脸。

他将那匕首直直刺入阿珠喉咙处。

阿珠一瞬间痛苦呜咽着,随着血液的喷流,没一会儿她便睁眼死了过去。

周时锦任凭脸上的血液流过,他眼中满是狠戾,好似下一瞬他就要屠了一个府的人。

他厉声道,“继续查,继续找!无论什么法子,都给我使出来!

卒子哆哆嗦嗦应下,即使周时锦走出牢房,他都不敢抬头看一眼。

不过……刚刚周时锦坐过的桌子上遗下了一块帕子。

这卒子盯着想了良久,他的心突然狂烈的跳起来。

他见过这帕子的!

小说《惊鹊栖未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惊鹊栖未定畅销书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